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52章

第52章

        舒秦望着门口,禹明几乎立刻就过来了,        顾飞宇估计还有些发怵,        没有一起出现。

        罗主任让禹明自己再评估,        禹明接过探头,先是看声窗里的二尖瓣区域,        接着便评估整个左室功能,罗主任说“各方面指标都比预期要好。”

        赵主任带领同组医生关胸,开玩笑地说“禹明刚才不是特意躲出去了吧”

        禹明调控着几管心血管药物的泵注速度,听了这话笑了笑。

        一个年轻点的胸外科医生尽情调笑“要不怎么说是发小,        顾飞宇吓得不敢进来,        禹明也跟着紧张,以前比这复杂的情况没少见,        没见他这样过。”

        舒秦看着禹明,他面色比刚才好了一点,但还是没吭声,顾伯伯的心脏刚经历一场手术,        脆弱犹如新剥离的血管,为了帮它渡过术后最危险的时期,        禹明一来便用药物精确地调控        “前负荷”和“后负荷”。

        舒秦来回对比着药物输注速度和监护仪上的指标,术中有罗主任掌控,        术后有禹明接手,        循环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大的波动。

        她看着眼前这两座“高山”,        虽然钦佩,但也没让自己继续分心,        马上到电脑前补充禹明刚用的那几管药的药名和剂量。

        手术已经接近尾声,助理拿来配好的术后镇痛泵和呼吸囊。

        关胸过程基本没出现大的渗血,其他指标也都平稳如前,手术室紧绷的氛围轻松了不少,罗主任跟赵主任聊了几句,就让另一个学生整理tee的器材,转过身一看,舒秦在认真写麻醉记录。

        “舒秦是第一次进体外吧。”

        舒秦笑答“嗯。”每回见到导师她都有点紧张,当时她之所以报一院,就因为罗主任是知名的麻醉专家,可是罗主任平时主要负责科室管理,很少待在临床一线,今天她还是第一次跟导师做麻醉。

        罗主任望了望电脑上的麻醉记录单,见记录得一丝不苟,颔首“很不错,你才第一次跟体外,很难有什么体会,要对心脏的整体保护有个大致了解,起码要轮转半年以上,我记得你师兄当时就没日没夜泡在手术间,所谓的经验就是在无数次临床实践中打磨出来的。”

        罗主任说一句舒秦就点一次头,即便在济仁,能“专精”到禹明这种程度的也不常见,罗主任爱才的名声在外,常拿禹明来规范其他学生。

        总归一句话,“向你师兄学习。”

        她乖巧地垂下眼睫“主任,我都记住了。”

        禹明在前面听了,忍不住扭头看舒秦,罗主任又对禹明说“我还得去盯学习班的事,一会就不送顾主任了。”

        “我早上把会议课程表发您邮箱了。”

        “专家们课件题目都发过来了”

        “齐了,但根据往年的情况,临时还会有变动。”

        罗主任走到一边用消毒剂喷了喷手,开门时说“我先看看。”

        手术做完了,工人师傅推了转移床过来,挪动顾主任时,外科医生和巡回老师各就各位,舒秦习惯性地站到头部,禹明拉她到自己身后“你拿呼吸囊就行了。”

        舒秦第一次不用干重活,颇有点不适应,各人忙着将顾主任移到床上时,她像个上级医生似的杵在旁边围观,好在大家忙着整理监护仪的线路,都没说什么。

        到了胸外科icu,那里的医生护士都跟禹明很熟的样子,禹明跟管床医生交完班,就对舒秦说“我还要在这观察一会,要不你先回去”

        舒秦说好,忙了一上午,眼看到饭点了,她得回食堂吃饭,禹明估计又随便拿盒饭来应对。

        她叮嘱他“晚上我还和刘阿姨送吃的过来。”

        禹明说“明天就竞赛了吧”

        一提到这事舒秦心跳就微微加快,深呼吸,点点头。

        “今晚你别去疼痛病房了。”

        她微讶“那谁去收样本”这还是禹明第一次明目张胆地给她特殊关照。

        “有人去,这边你也别过来了,现场提问很刁钻,今晚你再巩固巩固。”

        “知道了。”她打量禹明,他的眼睛黑而沉,经过这几晚的煎熬,眉间的疲色特别明显,说话的时候他看了好几次顾伯伯的监护仪。

        “那我先走了。”她不想让他分心,抱着呼吸囊往门边走,再回头时禹明已经走到顾伯伯床边,她有些遗憾,明晚竞赛现场他多半不可能来了。

        晚上下了班,舒秦到禹明家安排饭菜,一进门刘阿姨就告诉她黄教授在客房睡觉,说黄教授两天两晚没合眼,血压都飙上来了,顾飞宇担心黄教授出问题,下午亲自把母亲“押”过来了。来了以后黄教授睡不着,禹明又临时开了点催眠药送来。

        舒秦轻手轻脚从厨房出来,路过客房时听见里面很轻微的鼾声,都不是铁打的人,熬了这么久,黄教授这一觉睡下去,怎么也得后半夜醒来了。

        舒秦本来还打算到禹明书房里练听力,可是一想到顾飞宇晚上多半也会过来休息,万一顾飞宇也在这里睡下了,多少有点不方便,只让刘阿姨给禹明他们准备好饭菜,就回了宿舍。

        出来时给禹明发了条微信。我拿了你的降噪耳机。

        禹明过了十分钟才看到这条信息,很简短地回。好。

        舒秦推开门进宿舍,盛一南蹲在床边刷手机,刚洗了头,毛巾还搭在肩膀上,听她回来扭头一看“咦,你今天晚上不用去疼痛病房”

        “明天要比赛了,我让王南师兄帮我收样本。”

        盛一南一拍大腿“是哦,正要跟你说这事,你看王姣姣的朋友圈。”

        “王姣姣”

        “她说她很紧张,在朋友圈号召她高中同学去给她现场加油,说赛后请吃大餐。”

        舒秦纳闷“万一要是比得不好,岂不在高中同学面前丢一次脸”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明晚观赛的除了评委,还有院领导和研究生院的院长,就算成绩不好,人缘好也能在校领导面前刷一波好感,大家都在医疗系统混,以后领导只记得这个学生很眼熟,哪还记得分数,王姣姣太懂套路了,我猜她要么是受了戚曼的刺激,要么就是她爸妈告诉她的。”

        “戚曼怎么了”

        “内科的同学组织晚上去现场给戚曼加油啊,我估计人不会少,舒秦你都不在科里张罗这件事,都没几个人知道,不过你放心,我和吴墨肯定会去的。”

        舒秦拍拍脑门,这几天为了顾伯伯的事忙得人仰马翻,哪有时间在科里给自己做宣传,连最希望去现场的那个人也去不了,就算号召师兄师姐去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想到这,她进入戚曼的朋友圈,最近一个礼拜戚曼只转发了一条官方通知。

        打开那个链接,原来一院要从各临床科室选两名形象好气质佳的医生拍宣传片,留言区有不少本院职工留言。

        禹明。这条点赞最多。

        有个人说什么情况把我们骨一科的大帅哥顾飞宇摆在哪了。

        另一人回顾飞宇,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是你小号。

        舒秦看留言时间,一个礼拜前了,那时候顾伯伯还没出事。

        接下来是别科医生的名字,男医生女医生都有,每个名字都有人点赞。

        翻到下面,有个人说,学生可以参选吗,我们内分科的戚曼气质很不错。

        接下来一个是吴墨的头像,舒秦舒秦舒秦这条也有二十几个人点赞。

        后面很多五花八门的提名。最底部,王姣姣。这条有一个人点赞。

        无不无聊啊,舒秦关掉页面,快八点了,忙戴上耳机温习。

        第二天舒秦比平时提前半个小时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给禹明发微信。

        顾伯伯怎么样了。说完就把手机扔到床头,去卫生间洗头洗澡。

        出来后手机有个未接来电,是禹明打过来的,舒秦忙拨过去,不知禹明是不是又忙去了,没接她的电话。

        舒秦打算一会再拨,趁这功夫,她到镜子前擦干头发,用吹风机仔细吹干,按照比赛规定,参赛者只能穿白大褂,但她觉得头发应该好好洗一洗。

        梳好头,她又摸出之前去年过生日买的一管口红,买了快一年了,也不知道过没过期,上一天班,每回临下班的时候气色都比早上差一点,口红是橙红色,可以用来提气色。

        摸摸索索弄到一半,盛一南起床刷牙,两人一起到科里,禹明还是没来,科里平时就属他加班加得最多,记假本上积累了n多天假,之前从未休过,这次倒是连休了两天。

        罗主任看人来齐了,负着手站在示教室中间“交班吧。”

        禹明电话打过来了,舒秦忙按了电话。

        在交班。顾伯伯没事吧

        没事,你别担心,先交班。

        舒秦放了心,如果顾伯伯接下来两天都平稳,很快就能转回普通病房。

        忙了一天,比赛时间是七点,地点定在新教学楼四楼综合大教室,六点钟手术还没做完,舒秦跟上级老师请了假,随便到食堂买了两个馒头吃了就往教学楼去。

        还在等电梯,吴墨和盛一南追出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同学,有实习的,也有师姐师兄。

        “舒秦你怎么都不等我们啊。”

        舒秦看出他们打算去给她加油,有些不好意思“今天手术太多,怕你们没忙完,就没叫你们。”

        吴墨说“总怕给别人添麻烦,可是我们都约好了要去给你加油的。”

        电梯来了,舒秦微笑着任他们簇拥她往里走,电梯里好些同学,各科室的都有,七嘴八舌地,都在讨论今晚的比赛。

        到了综合大教室,环形阶梯状座位已经快坐满了,四个附属医院的学生都来了,一部分本着学习的目的来观摩,另一部分是来加油的。

        盛一南示意舒秦看东边的角落,坐了几十人,个个很陌生,仔细瞄了瞄,其中一个还举着精心准备的亮灯牌。上面写着一院王姣姣加油。不用说,这是王姣姣的高中同学。

        一院内分泌戚曼名字出现的频率也很多,怕影响打分,比赛过程观众席全程禁止说话,要给选手加油只能用这种方式。盛一南说“我听隔壁的内科师姐说,最近好像有几个男生在追戚曼,除了我们医院的,还有别的单位的。”

        舒秦一望,还真有几个人以前没在医院见过。突然有人说“戚曼加油。”来给戚曼加油的确实不少,这人一喊,观众席上的附和声如潮水般涌起。

        西边这块有几排是给舒秦加油的,人倒是不少,就是大家整天泡在手术室,出来一趟很麻烦,也没准备牌子,几个师姐临时从隔壁教室拿来一块黑板写了舒秦加油,虽然有点寒酸,但舒秦还是觉得特别暖。

        两位主持人说话了“请参赛选手到这边电脑来抽号。”一个是研究生办的老师,另一个是科教科的办公室秘书。

        为了防止作弊,每次都是到现场决定比赛顺序。舒秦下来时碰到戚曼,戚曼今晚画了个很清淡的妆,看到舒秦便笑了笑。

        入场高峰期到来,离比赛只有几分钟了,人越来越多,评委们也陆续入场,观众席一片喧哗,无论主持人怎么提醒,反正静不下来。

        主持人看看时间“比赛要开始了,请大家保持安静。”

        舒秦看看电子屏上的时间,只有三十秒了,本来不紧张,一瞥之下喉咙开始发干。

        为了保证比赛纪律,工作人员正要关闭大门,外头忽然又来了几个人,前面那个穿件衬衣,插着裤兜。

        舒秦胸口猛的一跳,观众席本来安静下来,又议论起来。

        禹明走到靠门边的观众席,也没坐下,望着舒秦,对身边的王南说句什么,王南打着呵欠,和其他几个同门,一齐在禹明身后拉开一条红色的迷你横幅。

        一院舒秦加油。

        舒秦错愕了几秒,忍不住微笑,身边不知谁的笔掉到地上,那人忙弯腰去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