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47章

        他低头找她的唇瓣,淡淡的果汁味,        香气盈口。

        吻上的一瞬间,        他心跳得几乎难以自抑,        这种悸动类似触电,有种冲击到心里的力量,        浅尝辄止远远不够,本能促使他与她更贴近。

        舒秦紧张得睫毛微颤,他的胸膛发烫,呼吸也是,        他身上的气息老让她想起竹林里掠过的清风,        他唇齿的魔力让她沉醉,她整个人轻飘飘的,        像升到了高高的云端。

        这时候玄关门铃突然响了,顾飞宇在外面吼了一句“禹明,我们叫的外卖到了啊,在房里磨蹭什么呢。”

        舒秦如梦方醒,        惊得忙要推开他。

        禹明呼吸还有些不稳,过了一会才离开她的唇,        浅浅的一个吻,真舍不得就这么停下来。

        可是顾飞宇和朱雯就在外面,        他和舒秦在里面待着半天不说话,        他们一猜就知道他俩在干吗。

        “你t不就在外面吗,        我跟舒秦铺床单呢。”

        顾飞宇贱笑“我可是客人,就算要开门,        也得先经过你这主人同意不是。”

        禹明没吭声,目光还留在她唇上,他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没吃够巧克力的小孩。

        她平复了呼吸,红着脸推开他“该铺床单了。        ”

        他只觉得身上热气太足,松了松领口还不够,还想出去找水喝。

        然而她已经慢吞吞走到床对面,还在那指挥他帮忙,说“来,两个人铺比较快。”

        他按照她的吩咐办事,铺好床单,她接着套枕头,塞好一个,没找到另一套。

        不止枕芯,连枕套也只有一个。

        “只有一个吗”

        平时一个人住,根本就用不上两个枕头,不过他马上说“有,我这就拿给你。”

        旋即打开衣柜,像她刚才那样看向顶柜,找到枕芯,又找另一个枕套,最后把两样东西拿在手里,一齐递给她。

        她看着这两样东西,枕套也就算了,枕芯是记忆棉的,塑料袋都没拆开,一看就知道没用过。

        她余光瞟瞟他,自顾自拆了包装。

        床头的暖灯就这么映在白色的床单上,原本冷淡的色调突然就有了暖意,他在床尾看着她将一对枕头在床头摆好,真想马上就躺上去。

        她帮他整理好,抱起地上的旧床单,问他“洗衣机在哪。”

        “阳台上。”

        两人穿过客厅时,顾飞宇正歪在沙发上吃东西。

        阳台灯一开,顾飞宇扭头看了看,舒秦和禹明站在滚筒洗衣机前研究,不一会机器就嗡嗡启动了。

        他啧啧摇头“这小子心里估计都要乐开花了,这几年就没看他这么高兴过。”

        朱雯本来在沙发上躺尸,听了这话拿下胳膊,懒懒往阳台上看了一眼,马上又闭上眼睛        “别吵,我眯一会,走的时候叫我。”

        舒秦忙完,到客厅坐着吃了会水果,起来又去参观禹明的书房,出来时看时间快到十点了,就要求回家。

        禹明送舒秦下楼,顾飞宇跟朱雯回科里拿东西。

        路上,禹明想起上礼拜的事,问舒秦“叔叔还做包子吗。”

        舒秦就觉得今天忘了什么事“糟了,中午出门的时候忘跟我爸爸说了。”

        没想到他还惦记着包子“上次的包子好吃吗。”

        “好吃啊,就是太少了。”其实上次吃的时候都凉了,基本没品出什么滋味,本来想拿回家让阿姨热了再吃,又被顾飞宇抢走了两包。

        “做包子可麻烦了,要提前发面什么的,这么晚可来不及了,要不我明天早上让我爸爸打点杂粮豆浆,还有我们家楼下有做粗粮面包的,我顺便都买了带过来,你明早别在路上买早餐。”

        他就喜欢听她安排这些琐事,眼睛看着左视镜,转动方向盘左转“行啊,反正都听你的。”

        这句话他今天起码说了十遍了,她瞥瞥他“换一个词。”

        他看她“那就都你说了算”

        她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眼看要到家了,妈妈来电话了“怎么还没回家呀,我和你爸爸在小区里散步。”

        她转脸看禹明,禹明也正看着她。

        周末她一改在家学习的作风,连续两天都回家很晚,妈妈天性敏感,难免会起疑心。

        爸爸也在旁边说“早点回来,妈妈正好有事跟你说。”

        “哦,我就快到家了。”说完挂了电话。

        她望着屏幕沉吟。

        禹明问她“阿姨”

        她点点头。

        他突然有点紧张,没记错的话,舒秦的妈妈好像很喜欢邹茂。

        这似乎是门大学问,难度系数不比谈恋爱本身小,他看看后视镜,清清嗓子“那个,要不要我安排吃顿饭。”

        她在脑子里组织语言,毕竟是第一次找男朋友,爸妈也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她有点不好意思,脸色微红“今晚我先跟他们说说情况吧。”

        小区已经近在眼前,她透过车窗张望门口,爸妈随时都会出来。

        他本来还想尝一次亲吻她的滋味,现在也只能作罢。

        在小区门口停好车,两人下车后有意停留,保安朝他们看了又看,邻居路过时看到舒秦站着个年轻男人,既惊讶又好奇“舒秦,才回来呀。”

        舒秦有点害羞,打招呼时却还算坦然“林阿姨。”

        禹明望着里头,巴不得舒秦的爸妈立刻出现,想起顾飞宇的话和邹茂的安排,也知道第一印象很重要。

        等了一会,始终不见他爸妈出来,只能这样了“进去吧,我在这看着你。”

        车不能停太久,舒秦对保安友好地笑了笑,抬眸看看他“路上注意安全,记得我说的,明早别买早餐,我会带吃的过去。”

        “记得。”他笑。

        她朝小区走,不时回头打量那修长的身影,越看越满意,进门时骄傲地想,要是妈妈爸爸看到了禹明,一定不会记得邹茂了。

        周一早上全科大交班。

        罗主任讲完院周会的内容,就让学生汇报术前访视过的特殊病人。

        择期手术特别多,每个学生至少看了五六个病人,特殊情况的不少妊娠合并心衰今日拟行剖宫产的、唇腭裂小儿合并先天性心脏病的、主动脉夹层随时可能破裂的、气道评估困难的。

        罗主任要求特别严格,每听完一例特殊病人汇报,都会问那位医生,例如“病人主动脉瓣狭窄,开胸前你全麻的管理重点是什么。”

        那个人说“控制心率,保证心输出量,注意器官保护和液体管理,避免出现心衰。”

        罗主任并不满意“照本宣科,病人合并高血压,下肢深静脉有血栓,这些都是高危因素,刚才怎么不见你提周三下午科里都有讲课,每月一次复杂病例大讨论,去年禹明做过一个体外循环麻醉管理的课件,这周让他给你们上一次课。”

        早会氛围一紧张,下早会时学生们静悄悄的,去更衣室的路上,几个爱说笑的师姐都比平时收敛。

        禹明被罗主任叫走了,他晚上喜欢在阅览室发邮件和查文献,但他在医生办公室也有办公桌,就在第三排,跟林景洋、刘玲师姐的在一起。

        舒秦把带来的早餐拿过去,没有他桌子和柜子的钥匙,只能放在桌面上。

        给他发条微信。早餐在你办公桌上,记得吃。

        他马上回了。好。

        舒秦到十八间去,禹明似乎打定主意让她熟悉普胸麻醉,还是派她到去普胸外科手术间,可是他没进来,带她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曹教授。

        曹教授进来的时候还很正常,一听说她叫舒秦,就露出点好奇的样子,带教的时候不时看她几眼。

        舒秦想起刚才在早会上就几个师姐师兄打量她,有好奇的,也有微笑的,怎么都觉得氛围不对。

        舒秦忍不住在心里猜测,难道她和禹明谈恋爱的事他们知道了昨晚在停车场她上禹明的车,旁边好像也有几个本科老师准备开车离开,大概是看到她在禹明的车上。

        不过就算知道了没关系,她反正很坦然。她安安静静地做着术前准备,一如既往地细致认真。

        曹教授教养很好,也很有专业素质,接下来并没有说闲话,专心带她诱导。

        中午她到食堂吃饭,路过茶水间,里面有两个人在说话,像是别科的老师,声音上了年纪。

        “昨晚我还以为禹明开玩笑的呢,原来真的啊,古老师,我就奇怪了,你们怎么总想给禹明介绍女朋友,难道就因为他条件好。”

        “一来他也该找女朋友了,二来他也算我们看着长大的。他妈妈也是我们医院的医生,叫卢媛,长得很漂亮,当时追求她的人可多了。后来她跟it精英结了婚,这个人一路做到上市公司老总,两人也就恩爱了十几年吧,这男的有了婚外恋,要跟卢媛离婚,因为卢媛抓不到出轨的证据,最后财产只分割了一半,没多久卢媛得癌症就去世了,这些财产就都留给禹明了。不过这又怎么样,禹明从十几岁起就一个人生活,心里不知道有多恨他爸爸呢。”

        舒秦驻足片刻,到食堂打饭,坐下时隔壁桌的人本来在说话,一看到她就说“舒秦。”

        舒秦看过去,是几个师兄师姐,刚要坐到那桌,盛一南和吴墨来了,他们跟那边说声抱歉,重新拉着舒秦坐下,彼此对望一眼,忍不住问舒秦“搞半天你跟禹总谈恋爱了”

        舒秦微笑着没作声。

        盛一南似乎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昨晚我跟吴墨他们猜了好半天,怎么也想不到禹总的女朋友是你,可昨晚都有人看到了,今早还在说。”

        就知道这件事根本就瞒不住,舒秦给他们夹鸡腿,淡定地说“能不能说点别的事。”

        “太久没新闻了,就算别的科不讨论,我们科可新鲜着呢,刚才我还看到王姣姣他们几个说这事,他们不相信禹总的女朋友是你,都说一定搞错了,因为禹总根本没心思谈恋爱,不可能突然就有女朋友。后来不知道怎么说到禹明的妈妈,有人说还见过禹明妈妈的照片。”

        舒秦皱了皱眉。吴墨看出舒秦不想说这事,问她“舒秦,你们什么时候比赛”

        “下周吧。”周末白天在家就翻译了一页病志,今晚到疼痛病房继续。

        “早上我看到王姣姣给科教科打电话,那架势简直志在必得。这段时间你得好好准备,小心她故意作点什么妖影响你比赛的情绪。”

        “嗯。”

        “我那还有一本专业词典,你要不要”吴墨前后麻烦过舒秦好几回,尽管知道舒秦不计较这些,但只要有机会,就总想着拿什么回应。

        舒秦点点头。“吃完饭跟你过去拿。”

        吃完饭从食堂出来,三人往更衣室走,正好王姣姣和别的同学过来。

        王姣姣一看到舒秦就挪开目光,另外一个女生好奇地看着手机里的东西,低声说“本来不觉得像,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舒秦是有点像禹总的妈妈,都很漂亮,就是校刊上面照片有点模糊。”

        舒秦都擦过王姣姣身畔了,又停了下来,正要冷脸问她什么意思,这时转角过来两个人,朱雯手里拿着资料,应该是刚从病房回来,禹明穿着白大褂,脖子上挂着听诊器,两人应该听到刚才的话了,都望着这边。

        朱雯一脸见鬼的表情“舒秦跟卢阿姨像还能更鬼扯一点吗”

        禹明径直走到王姣姣和那个女生面前“刚才谁t放屁”

        他语气里透着一股阴雨欲来的气势,王姣姣和那个女生都吓得不敢说话了。他一字一句,冷冰冰地说“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谁像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