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3.第3章

3.第3章

        这时候,桌上响起一阵电话铃声。

        舒秦松了口气,偷眼一瞄,发现是禹明手边的手机响了。

        禹明接通电话,听对方说完,说:“知道了。”

        罗主任问:“怎么了。”

        禹明推开电脑椅,很干脆地起身:“四十五间来了一台产科急诊,本来是刘琳在准备,她刚才早孕反应有点重,坚持不下去了,我进去看看。”

        他这一起身,舒秦的视线随之往上一抬,才发现这位师兄少说有一米八五。

        林景洋对禹明说:“你才下晚班,别弄得太辛苦了,要不上午我来代刘琳的白总。”

        罗主任拦住林景洋:“医院一直在盯三甲复审的事,资料室随时会找你,还是让禹明进去吧,一来跟刘琳交接白班老总的工作,二来让他正式接手教学任务。”

        林景洋还想说什么,禹明已经走到门口,拉开门一回头,看舒秦几个还愣着:“走啊,发什么呆呢。”

        四人推推挤挤地跟上。

        ***

        一院的手术室分为上下两层,从骨科到体外循环,共有五十六个手术间。

        路过6手术间和34手术间时,禹明分别把吴墨和盛一南扔给了他们各自的导师。

        剩下舒秦和王姣姣没地方安排,他只能任她们跟在他后面。

        王姣姣为了能追上禹明的步伐,几乎一路都在小跑。

        “禹总,我妈妈是区人民医院的眼科副教授,叫陈碧云,不知禹总认识不?”

        禹明步子迈得很快,语气依然散漫:“不认识。”

        王姣姣一笑,软声说:“自从考进济仁,我理论和临床的学习一向是齐头并进的,每到寒暑假,我都会让我妈妈安排我去她们医院见习,几年下来,我也算积累了一些粗浅的经验。”

        舒秦暗暗咝了一声。

        王姣姣的意思再明白不过,禹明之所以还没决定带她还是带王姣姣,分明是想看她俩谁带起来比较顺手。

        他是白班老总,本来就忙得要死,为了给自己省点心,肯定不想弄个菜鸟在身边。

        王姣姣无非在暗示禹明,她王姣姣不是菜鸟,禹明选她就对了。

        舒秦左右看看,顺势转移话题:“禹师兄,遇到这种产科急诊病人,倾向于做全身麻醉还是腰硬联合麻醉?”

        禹明既没理王姣姣,也没理舒秦,走到四十五间,抬起脚来,一踩感应门。

        门应声打开,里面有几个穿无菌服的人正忙着。

        手术台空着,病人还没送进来。

        一个年纪大的护士正在开无菌包,一看禹明就说:“刘琳刚才吐得胆汁都快出来了,这种状态还怎么坚持工作?只能给你们打电话了。”

        话音未落手术门再次开了,几个医护人员匆匆推着一名年轻产妇进来。

        产科医生显然认识禹明:“孕35w+3,胎盘早剥,b超怀疑胎盘部分粘连,新生儿科马上到场。”

        “病人有没有既往史?”禹明帮着搬动病人,“出了多少血?刚才在急诊测的生命体征怎么样?血色素多少?胎心呢?”

        “孕期在我们医院建的卡,没有既往史,急诊室产检的时候保守估计有800ml,血色素8.8g,血压刚才量的时候是107/68mmhg,hr94次/分,胎心正常。”

        两人一问一答配合默契,难得语速这么快的同时,思路还能这么清晰。

        舒秦受了这种紧张氛围的感染,忙要拿袖带给病人量血压,岂料王姣姣往前一挤,先她一步把袖带夺了过去。

        舒秦恨不得踹上王姣姣一脚,念及现在是特殊时刻,只得退到一边找喉镜和“中心静脉穿刺包”。

        她想起见习时一例让她印象深刻的手术,病人目前出血已经超过了800ml,禹明稍后很有可能会给病人做穿刺,得提前做准备。

        王姣姣给病人量好血压,大声说:“禹总,病人现在血压是100/58mmhg。”

        禹明早已给病人上好心电监护,正在翻病历。一边看,一边问病人最后一次的进食时间。

        为了安抚病人的焦虑情绪,他语气异常低沉温和。

        王姣姣这一吼,他没什么反应,跟患者又交流了几句才看向这边,目光分明透着不耐烦。

        意思很明显,“老子又不瞎。”

        舒秦差点忘记这位师兄脾气有多爆了,她决定不去主动招惹他,默默安好呼吸管道,又拿出消毒过的喉镜。

        至于如何安装镜片,她目前还不熟练。

        王姣姣看出禹明打算做全麻了,跑到抽药台边上:“禹总,我帮你抽药吧。”

        然而,没等她动手,禹明已经掰开一个安瓿,以极快的速度抽了一管药。接下来,是第二管、第三管。

        王姣姣看得目瞪口呆。舒秦心口也是一阵乱跳。

        原来来急诊的时候,一个人为了缩短准备过程,抽药速度可以达到这么快。

        王姣姣终于意识到自己帮不上忙了,讪讪退回到麻醉机边上。

        看舒秦摆弄中心静脉穿刺包,她露出惊讶表情:“你拆中心静脉包做什么。”

        周围一默。

        禹明也拧眉看过来。

        这么一来,舒秦再有底气也难免紧张:“给禹师兄穿刺做准备啊。”

        王姣姣嗓音一提:“你没看病历吗,病人是因为胎盘早剥入的院,她的凝血功能这时候可能已经出现了异常,中心静脉操作也许会导致严重血肿。”

        “可是病人出血已经达到8、900ml了,还怀疑胎盘粘连。”舒秦看一眼聚在患者周围的几名护士。

        产妇血管条件不好,急诊室费了很多工夫才在左臂建立了一条静脉通道,现在手术室的护士老师正试图在产妇右臂上进行穿刺。

        她说:“万一术中出血,我们需要有快速输血的通道。”

        王姣姣声音故意压低:“围产期出血1000ml左右是不需要补充血容量的,你作为临床医生,怎么能没有前瞻思维呢。还有禹总都没发话,你擅自拆开中心静脉穿刺包,万一一会用不上了,岂不是浪费?”

        句句似乎都很在理,语气也异常柔和,仔细一琢磨,还有种谆谆教诲的意味。

        禹明朝这边走过来了,舒秦明明很冷静,这一刻突然底气全无,一院毕竟不是她见习时待过的四院,禹明也跟她以前见过的师兄师姐完全不同。

        他究竟会怎么做,还真不好说。

        万一一会臭骂她一顿就好看了。

        “那个——”禹明终于开口了。

        舒秦头皮一紧,做好了挨骂的准备。

        “你是叫王小姣对吧。”他抬手扯了扯口罩,不耐地看着王姣姣。

        “王姣姣,不是王小姣啦。”王姣姣有些好笑,轻声纠正。

        “王姣姣。”禹明点点头,笑了,目光里毫无情绪,“你去47间吧,让隔壁的潘老师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