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28章

第28章

        舒秦琢磨一番,怕禹明亲自看了还是不满意,        趁他还没来,        请店员把衬衣全都找了出来。

        正和店里商量能不能把新款提前调过来,        店员往外一看,眼睛一亮,        问舒秦“那个是不是你师兄。”

        舒秦转脸一看,可不就是金角大王来了。

        他穿件衬衣,领口的扣子没系,袖子也挽着,        一副散漫的模样,        大概医院里还有事,边走边接电话,        眼睛却望着这边。

        等禹明挂了电话,她对他说“衬衣全在这了,师兄你看看哪件还能入眼。”

        禹明插着裤兜随便看了看“看着比照片里的顺眼点。”

        “这边还有,款式其实都差不多,        就是颜色和纹路上有些区别。”

        “还有吗”

        “有。”她领他往里走。

        他看看她“你赶时间啊。”

        “我约了去看电影。”都快赶不上了。

        他一开始没说话,过了一会才说“什么好电影啊。”

        她说了个名字。

        “讲什么的”

        “不知道,        盛一南说口碑还不错。”        看看时间,真快来不及了。

        他默了默“盛一南”

        “是啊,        师兄你再看看这几件。”再不定下来,        她们只能再退一场票了。

        “约了几点啊。”

        她深吸口气“本来两点,        现在推到三点了。”

        “在哪。”

        “”

        “我送你过去。”正好店员拿了新款过来,他胡乱一指,        “就这几件吧。”

        说着拿出钱包要付账。

        旧款看不上,新款一来就看上了舒秦拦住他,眼疾手快打开微信“师兄你忘了,说好了我付钱。”再不把这笔钱体面地还给他,她怀疑自己都要得神经病了。

        他已经把卡递给店员了“你回头再转给我就行了。”

        回头再转她忙对店员说“麻烦刷我的微信。”

        店员看看禹明,最后还是接过了他的卡,幸好店里的刷卡机坏了,舒秦顺利用微信支付了。

        出来时她非常满足,长舒口气,拎着袋子随他进了电梯。

        路上开得很快,不到三点就到了华悦。

        把车停在路边,他问她“让你看全麻插管部分,你看了没”

        她刚要关车门,狐疑地看看他“看了,上午还在家温习来着。”

        他看一眼车前窗,她顺着他的视线扭头,盛一南和吴墨拿着奶茶从商场里出来,两人嘻嘻哈哈忙着说话,没顾得上看这边。

        “周末少到处乱逛,在家多看看书。”        说完就把车开走了。

        周日舒秦想起禹明的话,总觉得怪怪的。

        不是没想过考操作的可能,可是科里这个月已经举行过一次操作考试,按照科里的惯例,应该到下个月再考。

        想来想去,怕他周一要验收,她先是把手边教材都找了出来,认真啃完上面所有关于全麻的部分,下午又让爸爸送她回医院,一个人在小教室里对着教学模型练了十来遍。

        出来时她到阅览室找禹明验收,他不在,估计是去疼痛病房了,专门过去一趟还麻烦,只得先走了。

        周一早上交完班,王姣姣一出来就追上禹明,笑着说“禹总,今天没派我腰麻呀。”

        大家正准备进手术间,路过时难免看他们两眼。

        禹明似乎怔了一下,看看排班表“我今天派郭晓波去了,他普通全麻已经轮了两个月了。”

        王姣姣眼巴巴地看着他“可是我才上手两天,还没练出什么门道呢,要是马上就回全麻,很可能会抓不住腰麻的操作要点,禹总,你看这周能不能再派我去几天腰麻,免得回头我又生疏了。”

        禹明看着她“这样啊。可是想学腰麻的学生很多,我只能根据你们的课程表进行安排,一天这么多台手术,我也记不清谁想学什么,你要是实在想学,这个礼拜我再看看情况。”

        难得他这么随和,王姣姣眼底藏不住笑“好的,那就拜托禹总了。”

        本来还想趁势加他微信,可惜禹明说完就走了,王姣姣只得把手机收起来。

        舒秦到45间做全麻准备,禹明要到院里去,所以没进手术间。

        她上午跟陈教授做了一台消化道出血手术。

        眼看到中午了,那位专管七年制教学的吴教授忽然进来叫她“舒秦,出来一下。”

        等她出来,吴教授拿着花名册,在走廊里问她“盛一南和吴墨在哪个手术间。”

        “30间和18间。”

        四个人都被叫出来了,吴教授领着他们下楼“到示教室集合。”

        大家意识到什么,都愣在那里。

        难道是要考试

        就这么忐忑地到了示教室,往里一看,罗主任、章副主任两人微笑交谈,

        分管技能操作考试的顾教授、潘教授坐在两边。

        此外还有好几位资历老的上级医生,都抱着胳膊坐在长桌后面。

        每个人桌前都摊着纸和笔,居中的位置摆着个教学模型。

        我去,真是要考试,盛一南和舒秦吴墨互看一眼,这科室怎么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啊。

        气氛太过紧张,四个人肾上腺素不受控制地往上狂飙,双腿突然间都有些发软,挤在门口老半天没能挪进去。

        罗主任看看手表“你们别站在门口,都进来,我下午还得出去,时间不多,别太紧张,顾教授、潘教授,说说考试流程。”

        顾教授清清嗓子“每人五分钟的时间,全麻插管操作八十分,理论题二十分。这次考试记入下个月的操作考试成绩。”

        考全麻插管吴墨和盛一南悄悄松了口气。

        这些天他们一直在全麻手术间巩固插管技术,对于插管的流程都已经大致掌握了。

        舒秦在脑海中迅速回忆一遍操作重点,紧绷的情绪也略微舒展。

        潘教授犀利的目光扫向四人“为什么突然提前考试,原因你们大概也能猜得到。如果让你们知道科里每个月固定什么时候考试,个别学生难免会产生临时抱佛脚的想法,这是个坏毛病,在临床科室,学习应该贯彻始终,要是只想着如何应付考试,基础不可能打扎实。”

        吴教授按学号喊“第一个,舒秦。”

        舒秦上前打开教学模型,从清点用品到术前评估、从固定导管再到听诊双肺,动作既规范又熟练,三个模型均一次插管成功。

        顾教授发问“如果全麻术后婴儿出现声门下水肿,一般在拔管后多少分钟出现,会表现出什么症状”

        舒秦“三十分钟左右出现,但是呼吸困难症状通常会在拔管后即刻出现,最初表现为喉鸣音,在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逐渐加重,麻醉医生拔管前应该用听诊器床旁进行评估,对于可能出现这种症状的患儿给予高度重视。”

        潘教授“说说支配气管的副交感纤维的神经发源。”

        舒秦“迷走神经的喉返神经气管支。”

        连续问了十道,舒秦都答上来了。

        两位教授低头打分。

        罗主任喝了口茶,目光里有淡淡的赞许和笑意。

        第二个是王姣姣,操作还算规范,但三次插管只成功了两次,理论题连错了四道。

        章副主任脸色明显不如之前好看。

        接下来是吴墨和盛一南,两人三次插管均一次成功。

        成绩当场就出来了,舒秦操作和理论题均没有扣分项,排第一。吴墨清点用品时漏了“口塞”被扣一分,理论被扣两分,排第二,盛一南理论扣三分,也排第二。

        王姣姣排第四。

        出来时吴墨擦着汗“总算不是垫底的了。这段时间天天做短频快的妇科腹腔镜,一天下来能做近十台全麻,本来还觉得周转太快有点累,这么看来量变也能产生质变。”

        盛一南龇牙咧嘴地捶肩“真够累的,一场考试消耗的热量简直堪比马拉松,我腿到现在都还在发软,不行不行,中午我得多打几个红烧鸡翅好好补一补。”

        下午舒秦继续待在45间,当天急诊手术不算多,最后一台手术六点钟就结束了,她送完病人回来,到监护仪前整理散乱的线路。

        巡回老师正好要去食堂吃饭,看她如此细心,干脆跟舒秦一起出来。

        路上巡回老师说“每次都以为你走了,结果每次你都不忘回来进行整理。你禹师兄当时跟你不一样,他没你这么有耐心,但是他特别拼,这边手术间一空他马上就去别的手术间,择期手术做完就跟急诊手术,每天都在手术室待到十二点,第二天又是第一个来,我上班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样的学生。”

        难怪他业务那么强悍,说话工夫到了食堂,两人打好菜,找了张空桌子坐下,继续闲聊。

        邻桌突然有人说“她啊,大晚上跟几个男医生出去玩不是正常的嘛,家里爸爸妈妈没什么本事,偏偏野心还不小,既然一心要留校,也只能想这些邪魔外道了。”

        舒秦一抬眼,是王姣姣。

        王姣姣身边坐着几个研究生,有本科的,也有别的科室的,不小心碰上她的视线,忙做出埋头吃饭的样子。

        再看邻桌,有两个是星期五晚上一起在ktv唱过歌的医生,两个人跟禹明关系都还不错,他们显然也听到了刚才的话,好奇地朝王姣姣看过去。

        王姣姣垂眸吹着勺子里的汤,神态悠闲。

        舒秦把筷子一放,撑着桌面就要起身。

        巡回老师扭头一看,立刻明白了几分,忙拉住舒秦“现在周围都是老师和同学,不管谁对谁错,只要你跟她起了争执,总归对你影响不好,你在我们四十五间待了半个多月了,你是什么样的孩子,我还看不出来吗。千万别冲动,记住一句话,清者自清。”

        舒秦平复一番,笑了笑,重新拿起筷子吃饭“您说得对。”

        王姣姣吃了饭出来,正好碰到章副主任,他办完事刚回来。

        她一看到导师就红了眼圈“章主任,今天这个考试也太不公平了,情况您也了解了,禹总连续派了我两天腰麻,我根本没时间复习全麻插管,要是就这么得了最后一名,学生不甘心。”

        章副主任停下来看着她“就因为你反映这个情况,你林师兄下午就把这两周的派班表打出来了,没错,上周禹明是派了你两天腰麻,可他第一个派腰麻的就是他师妹,后来还是你自己要求去腰麻他才改派了你,这事很多人都知道。”

        王姣姣泫然欲泣“可是也不至于连续派我两天腰麻呀。”

        章副主任气笑“今天早上他不是派你去全麻吗结果你自己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他重新派你腰麻,你说他偏袒他师妹,可你自己看看派班表,盛一南和吴墨天天都在全麻手术间,真说起偏袒,他给盛一南和吴墨的练习机会比舒秦还多。”

        王姣姣咬唇不说话了。

        章副主任语气冷淡“王姣姣,你父母跟我认识,早在你进科之前,他们就一再托我这做导师的好好提点你,但问题是你自己得争气,你基础本来就不算扎实,还这么心浮气躁,就拿今天的事来说,再考一百次又如何,你一样是最后一名。今天导师把话放到这,要是你自己不把心思用到该用的地方,谁也提高不了你的成绩。转博想都不用想。”

        说完负手进了办公室。王姣姣自从进科还没被导师这样厉声批评过,身上一阵冷一阵热,简直比刚才考最后一名还要难堪,在那呆了好一会才挪动步子。

        舒秦吃完饭出来,在电梯间碰到王姣姣那几个同桌。

        她很坦然,然而还是像吞了苍蝇一样烦腻。

        不到七点,暂时不用去疼痛病房,她默了一会,突然想起盛一南那次带他们去过的天台,要不去那吹吹风冷静一下

        这么想着,下意识就按了顶层按钮。

        顶层是骨科病房,穿过走廊,她快步绕过一条过道,上到天台。

        傍晚时分,碧蓝的天空透着一缕缕橘红色的晚霞,站在天台边上往远处看,视野尽头还是广袤无际的天空,深吸口气,整个胸腔都舒爽了很多。

        她想起爸爸常说的那句话只有视野高了,才能看到更远更大的事物。在这个彩霞拥簇的黄昏,这种感觉特别明显。

        默默看了一会,焦躁的情绪消散了不少。

        刚要回去,电话响了,是禹明。

        还没到去疼痛病房的时间,不过她还是马上往外走“师兄。”

        “你在哪呢”

        “我吃完饭休息一下,师兄,你已经到疼痛病房了”

        大概是听到了天台的风声,他默了默“你在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