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10.第10章

10.第10章

        要访视的病人太多,等舒秦回到科室,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到更衣室换衣服时,正好碰到盛一南和王姣姣,她们也才下班。

        因为年会名额的事,盛一南一整天都很兴奋,看到舒秦,本来有一堆计划要跟她商量,因有王姣姣在,没一句说得出口。

        王姣姣倒是表现得很平静,主动跟她们打招呼不说,等换完衣服,还跟她们俩一起出来。

        九点了,周围本来一片寂静,路过主任办公室的时候,里面忽然有人说:“疼痛门诊既然是我负责,就得按照我的思路来,禹明,你小子别不知天高地厚。”

        三人吓一跳,仔细一听,是章副主任的声音。

        没听到禹明接话,倒是罗主任的声音响了起来。但因为隔着一扇门,音量也不高,隐隐约约透出几句,听也听不明白。

        王姣姣马上驻足,似乎很想听下去,盛一南和舒秦一对眼,正要拽走王姣姣,谁知这时候门一开,林景洋从里面出来了,看到她们,怔了怔:“你们怎么在这。”

        三人忙笑:“正要下班,林师兄我们走了。”

        回到宿舍楼,各自回房间。

        盛一南一放下书包就说:“唉,刚才章主任怎么发那么大火?”

        舒秦也觉得奇怪:“不知道。”

        还没报一院时她就听到过几句八卦,聘主任的时候章主任跟罗主任是竞争对手,可惜章主任各方面实力输罗主任一截,最后只聘上了副主任,这些年两人一直都不对盘。

        盛一南到洗手间洗手,试着分析:“林景洋师兄跟禹总是同一届八年制,当年一起考进来的,一个读了罗主任的博,一个读的章副主任的博,章副主任在所有学生里最器重林师兄,可是林师兄自从进科就处处都被禹总压一头,章副主任这人又特别好强,看罗主任有意栽培禹总,难免……”

        两人手机同时进来一条消息,提醒她们:出票成功,后天早上出行。

        盛一南马上将刚才的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打开app,嘿嘿笑着:“我看看天气预报,我已经列了一大堆美食攻略,等后天到那我们晚上去找吃的。”

        舒秦高兴答应了一句,想想去年会毕竟是好事,就给家里打电话,要告诉爸妈这事,谁知刚拿起手机,一个陌生号码进来了。

        接通电话,是个男人,语气还很熟络:“舒秦,是我。”

        舒秦一愣:“吴墨?”

        她没存他的号码,电话里吴墨嗓音又没平时那么娘,所以她一开始没听出来。

        吴墨似乎有点腼腆:“你还没睡吧,我想请你帮个忙。”

        “什么事啊这么隆重。”她忍不住笑。

        “你们去参加年会,可不可以顺便帮我带份年会光盘回来。”

        光盘收录了年会每一堂教授讲课的课件,是难得的学习资料。

        舒秦弯腰换鞋:“行,没问题。”

        “我听说禹总会在【疼痛分会场】讲课,光盘上只录了ppt,你到时候能不能帮我录一下【疼痛分会场】几堂课的现场视频。”

        “禹总会在年会上讲课?”舒秦注意力放在第一句。

        盛一南刚从床头拿出一袋零食,听了这话,扭脸朝她看过来。

        “嗯。”吴墨的语气很笃定。

        舒秦拨了拨刘海,早上她看到禹明笔记本上的课件是【术中清醒麻醉】,怎么到了吴墨嘴里,又变成【疼痛】了。

        他的消息准确么。

        “我老板家里有事,今年不去参加年会。”吴墨接着往下说,“我师姐说她兴趣主要在【麻醉超声】这一块,也不大可能去【疼痛会场】,但是我自己对疼痛还挺感兴趣的,所以想请你帮个忙。”

        年会有很多分会场,例如“小儿麻醉”会场、“产科麻醉”会场、        “危重症”会场、“疼痛”会场、“超声”会场等等。

        参会者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提前制定听课计划。

        “行。”不管禹明到时候讲什么内容,她给吴墨录一份不就得了,“就是怕到时候会场人太多,我这手机录出来的效果未必好。”

        “能录就行,拜托了。”吴墨声音软软的。

        “okok。”

        挂掉电话,盛一南歪倒在床上看书:“禹总牛逼啊。”

        济仁本来就人才济济,舒秦找出睡衣准备洗澡:“我在四院见习的时候,见过好几个科研临床都出色的牛人,算起来也都不比禹总大多少。”

        盛一南啧啧不已:“这些人通常都不属于人类范畴,一年到头连起码的娱乐项目都没有。比如我们禹总,我听说他当年一考上济仁就常去一院,从很早以前就确定要学麻醉。你想想,加上高中三年,他已经提前努力十几年了,业务能力再拔尖都正常,林景洋师兄也是生不逢时,偏巧赶上跟禹总一届……”

        舒秦想起进科听盛一南说过的八卦:“禹总高中受什么刺激了,读书这么玩命。”

        济仁八年制特别没人性,分数跟x华x北差不多,而且不招复读生,能考上的无一不是真学霸。

        “这个我也不知道。”盛一南随手翻开一页书,“不过我猜跟他妈有关系。别忘了他妈得癌症去世前也是一院的医生,还是某科副主任。”

        舒秦露出思索的表情:“是不是因为他妈妈走得早,这些年他缺乏母爱,所以才变得喜怒无常。”

        盛一南哈哈一笑:“你见过几个当老总脾气好的?等以后我们当老总了,肯定也会觉得烦。”

        舒秦在脑海中搜刮一遍见习时的见闻,还真是,转了那么多科室,除了一两个特别佛系的,老总们基本都属于暴躁型。

        想起白天他怼她的情形,她叹息着关上浴室门:“幸亏老总只当一年,不然这位仁兄注孤生了。”

        “注孤生?”盛一南一弹,“卧槽,你别看禹总整天泡在医院里,喜欢他的妹子可多了,早上我还看到一个女医生给他带早餐呢。”

        舒秦正好拧开水龙头,水哗啦呼啦撒落下来,瞬间挡住了外间的声音。

        ***

        禹明说到做到,第二天继续让舒秦待在四十五间。

        一上午过去,全麻、全麻、还是全麻。

        即便如此舒秦还是很满足,因为她的插管技术越来越熟练了,除了第一台患者因为龅牙较为困难,其余两台都成功了。

        送走第三台病人,手术间暂且空置下来,舒秦瞄瞄禹明,他站在电脑前弄病历,无风无浪,面色平静。

        掐指一算,他已经十多分钟没接到各种急救电话了。

        她姑且当他此时心情不错,便笑着凑过去:“禹师兄,下个礼拜可不可以派我去腰麻手术间转转。”

        他刚对比完两份病历,低头敲出一行字:“行啊,礼拜一之前你插管成功率达到95%,我就带你做腰麻。”

        礼拜一?明天他们就去年会了,周末才回来,按照他的要求,她必须在今天之内达到这个这个标准。

        可是她早上三台插管已经失败了一次……而且插管有95%成功率这一说么?

        说来说去,这位师兄又在逗她玩呢。

        她瞅着他,他转过身,正好对上她的目光。也许是气愤给了她勇气,她居然没有立刻挪开视线。

        他看她一会,一扯口罩:“这么想学腰麻啊。”

        她忙换了一副眼巴巴的眼神,冲他点头:“嗯,特别想。”

        “要不今晚你去疼痛病房待一晚?”他换了个建议,“周一我就带你做腰麻。”

        舒秦起先没接话,疼痛病房清一色全是晚期癌痛患者,为了晚间能安然入睡,几乎每个病人都配有镇痛泵。

        但因为每个人对药量的需求不同,晚上患者会不时要求补药,然后麻醉医生就得根据每个病人的情况开医嘱,一晚上都守着,别想消停。

        换作平时,她肯定马上点头答应,可是她想起明天一早要赶飞机,又正好生理期……

        打开另一份病历,他低头敲打键盘,语含讽意:“所以,又要提各种稀奇古怪的要求,又不肯吃苦,我凭什么答应你。”

        不是,究竟谁在提古怪要求啊。

        她急了,摆摆手:“师兄,我不是不能吃苦——”

        电话响了,他拿起来看一眼屏幕,并没有接。

        舒秦只觉得奇怪,他身为科里老总,必须24小时on        call,居然也有不接电话的时候。

        更怪的是,没多久她的电话也响起来了。

        平时她是不带电话进来的,可是她昨晚本想给爸妈说去年会的事,结果打了三遍都没人接。怕爸妈上午找她,就顺手把电话带进来了。

        看禹明没有反对她接电话的意思,她走到一边按了通话键。

        是个男人的声音,含着笑意:“舒小妹。”

        顾飞宇?他怎么会有她电话,舒秦纳闷看禹明一眼,笑了笑:“顾师兄你好。”

        “你们禹总不接我电话,我只好直接打你手机上了。”顾飞宇笑得张扬,“明早不是要去x市吗,我们科正好也要去那边开学术会议,海边城市可美了,我之前去过好几回,你们要出去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