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9.第9章

9.第9章

        舒秦刚抽好药,门一开,一个男医生进来了。

        她转脸一看:“哎?顾师兄?”

        望望他身后,没看见禹明:“来找禹师兄么。”

        顾飞宇笑眯眯:“找你。”

        “找我?”

        这时门再次打开,禹明过来了,他接完电话,对顾飞宇说:“你们科那台膝关节镜手术取消了。”

        顾飞宇愣了愣,露出雷劈的表情:“凭什么啊?”

        禹明翻着即将送来的急诊患者的病历,没接话。

        “说取消就取消,你小子倒是给个说法啊。”顾飞宇作势要踹禹明,“我那患者可八十了啊,为了她,我礼拜一就给你们发会诊单,你们科后面来访视会诊,不都挺顺利的吗?”

        禹明随手将病历搁到桌上,抬脚就踹回去:“老太太早上背着家属偷偷吃了一大盒酸奶,禁食不知道啊?”

        舒秦听得一怔,怕术中出现呕吐和误吸,患者术前必须禁食。

        尤其这种高龄患者,胃排空时间本来就延迟,为了保障围术期安全,麻醉医生有权取消手术。

        顾飞宇一拍脑门:“我的老奶奶,亏我昨晚还跟她说千万别吃东西,饿都饿了一晚上了,就差这一碗酸奶?别告诉我今天做不成了,年纪这么大,哪经得起折腾。”

        “挪第二台了。”禹明到电脑前点开记录系统,回头看顾飞宇不走,“还在这呆着呢,回头老太太又吃东西了。”

        顾飞宇精神一振,拔腿就走:“我让组里进修医生守在床边,不信看不住一个老太太。”

        又冲舒秦说:“舒小妹,晚上我再来找你。”

        说完就走了,像来时一样突然。

        舒秦还愣着,禹明已经调出一张空白的麻醉记录单:“过来学写麻醉记录。”

        她哪还记得顾飞宇,忙过去认真看屏幕。

        白天的急诊一台接着一台,禹明只负责带教,大部分琐碎的工作都留给舒秦来做。

        她除了学东西,还得送苏醒患者回病房,这么一趟一趟跑下来,别说喝水,连上厕所都得掐时间。

        当然忙也是有收获的,许多进科前看书看不懂的理论知识,一旦跟实践相结合,马上如拨云见日,一一明白过来。

        近中午时来一台急诊,禹明接她下去吃饭。

        她惦记着要学操作,饭端到手边,恨不得直接倒进肚子里。

        吃完一看,从下去到上来,刚好十五分钟。

        本来要回四十五间,她忽然觉得身体不舒服,到厕所一看,来大姨妈了。

        等她再次回到手术间,吓一跳,满满当当站了半屋子人。

        除了几个规培学生,盛一南他们也来了。

        再一看明白了,这台手术跟上午那几台不同,要打“腰硬联合麻醉”,俗称“半麻”。

        一院这样的大型综合医院,全麻比例多,腰麻比例少,来科里这几天,舒秦还是第一次遇到腰麻。

        如此难得的学习机会,大家显然都是冲着学习腰麻来的。

        病人已经躺在床上了,禹明在做麻醉前准备。

        盛一南看舒秦进来,朝她眨眨眼。王姣姣和吴墨也站在边上,正全神贯注看禹明的操作。

        病人是位八十多岁的老奶奶,牙已经掉光了,瘪着嘴。

        顾飞宇站在老奶奶身前,正帮她弯曲身体。

        舒秦想起早上那事,意识到这位老奶奶就是顾飞宇的患者。

        腰麻包已经拆开了,舒秦这几天跟着禹明,深知多做少说的道理,她试着走到他边上,果然,他接过巡回老师递来的皮肤消毒液:“一边呆着去。”

        她只得挨盛一南站着。

        禹明给老奶奶消完毒,铺上无菌巾。

        老奶奶忽然抬头:“哎,你们把我孙子弄哪去了,我不在这待着,我要回家。”

        顾飞宇龇牙咧嘴地:“奶奶,您孙子正抱着您呢,您可别再动了,孙子我快坚持不住了。”

        又低声说:“禹明你他妈快点行不行。”

        禹明开始给患者打皮丘,有意偏移脊柱几厘米。皮丘迅速鼓了起来,又快又准确。

        老奶奶微微动了动,似乎没什么痛感。

        接下来是正式穿刺。盛一南几个看得大气不敢出,可禹明操作起来实在太快,还没看明白他究竟怎么定位的,穿刺结束了。

        麻醉平面非常理想,病人生命体征也未出现明显波动。

        手术开始后,老奶奶抓着禹明的手不放,要跟他聊天:“你是我孙子吧?怎么又长高了呢?我要吃酸奶。”

        “回去就给买。”

        他盯着舒秦配镇静药。

        药缓慢推入静脉,病人很快睡着,手术过程平稳。

        一下午舒秦惦记着这台麻醉,跟在禹明身后:“师兄,明天能不能排我去打腰麻的手术间。”

        禹明忙着写会诊记录,眼睛就没离开过屏幕:“今天全麻插管六次,你插进去了几次?”

        舒秦垂下头:“一次。”

        “所以现在又想学腰麻了?”

        如果是平时,她多半会笑嘻嘻的,今天也许是生理期的缘故,她实在没心情搭腔,看看时间已经快八点了,还得去访视明天的病人,于是很痛快地走开了。

        那位产科的朱医生正好进来,看舒秦鸟都不鸟禹明,尽情嘲笑他:“哟,禹总也有吃瘪的时候,看来你们科小姑娘也不都迷你嘛。”

        “草。”禹明往后靠着椅背,“我好不容易清净一点,你跟顾飞宇轮着班地来烦我。”

        “顾飞宇烦你什么了?”

        禹明手机响了,一条微信进来。

        【神马,你师妹走了?不是让你帮我盯着吗,你他妈还是不是兄弟了?】

        禹明删除该微信,顺便屏蔽联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