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35章

第35章

        禹明“我做的笔记还想要吗。”

        舒秦忙说“当然想要。”

        “我快到你们宿舍了。”

        舒秦一呆“谢谢师兄,我马上下来。”

        刚才换过拖鞋了,        她忙回房重新换上球鞋。

        盛一南在卫生间洗漱,        探头出来“咦,        这么晚了,你又要出去啊。”

        “我下楼拿点东西。”

        “哦。”盛一南好奇地看着她,        “怎么还挺高兴的。”

        门边墙上挂了面镜子,舒秦路过时疑惑地歪头往镜子里看了看。

        有吗。

        不过就算高兴也正常,她一整天都惦记着禹明的笔记,正如周伯通当年惦记着九阴真经,        眼看高手秘籍要到手了,        能不兴奋吗。

        她咚咚咚下楼,快到宿舍门口了才发现自己忘了拿手机,        怕一会联系不上禹明,猛地刹住脚,犹豫着要不要回去拿,左右一望,        禹明已经来了。

        明月弯弯,宿舍前的地坪铺洒了一层淡淡的莹辉,        周围一片寂静。

        他候在月光下。

        她心跳比平时快几分,下台阶朝他跑过去“师兄。”

        他眼里透着点笑意“你头发怎么这么乱啊。”

        舒秦错愕地摸了摸头,        一回宿舍就松了发绳,        刚才又没来得及重新扎起来。

        她将一边头发挽到耳后,        不好意思地笑起来“跑得太急了。”

        他视线简直挪不动,她眼含笑,        唇嫣红,肤色比月光还要皎洁,头发不小心落了一缕在腮边,真想帮她弄一下。

        然而她的注意力已经放在他手里的笔记上了“哇,这么多本。”

        他有点不高兴,可也只能把笔记给她“这几年的都在这了,上面都有日期,你从最前面的看起吧。”

        她如获至宝,嘴角的笑意掩都掩不住“谢谢师兄。”

        “就这么谢一句”

        舒秦想了想,抬眸看他“我请师兄吃饭好不好。”

        “哪天”他扬了扬眉。

        “就这个星期吧。”

        “请几顿”平时那副拽样又出来了。

        “几顿都行。”

        “那就从明天开始”

        “下班太晚,明天只能请宵夜,周末的话师兄随便选地方,最好叫上顾师兄和朱师姐,我早就想请他们了。”

        禹明前面听着还很高兴,听到后面又不说话了,再待下去宿管阿姨又要出来了,只得皱眉说“这事回头再说,太晚了,你回去吧。”

        她观察着他,心里的疑惑简直呼之欲出,还想说些什么,听他这么说,只得点点头,乖乖转身“那师兄晚安。”

        禹明刚到家,顾飞宇就来电话了“你下班了吗,今天我他妈要累散架了,这时候开车回家准出事故,到你家将就一晚算了。”

        “来啊。”禹明把钥匙搁玄关上,“我刚到家。”

        他这边刚洗漱完,顾飞宇来了,一来就躺倒在沙发上“再这么下去,我怀疑我比我家老头还早得心梗。”

        禹明扔过来一盒方便面“你们科晚上又送急诊了”

        顾飞宇接住来放到一边“是急诊就好了,组里几个新来的进修医生写病志不合格,主任抽查病历,当场就把我臭骂我一通,后来又逼着我我连夜监督他们全部重写,我搞到现在晚饭都没吃,饿也饿过头了。哎,你这几天跟舒小妹有状态没。”

        “没有。”

        顾飞宇奇怪了“那天在水上乐园不玩得挺好吗,根据我的观察,她对你就算现在没产生感觉,至少是不烦你,都过去几天了,怎么就一点进展没有。你是不是又凶她了。”

        禹明到冰箱里拿水喝“我凶她干吗啊。”

        顾飞宇一惊“不会表白了吧我告诉你啊,舒小妹是慢热型,你前段时间在她面前刷负面印象刷太猛,估计她这时候还没缓过神来,这时候你跟她表白肯定没戏,稳一稳再说。”

        禹明想起刚才的事,把矿泉水扔到沙发上。

        她对他的笔记比对他本人兴趣来得大。

        一想起这事就心灰意冷。

        顾飞宇看出他有点沮丧“她就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

        禹明向后靠着沙发,闭着眼睛“没有,就连接我电话都有点不耐烦。”

        顾飞宇琢磨了一下,猛地坐起来“舒小妹那么有礼貌,无缘无故的不会不耐烦,你说说她都怎么怎么个不耐烦法。”

        禹明黑着脸“告诉你干吗。”

        顾飞宇损他“就你这个悟性,一年半载都追不上她。你都叫我顾爷爷了,我怎么都得给你分析分析吧。”

        禹明想了想,复述了一遍他和舒秦的对话。

        顾飞宇乐了“你今天一晚上不在疼痛病房,走之前也没跟她打个招呼”

        “以前也这样啊。”

        “你这傻缺,女孩子说话你不能光听字面意思,有时候得反过来想。她既然反问你我为什么要等你,说明她注意到你一晚上没回来,而且对这件事挺介意。这明显是对你上心了啊,你是不是答应过什么又放她鸽子了走之前都干什么了。”

        “我接了罗主任电话,后来一直在科里弄项目的事。”

        “然后就把舒秦晾在疼痛病房了在这之前呢。”

        “带她去会诊。”

        “会诊的时候骂她了,还是凶她了”

        “没有,还碰到她同学了。”一切都很和谐。

        顾飞宇费解“那就奇怪了。”

        禹明看着他“你这爷爷到底行不行啊。”

        “反正比你强多了,先别下结论,这事再观察两天。”

        第二天早上,舒秦跟盛一南在电梯门口碰到戚曼。

        舒秦笑着打招呼“戚曼。”

        盛一南问戚曼“你是不是也参加竞赛了,我和舒秦看到你的名字了。”

        正寒暄着,有人在外面按按钮,两人进来了,是顾飞宇和禹明。

        戚曼“禹明老师。”

        禹明一抬头,舒秦和盛一南也在,对戚曼点点头“你好。”

        戚曼问禹明“禹明老师,我们那个17床怎么样了。”

        禹明看看她“晚上查房的时候疼痛指数已经下来了。”

        戚曼嘴角微翘“还是疼痛病房有办法,禹明老师,如果不介意,我下班的时候想过去看看你们的治疗方案。”

        禹明“行。”

        舒秦看看戚曼,又看看禹明。

        盛一南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舒秦,你想什么呢,顾师兄跟你说话。”

        舒秦回过神来,忙笑“顾师兄,你要是喜欢吃我爸爸做的包子,我周一再给你们带。”

        戚曼又说话了“我对麻醉插管挺有兴趣的,禹明老师是麻醉科的白班住院总,如果我和我的同学想过去学习插管技术,是不是先要跟你联系。”

        禹明笑笑“这个得看情况来安排。”

        戚曼非常善于交际,马上诚恳地说“很希望能有这种参观学习的机会。”

        舒秦惦记着竞赛的事,在后面听了一会,干脆从背包里取出手机。

        顾飞宇跟盛一南聊了几句,始终不见舒秦接话,转头才发现,舒秦盯着屏幕半天没动。

        晚上舒秦到疼痛病房时,禹明正在里面查房。

        打声招呼,她进了办公室,一坐下就拿出米勒和禹明的笔记,两边对比着阅读。

        不一会禹明进来了,走到对桌坐下手机一响,是顾飞宇。

        他看完微信内容,望着舒秦,清清嗓子说“舒秦,你有戚曼的微信吗”

        戚曼舒秦一怔。

        “我有。”

        他没抬头“把她名片发给我,我想加她。”

        舒秦哦了一声。

        倾身拿起桌上的手机,解锁进入微信,越翻脸色越淡。

        翻到最后终于翻到了,她淡淡地点了「名片推荐」。

        信息进来了,禹明点都没点那个名片,界面依然停留在顾飞宇的聊天记录上。

        舒秦的书页许久都没翻动,他的微信动不动响两声,这样一来害得她注意力根本无法集中,几乎一个字都看不下去了。

        要不要去旁边的小教室看书还是提醒他调成震动正在胡思乱想,这时手机响了,是妈妈。

        她看看他,按了接通键,低声说“妈妈,什么事。”

        妈妈心情很不错的样子“秦秦,我跟你吴阿姨商量好了,我们两家这周五就约出来吃顿饭。”

        舒秦皱眉“妈,我最近很忙,哪有时间出来。”

        秦宇娟叹口气“你这孩子,无非就两家吃个饭,干什么这么不高兴,你对邹茂又不了解,先别急着下结论,我看这孩子稳重踏实,各方面都跟你很合适,何况两家大人平时工作都忙,既然约好了,总不好爽约,如果你和邹茂接触下来觉得不适合,借着吃饭的机会互相熟悉一下,就当在医院里认识朋友了。听妈妈的话,出来吃顿饭。”

        舒秦认真想了想,这次如果不去,妈妈以后肯定还会再约“那好吧,但周五肯定不行,我晚上要在疼痛病房收样本。”

        “这个情况我们知道,邹茂这周末还有竞赛,所以才把时间定在了周五,饭店也是他选的,考虑到你上班,特意选的你们医院附近的一家饭店。他说他认识你项目组的师兄,这件事会跟你师兄沟通一下。如果周五实在不行,就改到周日的晚上,前提是不影响你的工作。”

        舒秦迟疑了一下“那好吧。”

        秦宇娟笑了“那妈妈这就给吴阿姨回电话,稍后邹茂可能给你打电话再确认一下饭馆的名字和地址。”

        她这边刚挂了电话,禹明电话又响了。

        禹明一见电话号码就皱眉头。

        接通,邹茂在那边含笑说“禹明,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我约了你师妹和她父母吃饭,如果周五方便,你放她出来吃个饭。”

        禹明一默,淡淡说“哦,周五我组里缺人,她是小组长,走不了。”

        舒秦在那边听见,愣了愣,难道是邹茂。

        邹茂语气平稳“你也知道这周末我们要比赛,要是周日比完了再赶过来,路上交通不太方便,我知道你组里还有其他人,就当帮我一个忙,哥们这也是第一次相亲。”

        禹明身子往椅背上一靠,勉强笑了笑“谁都可以,就她不行。”

        邹茂胸有成竹的样子“可是你师妹刚才已经答应出来吃饭了。”

        禹明脸淡了下来,她面色平静,正在看书。

        邹茂干脆说“我现在还在医院,我这就下来找她当面说。”说完就挂了电话。

        果然他刚接完电话,舒秦就问他“师兄,周五晚上可以请个假吗”

        他一脸冷漠“不行。”

        就知道没得商量,她没言语,电话又响了,她看着屏幕上的号码,接通听了几句。

        随后挂了电话,轻轻推开椅子,起身就往外走。

        他正心烦意乱,顾飞宇微信又进来了。她如果黑着脸,说明已经对你上心了,不然不会那么介意别的女生,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

        他退出微信,瞥见那条什么戚曼的名片,匆忙回了顾飞宇一条微信,你一晚上全他妈是馊主意,再不表白她就跑了。

        到了走廊上,她刚推开大门,他追上她“周五晚上你要请假干什么。”

        她停下来“出去吃饭。”

        他笑笑“就不能不去吗。”

        舒秦瞥瞥他“可以。”大不了周日去。

        他商量的语气“周日能不能也不去。”

        她望着他,这几天心里本来就存着疑惑,这一下豁然贯通,然而想起刚才的事,他可以当面向她要漂亮女孩子的微信,回头倒管起组里人的业余生活来了“周日我又不负责组里的事务,师兄你为什么干涉我周末去哪吃饭。”

        这回不一样,这回她是去相亲,他心里酸得要炸开“为什么,你说为什么,我喜欢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