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26章

第26章

        舒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错愕得忘了接话。

        禹明身子往后一靠,        又补了一句“我没时间出去买。”

        这话换别人说出来,        舒秦肯定会嗤之以鼻,        可说这话的是禹明,这人整天泡在医院里,最近又忙着搞课题和青年后备人才的事,        一忙起来连饭都顾不上吃,        可能真没时间出去买衣服。

        他家里的情况她大概也知道一点,        妈妈走了,        爸爸在国外,        如果没有别的亲人,        平时很可能都是自己一个人生活。

        上次她裙子不小心弄脏了,要不是他到楼下买了衣服,必然会尴尬到出不了门,既然要还人情,        替他跑一趟腿也是应该的。

        这么想着,她说服了自己“师兄,把你的尺码发我一下,我周末去替你买。”

        禹明往前一倾,        拿起了桌上的手机,        靠着椅背,        开始输入文字。

        不一会她手机响了,        真的进来了一条微信。

        尺码这下知道了,她又抬眼打量他的衬衣,        爸爸常穿xx库的衬衣,但禹明身上的那件质感明显比爸爸的好很多。

        不知道他一件衬衣要多少钱,要是几件加起来不能刚好合成六千的整数,她打算自己贴零头。

        “师兄,你平时穿什么牌子。”没什么讲究吧。

        牌子他本想说无所谓,电脑提示音响了,他盯着那个闪烁的邮箱标志,想了想,又改口说“这个还真不清楚。”

        她用笔敲敲下巴,就知道他不清楚,因为爸爸也从来不注意这方面的细节。

        其实衬衣的标签就在后领,要想知道牌子,翻开衣领一看即可,然而毕竟在办公室,想想好像不那么体面。

        有人进来了,是同学过来送样本,舒秦只好说“要不师兄晚上回去看了告诉我。”

        禹明看看那人,是那晚跟舒秦要微信的那个男学生。

        好在这一次这学生默默送了样本就走了,没再作妖。

        白天太多杂事,发邮件时间就这么晚上一两个小时,他也不好再拖下去“行吧。”

        舒秦没再打扰他工作,自顾自拿笔做记号,开始认真看书。

        她根据自己目前的基础大致列了个看书的计划,如果每晚都能踏踏实实看几个小时的书,有望在三个月之内把米勒上下两册都啃完。

        一晃到了十点,最后一个样本送来了,两人回了麻醉科,等舒秦换完衣服出来,在电梯间遇到王姣姣。

        王姣姣怀里抱着一本书,像是才从阅览室换了新书回去看,没有跟她打招呼的意思,舒秦看着手机,也没跟对方说话。

        不一会禹明也出来了,王姣姣扭脸一看,笑道“咦,禹总这么晚才下班。”

        禹明看她一眼,将手机放到裤兜。

        三人进了电梯。

        王姣姣站在角落里,一会看看舒秦,一会看看禹明。

        舒秦先是狐疑,再一想隐约明白了,知道王姣姣也要回宿舍,一出来便背着书包跟禹明挥手“师兄,再见。”

        禹明表现得比舒秦更冷淡,点了点头“辛苦了。”        往前先走了。

        舒秦出来后走了一截,往后一看,王姣姣果然在后头,她拿着手机,娇声娇气在接电话“妈,今天周四,后天我就可以回家了。”

        禹明回到家洗完澡,拿起那件洗手台脱下的衬衣一看,衣领子上果然有个标志。

        他走到床边,身子往后一倒,打开微信,把那几个字发给她。

        她很快就回了。

        收到了后面跟着个微笑脸。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他拿着手机等了一会,想起顾飞宇那些花里胡哨的衬衣,又补一句买颜色正常的

        舒秦看着那条微信,禹明这个所谓“正常”,应该是指“黑白灰蓝”,毕竟他平时常穿t恤牛仔裤,正式的场合才会穿衬衣。

        ok,我买之前会给师兄发照片确认的

        聊天貌似就这么结束了。

        禹明又等了一会,看看时间很晚了,只得把手机扔到床头。

        禹明连续派了王姣姣两天腰麻。

        王姣姣学得容光焕发,见到禹明就主动打招呼,话里话外常跟师兄师姐交流腰麻体会,两天下来,科里近半的人知道了王姣姣对腰麻特别感兴趣,为此主动向禹明要求要去腰麻手术间学习。

        舒秦老老实实待在全麻手术间,禹明忙着课题和竞赛的事,基本不怎么进手术间,但只要回来就会抓着她练习全麻插管。

        教的时候还不忘问问题。

        “经鼻插管时,导管与面部呈多少度。”

        舒秦想了想“90度。”

        “婴儿杓状软骨的声带占声带全长比例多少。”

        “二分之一。”

        接连问了十几个问题,舒秦只答错一个,禹明摸摸下巴“你不在看米勒吗,晚上把全麻插管的部分认真看一遍,明天继续考你。”

        第二天再问,果然刁钻了很多。舒秦每错一道,晚上看书的时候就会找相应的内容进行巩固。

        这种强化练习非常管用,她不但把全麻插管技术夯实了一遍,对于教学考试的固有流程,也很快熟悉起来。

        周四的晚班医生是章副主任带出来的学生,禹明当晚都没留在疼痛病房,一查完房就走了。

        那个医生三十来岁,姓柯,等交完班,笑着问舒秦“你叫舒秦是吧”

        语气很随意,也没什么架子。

        舒秦笑着点点头“柯老师好。”

        柯医生看看她桌面的资料盒,拉着她闲聊“晚上待在这收样本,下了班也不能回宿舍,会不会觉得特别枯燥。”

        舒秦莞尔“还行。”

        柯医生看出舒秦没有热络起来的意思,笑笑不说话了,在对桌写了会病历,看舒秦每次核对都非常认真,收样本一直收到十点钟才走,也就没说什么。

        周五中午到食堂吃饭,盛一南和吴墨商量着回家的事,都有点蠢蠢欲动。

        吴墨胖胖的双手合拢,畅想一番“真的可以稍微放松一下,要不我们周末约出来看电影。”

        舒秦打开手机看a“最近好像也没什么好电影。”

        盛一南问“周末出来也麻烦,要不等今晚下了班,我们去哪吃东西吧。”

        舒秦反对“可是我晚上得收样本,要玩也只能周末出来玩。”

        三个人商量了一番,各自回手术间。晚上舒秦下班访视完病人回来,快八点了。

        她抱着资料盒准备去疼痛病房,路过阅览室的时候,发现门开着,里面很热闹,一看好些人,不知在商量什么好事。

        有个男医生看到她,忙喊“舒小妹。”

        舒秦探头进去“顾师兄。”

        “这几个人初赛过了,你师兄第一名,我们正要他请大家吃饭。”

        有个医生是口腔外科的,平时常到手术室来做手术,这人对禹明说“你每次都只出钱,人从来不到场,今天这么好的事,这么多人拉你去,你可不能再搪塞我们。”

        禹明腿搁在椅子上,一只手插在裤兜,另一只手玩着一支笔“我不说了你们定地方吗。”

        朱雯似乎刚下台,耳朵上还挂着口罩,本来在旁边兴高采烈地跟人说话,一听这话震惊得直鼓掌“我没听错吧我想想,上次禹大帅哥出来玩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舒秦看他们如此高兴,想想自己明早就能回家,笑眯眯地关了门要出来。

        顾飞宇忙拦着“哎,舒小妹别走啊,今天晚上让你师兄给你放假,你跟我们一起出去玩。”

        怎么可能,舒秦朝禹明看过去,他正好也抬眼朝她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