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34章

第34章

        一天下来舒秦跟着禹明做了五台急诊。

        最后一台手术做完六点多了,她穿上白大褂跟禹明去病房会诊。

        电梯还没来,        禹明在接电话,        舒秦无事可做,        干脆拿出平时做笔记用的小本子来看。

        禹明教她的麻醉管理要点在教科书上统统找不到,她已经习惯了即刻领悟消化。

        禹明接完电话,        目光一转落在她的小本子上,这东西很眼熟,平时手术接台的空隙常看她拿出来。

        “这是你做的笔记”他把手机收到裤兜里。

        “对。”她盯着最新一页,上面记着强心苷类药物跟血钾的关系。

        电梯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去。“都写了这么多了”

        “嗯,        进科第一天就开始做笔记了。”她听出他有点好奇,把本子递给他,        “你看,这部分是顾教授教过的,这一块是师兄说过的重点。”

        他在手里翻起来,说起来她归他带教,        然而仔细一看,这段时间他带她的次数还没有顾教授来得多。

        其中有段记录关于是肺血流对吸入麻醉药摄取的影响,        她在上面特意画了星形符号。

        他记得这是他教过她的,难为她把他说过的每一个要点都记了下来。

        这种感觉像大夏天喝了一大口冰凉的甘泉,        胸膛一下子变得清凉舒爽,        他本想翻一翻就还给她,        却忍不住一行一行看下去“我这段时间比较忙,等忙完了再好好带你。”

        咫尺空间里只有她跟他,        他又出奇的柔和耐心,她耳根好像被谁轻轻吹了口气,突然之间变得又痒又酥。

        禹明的声音清澈干净,就算发脾气时音调也不高,如果耐心说话,听上去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用盛一南她们的话来说,禹明从头到脚都很男人。

        她搓搓耳朵来抑制那种痒感,不一会又搓一下。

        等终于不那么痒了,才垂着眼睛从他手里接过小本子“哦。”

        他盯着电梯门,她的手指刚一移开,他目光便下意识一歪,奇怪之前没发现她耳垂长得这么有趣,不仅厚嫩,还净白如玉。

        他想起小时候家里养过的一种花,当时他才六七岁,看那花长得可爱,忍不住扯下来玩,玩了一会好奇心起,便放到嘴里尝,印象中既不甜也不酸。

        她的耳垂跟那种花骨朵很像,不知道尝起来是什么滋味。

        不是,脑子里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皱眉闭了闭眼,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好在她一直在低头看笔记,他也借着看短信走了出去。

        舒秦随他到了病房,发会诊的是一位甲状腺癌晚期患者,二次手术后再次转移,乳甲科没有床位,暂时收在内分泌科。患者目前每晚都因为癌痛无法入睡,为此下午内分泌科向麻醉科发了会诊申请,目的是请麻醉医生拟定癌痛治疗方案。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医生办公室,办公室里几位医生正在写病历。

        靠窗的一个女医生抬头一看,起身拿着一份病历含笑走近“是麻醉科的禹明老师吗,我是17床的管床医生。”

        舒秦看这人,齐耳短发,眼睛又圆又大,嘴角有梨涡,五官近乎艳丽。

        “戚曼。”她们是同一届的,以前上大课时经常见面,戚曼是学生会副主席,综合成绩跟她差不多。

        戚曼也认出她来了“舒秦。”

        两人打完招呼,戚曼微笑看着禹明“17床刚刚去做ct去了,禹明老师要是不介意,我先跟您说一下患者近期的用药。”

        她说起话来一贯的大方稳重,禹明点点头“你们上级老师呢。”

        “上级老师正在查房,知道您大概这个时候来,特意让我在这里等您。”

        “患者其他影像学资料在哪。”

        “都在这了。”

        禹明将片子插到白板上,顺手打开观片灯,淡白的灯光投射过来,他神态异常专注。

        舒秦站在他边上,目光缓缓从第一张挪到最后一张,患者肺部、颈段和胸段都有转移,如果口服药物效果不理想,可能需要转到疼痛病房接受进一步治疗。

        禹明翻了翻病历“所有的医嘱单已经都打出来了”

        戚曼凑过去“连今天的临时医嘱单也在这里。”

        禹明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戚曼在他身边坐下,可她显然低估了禹明腿的长度,搬动椅子靠过来的一瞬间,她的膝盖不小心顶到了他的腿。

        戚曼维持着文静的坐姿将小腿往后一缩,低跟鞋擦过地面,发出很轻的声响。

        舒秦目光落在两人的鞋上,经过戚曼的调整,离了差不多有小半米。

        这时后面有人说话“禹明,17床回来了。”

        舒秦回头一看,是那位上级老师。

        禹明起身“正要找你。”

        四人一起到17床,患者ri接近30。禹明说“吗啡的剂量已经非常大了,颈段位置高,两侧都有病变,静脉输注方案需要在疼痛病房滴定,除非患者放弃癌痛控制,否则只能转科治疗,要是静脉输注效果依然不理想,可以考虑进行脑下垂体阻滞。”

        商量一番,那位上级老师说“我去找家属谈话。戚曼,你先去开转科医嘱,一会跟我一起送病人去疼痛病房。”

        禹明看看时间不早了,对舒秦说“要不你去访视明天的手术病人,我去疼痛病房接收患者”

        舒秦想了想,她明天在普胸手术间,一共有六位患者要访视,便点点头“好。”

        说着便跟那位上级老师和戚曼笑着打声招呼,先走了。

        访视病人花了一个小时,等她回到疼痛病房,戚曼还在跟禹明交接,她不知道禹明会给患者定什么治疗方案,正要进去听,刚一动,第一个送样本的同学过来了“舒师姐。”

        她抱着资料盒到医生办公室,核对一番样本刚要起身,第二个送样本的又来了。

        这么一来已经八点半了,她看看时间不早,只得从书包拿出书放到桌面,才看几页就听到戚曼的声音,似乎交接完了,在轻声跟禹明说话。

        说了几句便走了。

        禹明在走廊上站了一会,正要往这边走,电话又响了,他脚步一停,听了几句,不知什么事,又往出口去了。

        舒秦等了一会,不见他回来。

        继续看书到十点,整个晚上禹明都没露面。

        她收拾东西回到宿舍,盛一南盘腿在床上吃东西。

        一看到她盛一南就义愤填膺地说“你看到一院科教科出的通知没,这次英语医学知识竞赛的推荐名单简直有鬼。”

        舒秦心口一跳“这么快出来了”她一整天都跟着禹明学东西,忙忙碌碌直到现在才闲下来。

        盛一南的笔记本摊在桌上,页面正是一院内网。

        舒秦屏着呼吸走过去。

        不确定因素太多,心里不忐忑是假的。

        坐下来第一个找麻醉科,很快看到两个名字舒秦、王姣姣。

        盛一南气得直捶胸脯“我听我们导师说,罗主任打算按照前面几次成绩来定名额,这么一来,横比竖比都轮不到她王姣姣啊,结果我t晚上一看,居然把王姣姣的名字弄上去了,估计她爸妈看到这次比赛关系到去美国交流,前几天就得到消息了,科里没少打招呼,上面也猛做工作。难怪我妈说这个社会有时候光有实力根本行不通,我现在都要气死了。”

        说着从床上跳下来“你看看选上的都什么人,你、戚曼、陆庆诚、赵璐,梁卓,全都是实力派,她王姣姣挤进去干什么呀,去了也是丢脸啊。你说她什么时候能有点觉悟。”

        舒秦目光往上一移,果然看到了戚曼的名字。

        盛一南在屋子里气得疯走,舒秦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拉住盛一南“说,怎么能让你消气”

        “你把王姣姣k掉我马上就消气了,舒秦,放心,这次是全院公开竞赛,你肯定能争取到名额。我听说明年还有去德国交流的考试,这次报过的下次不能报了,我和吴墨反正还有机会,王姣姣是肯定没戏了,嘿嘿,说起来也是好事。”

        她越说越冷静,越说心情越好。

        舒秦松了口气,这时电话响了,她低头一看,是禹明。

        她走到外面接起“师兄。”

        禹明“你怎么走了。”

        “”        样本收完了,当然要下班了,她有点奇怪“师兄你晚上又不在,我总不能一直在那等着。”

        禹明愣了一下“罗主任晚上找我商量项目的事情。”

        她不知为何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语气里透着点愠意,莫名其妙之余,忙调整了态度,软声说“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