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6.第 6 章

6.第 6 章

        住院部离宿舍楼不远,几分钟就走到了。

        穿过大厅,上到二十五楼。

        手术室分前门和后门,前门供患者出入及家属等候,后门则是职工和学生上下班的通道。

        舒秦直接走的后门,用白天新办的门禁卡试着刷了一下,一推就开。

        科里很安静,大部分老师都下班了。

        医生办公室和示教室没人,阅览室位于东边走廊尽头。

        她慢慢走过,尽量小声。

        刚走近,就听到阅览室有人说话。

        咦,难道还有别的老师同学晚上来看书,她敲了敲门。

        “请进请进——”

        这声音很陌生,语气也随意。

        舒秦推开门一瞄,大长桌尽头远远坐着个人,是禹明。

        他面前摊着书和一台笔记本电脑。

        她刚进来时,他似乎没认出她,上下扫她两眼才看回屏幕。

        长桌旁边有张沙发,有个穿白大褂的年轻人歪靠在上面,手里也翻着本书。

        看到舒秦,这人立刻坐直,笑问禹明:“这是你们科新来的学妹?”

        刚才说“请进”的也是他,二十多岁,笑眯眯的,身上有种懒散的气质。

        舒秦早上见过这人一面,当时他跟禹明都在男更衣室,不过她看到他们时,他不像禹明还半裸着,已经换好了自己的衣服。

        她猜他也是一院某个科的医生,而且跟禹明关系还很不错,便甜甜一笑:“老师好。”

        那人乐了:“别老师不老师的,我叫顾飞宇,你研究生还是来规培进修的?才进科?”

        “我是新来的研究生,才进科呢。”

        顾飞宇性格很随和,笑笑:“你导师是谁?”

        “罗主任。”

        顾飞宇:“卧槽,禹明,这你师妹啊。”

        禹明没什么反应。

        舒秦有点忐忑,这位师兄看上去脸色不好,不会真饿了两顿吧。

        摸摸钱包,那张烫手的饭卡就在里面。

        她拿出饭卡,微笑走过去,小心翼翼放到他手边:“禹师兄,我中午忙着准备考试,忘记还你饭卡了,对不起。”

        禹明不接:“饿都饿完了,对不起有什么用?”

        他语气很重,舒秦早料到如此,故意作出惭愧的样子准备挨训,顾飞宇看不过去了,嗤笑:“禹明你能不能别玩了,欺负你自己师妹你忍心吗?”

        又对舒秦说:“别听他的,中午和晚上他都吃饭了,吃得比我还多。”

        舒秦不让自己流露出鄙视的神色,她看见禹明手边全是核心期刊,屏幕上打开的网页也是国外某资料网站。

        难怪这人不肯带教,脾气还那么坏。白天都那么累了,晚上还有一堆事要忙。

        想起盛一南刚才的感慨,真想让她过来看看,光躺在宿舍当咸鱼有什么用,人家牛逼是有原因的。

        “你来干什么的啊?”禹明见舒秦不动,皱了皱眉。

        “我来借本书,这就走。”她乖乖走到那高列着的书架前,打开玻璃门。

        从低到高,逐一扫过几排大部头的厚书,最后目光落在一本《现代麻醉学》上。

        第三版,不算新,但也够她看一阵了。

        她踮起脚尖,要拿下那本书,顾飞宇起了身了,从后头替她拿下来,体贴地递给她:“书这么重,小心别砸到自己了。”

        “谢谢。”

        顾飞宇低头笑着看舒秦:“忘了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禹明盯着屏幕:“顾飞宇你不是约了要去会诊吗,怎么还不走。”

        “关你屁事。”

        舒秦深觉此地不宜久留,接过书,再次向顾飞宇道了谢,就往门口走去。

        眼看要拉开门,又停下来,试探着问:“禹师兄,以后科里是不是还会定期考试?”

        禹明起初没说话,过了一会才敲了敲键盘:“是,每月考一次。”

        舒秦头顶一轰,一次就够折磨人了,居然还每个月都要考。

        禹明紧接着又补一刀:“提前转博或者选拔人才,这些考试成绩都会被科里拿来做参考。”

        舒秦脸色微变,顾飞宇哈哈一笑:“他们科变态吧?”。

        变态,太尼玛变态了,冲动之下,舒秦忍不住了:“禹师兄,出题人是你吗?”

        他仍在写东西,一哂:“你问这个干什么。”

        是还是不是,给句痛快话啊。

        他抬眼看她,反问:“谁告诉你是我出的题?”

        直觉,放眼整个科室,只有你才会把题目玩这么复杂。

        对峙一阵,看禹明鸟都不鸟她,舒秦瞬间清醒过来,低眉顺眼说句:“师兄晚安。”

        关上门,她吁口气。正如盛一南所说,就算禹明题目出得再变态,她拿什么资本跟人家讲条件呢。

        ***

        第二天一早,罗主任正式跟大家介绍新来的四个同学。

        科里在读博士硕士不少,上级医生约有七八十人,再加上规培的学生、进修的医生,乌泱泱站了一屋子。

        刘琳怀孕休假,禹明正式接手白班老总,交班工作由他主持。

        时间一到,他开口:“交班吧。”

        众人依次交班,舒秦在旁边全神贯注听着,不包括急诊手术,每天光择期手术就有两三百台。

        交完班进手术室,她跟昨天一样跟着禹明接收急诊。

        然而,不知她运气太坏还是太好,等到十点都没来一台急诊手术。

        期间禹明排班、会诊,一刻都没消停。

        舒秦跟着他跑上跑下:“禹师兄,什么时候来手术。”

        “不知道。”

        她看他手里一堆会诊单:“我能帮着做些什么吗。”

        “闭嘴不说话。”

        跑到后面舒秦都有点羡慕王姣姣了,听说王姣姣跟的那位潘老师特别喜欢骂学生,但至少人家踏踏实实在手术间跟手术呢。

        过了十点,终于接到电话,要来一台肠梗阻。

        患者二十七岁,拟行腹腔镜下探查,被安排在五十间。

        舒秦一进手术间就对禹明说:“师兄,我来做麻醉前准备吧。”

        病人还没送来,禹明盯着舒秦抽完药,算算时间还够,就到电脑前调出病人的化验单和既往史。

        大致评估一番病人的情况,回头一看,舒秦还在拆全麻包。

        “你这什么蜗牛速度?”        他走到她身后。

        舒秦闷头加把劲,拆完全麻包又拆呼吸管道包。

        跟他比起来她是很慢,可是在他们四个人里,她速度已经排第一了。才进科第二天,不得一步一步来嘛。

        他在一旁看着她,越看越不耐烦:“我给你示范一遍。”

        刚要拿过她手里的管道,他裤兜里电话响了,一接起,是心内科有个病人要紧急插管。

        禹明看病人还没来,只得撇下舒秦:“我让刘教授先带你做麻醉。”

        舒秦点头,为了应付各种突发状况,每天科里都会有一个教授级别的上级老师待命,今天的上级老师就是刘教授。

        禹明一走,刘教授马上就进来了,一进来就骂:“怎么回事?不是有急诊吗?病人呢?”

        舒秦心中咯噔一声,想起早上路上听盛一南说起过,科里有个快退休的老教授,脾气特别凶。

        这位教授的凶法跟禹明的凶法还不一样,他信奉“严师出高徒”,骂起学生来毫不留情面。火气压不住的时候,甚至不惜对学生进行“体罚”。

        以前就有师兄师姐因为操作不规范,被他恶狠狠地打过手背。

        曾经有位进修医生因为挨了打,一怒之下投诉到医务部,然而,这位教授被扣了一个月的奖金之后,依然故我。

        她朝这人看去,五六十岁了,满脸褶子,个头矮小,嗓门却奇高。无论年纪还是眼下的表现,都跟传闻中那位教授很相符。

        刘教授检查完麻醉机,回身怒问:“药抽好了吗?”

        舒秦速速将托盘送到他眼前:“抽好了。”

        刘教授低头检查一遍,看剂量丝毫不差,药管也摆得非常整洁,这才看她一眼:“你才进科?谁的学生?”

        这时病人送进来了,舒秦急忙帮着搬动病人:“我才进科,我叫舒秦,刘教授好。”

        刘教授看她还算机灵乖巧,上监护的操作也还规范,总算没再找她麻烦,给病人听完心肺,安抚几句就到外面找家属谈话。

        回来紧接着给病人做诱导,等病人安然睡着后,他冲舒秦喝道:“过来学习做呼吸。”

        舒秦早就等这一句话,忙坐到病人头端,轻轻帮病人托起下颌。

        谁知刚一托好,手背就重重挨了一下:“托起来了吗?托起来了吗?照你这个托法,呼吸做得进去?病人胸廓起得来吗?”

        虽然隔着手套,但刘教授这一下打得太重,舒秦只觉得手背一阵火辣辣的疼。

        她镇定片刻,马上重新调整动作。

        岂料“啪——”又是一下:“什么玩意!”

        刘教授说着,一把推开她:“一边去!”

        用一只手亲自托起病人的下颌,接连做了好几下呼吸:“这才是正确的托下颌动作!看清楚没?”

        他连吼带喝,舒秦顾不上紧张和手背的疼,连连点头:“看清楚了。”

        “再给你一次动手的机会。”

        舒秦忙坐下,冷静下来,依照刘教授刚才的动作,重新提起病人的下颌角。

        这回大有进步,呼吸终于做进去了。

        然而,没坚持两秒,她的手指一滑,病人下颌角一松,动作又不规范了。

        刘教授恨铁不成钢,骂道:“‘托下颌’是麻醉医生最重要的基础技能,要是连这个技能都掌握不了,干脆回家算了,不打不长记性!不打不长记性!”

        “啪啪啪啪啪——”这次打了起码五下。手术室门一开,禹明正好挂掉电话,从外头进来,怔了怔。

        “滚蛋!”刘教授骂完就把舒秦推开,再不肯给她动手机会了,自己坐下给病人做呼吸插管。

        舒秦默默站在一边,比手背更疼的,是自尊。

        禹明默了默,走过来,对刘教授说:“刘教授,隔壁还有一台急诊要来,我带这学生出去了。”

        刘教授摆摆手:“带她走带她走。”

        禹明转眼看向舒秦,她还执着地望着那边,眼睛一眨不眨,分明舍不得错过刘教授的每一步操作,再一看,她露在口罩外面的皮肤已经红得要滴血了。

        “走吧。”

        舒秦脱下弄污的手套,低头跟着他出了手术室。

        出来以后,他回头扫一眼,她皮肤太白,手背红彤彤一片。

        “挨打了?”

        舒秦没言语。

        “连个下颌都托不好,该。”

        舒秦气塞胸膛,强忍住了才平静地说:“没人教我。”

        他看出她眼圈都红了,略带讽意:“还哭了?刚进临床的时候谁没挨过骂?”

        那你还说风凉话。

        他看她一会,淡淡说:“走吧。”

        舒秦无处可去,只得跟上。走了一会,才发现到禹明领她到了pacu旁边的小教室,里面有很多教学设备。

        禹明径直走到一个工具箱前面,取出一个插管用的人像模型,看着她:“过来练。”

        舒秦走了过去,望着那模型。

        “先做一遍刚才的动作给我看。”

        竟然是要教她?

        她既惊又喜,忙点点头,站到模型头端,当着他的面托了一遍下颌。

        “你就这么托?”禹明露出嘲讽的表情。

        舒秦早就已经倍受打击,声音很轻:“我知道我的动作是错误的。”所以才要学嘛。

        禹明鼻子里哼一声,起身走过来,从后面握住她的手指,帮她从错误的位置移到正确的位置上,轻蔑地看着她:“今天要是学不会托下颌,以后你别说是我师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