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17.第17章

17.第17章

        禹明跟上她:“正好我也要回科里。”

        这意思是顺路?舒秦哦了一声,抬手按摩后颈,有点累,回去洗个澡清醒清醒,勉强还能看一个小时书。

        按了电梯按钮,安静了一阵,她猛地想起那条裙子,不知是他忘了还是没当回事,回来以后根本没提过,价格那么贵,她怎么也得把钱还给他。

        “师兄.”

        电梯门一开,里头一胖一瘦两个人,是盛一南和吴墨。

        两人刚从icu回来,本来在打呵欠,看到他们一惊:“禹总,舒秦。”

        舒秦只得又将话咽了回去。

        吴墨和盛一南往后挪了挪,等他和舒秦进来,两人小声问舒秦:“你怎么也搞到这么晚。”

        之前没聊自己要来疼痛病房的事,舒秦瞟瞟禹明的背影,还能为什么,给这位“金角大王”干活来着。

        盛一南和吴墨今晚跟她命运相似,当下心领神会,用目光默契地交流起来。

        电梯四面光滑如镜,照得人影影绰绰,禹明翻了翻手机里的邮件,突然一抬眼,差不多得了,当他瞎的么。

        三个人吓了一跳,禹总这第六感也太牛了,舒秦忙咳嗽一声:“那个,你们样本采集顺利吗?”

        “还行,九点钟搞完了,后来我们看他们icu示教室没人,就在里面看了会书。”

        舒秦羡慕:“那里很安静吧?”

        盛一南心满意足:“那当然,至少比在宿舍看书效率高点,回宿舍我总惦记着玩电脑吃零食。”

        “可是这也不够呢,满打满算也才看了一个小时的书。”吴墨软绵绵地抱怨,“吴教授催我们早点把硕士选题交上去,希望明天别再抓我们干活了。”

        舒秦仰头叹息,知足吧,她这连一个小时都捞不到呢。

        盛一南:“对了,舒秦你那本《现代麻醉学》还在我床头呢,你今晚要看吧?回去我拿给你。”

        还是前几天从科里借的,舒秦想了想说:“你拿着看吧,我手里那本书还剩一半没啃完,等我啃完了,我去科里借《米勒麻醉学》看。”

        “哇,《米勒》?”吴墨双手在胸前交握,“麻醉教科书圣经啊,我怎么没想起来看这本。”

        三个人嘀嘀咕咕,禹明一副懒得理他们的样子,电梯门一开就走了。

        舒秦回到宿舍,洗完澡就把书搬出来,一直看到十二点,眼皮直打架,对面盛一南已经抱着那本厚厚的教材睡着了。

        她把书塞到书包里,打算明天带到科里去,这两天禹明为了项目的事正忙,未必有时间带她,万一碰上好说话的师兄师姐,也许中午吃饭时可以在食堂看看书。

        次日早交班结束,吴教授扬声说:“七年制的硕士课题不能拖了,今早就王姣姣一个人交了,其他三位同学争取快点定下来。”

        舒秦三个头皮一紧,一看王姣姣果然气色甚佳,其实样本采集也就一个月,但只要课题方向一确定,接下来就可以安心看书了,何况人家压根不用熬夜。

        舒秦几乎可以预见,一个月下来,王姣姣与他们的差距会迅速拉大。

        盛一南的不满瞬间到达了顶点:“王姣姣的妈妈是区人民医院的副教授,她自己老说家里跟一院哪些老师都熟,看来这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了?不行,我这就跟我老板商量去,我不给林师兄他们打杂了,我要退组。”

        吴墨也很焦急,一出来就去找自己导师。

        舒秦到了主任办公室,一问才知道罗主任又去外地开会了。再去找禹明,他正忙着接电话,看样子还要出去,何况就算跟他商量,他多半也不同意这事。

        舒秦郁闷地进了手术间,自我安慰地想,就当关怀癌痛患者吧,再不济还能积累科研经验。

        门开了,一个五年制的实习生探头进来:“舒秦,到pacu来一下。”

        过去一看,已经站了好几个人了,仔细一分辨,都是昨天被禹明抓去干活的同学。

        舒秦正纳闷什么事,禹明进来了,边走边翻手里的资料:“昨天布置了十个人去病房采集样本,结果这都什么玩意。”

        他嗓音并不高,可是话一说出来,整个房间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禹明嗤笑:“你们是不是觉得随便捏几个数据我看不出来啊?”

        众人不安地挪了挪脚,昨天都想着早点开溜,差点忘了禹明常做这方面的课题,样本质量好不好,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交上来的资料里,就一个人的样本完全达到标准。从今天开始,舒秦当你们的小组长,你们每天晚上做完采集,先把资料交给舒秦。”

        数十道目光齐刷刷看向舒秦,有人当场就撇了撇嘴,好像很不服气。

        “不服是吧。”        禹明冷笑,把东西丢到桌上,“样本都在这,你们自己看。”

        说完就走了。

        大家挤过去看舒秦采集的样本资料,一看就服气了。

        无论是患者前后疼痛级别对比,还是两次生命体征记录,又或者是当日小结,每一项都堪比教科书上的范例。

        没人说话了。

        舒秦突然荣升“小组长”,也不知是祸是福,回45间找禹明确认一下自己的职责范围,结果禹明又为了项目的事去卫生厅了,不过这回跟前几次不同,他临走之前跟一位姓顾的教授交了班。

        这位顾教授不怎么爱说话,为人非常严肃,但和那位动辄打人手背的刘教授相比,几乎算得上慈眉善目了。

        舒秦踏踏实实跟了一天手术,到六点的时候,组里好几个人来找她这“小组长”商量。

        疼痛病房的病人轮转特别快,有些患者甚至隔天就出院,根据项目要求,每天都得提交资料。

        舒秦不敢慢怠,整理了一下思路,笑着说:“做完顺手给我,反正我晚上就在病房待着。”

        到了那,正逢交接班,她在医生办公室老老实实等了一会,时间还早,组里好多人在做评估,有了舒秦的范本,没人敢含糊,眼看半个小时过去,没人过来交资料,舒秦灵机一动,疼痛病房也有个小示教室,要不干脆到那看书吧。

        她跟那几个还在做评估的同学打声招呼,跑回科里,把那本《麻醉生理学》捧过来。

        安安静静在小教室看了十来分钟,有人把资料交过来了,舒秦提前整理了一个文件夹,就搁在手边:“辛苦了,都放在这吧。”

        “那我们先下班了。”

        接下来几个小时,陆陆续续有人来做评估,大部分人八点之前完成了任务,剩下一两个,也都在十点前把样本交给了她。

        整理好最后一个人交过来的资料,她起身看看时间,从六点到十点,一晃好几个小时过去,她眼看要把手里这本书啃完了。

        她喜忧参半,不知道这个“小组长”能当多久,至少今晚的书看得相当扎实,回去以后还有时间查文献,照这样下去,至少不用愁选课题的事了。

        琢磨了一下,出于感激,她找出禹明的号码,给他打电话。

        响了几声,他接了,应该在忙,不怎么耐烦:“什么事?”

        她甜甜地说:“今晚的样本采集完了,跟师兄您汇报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