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54章

第54章

        舒秦从卫生间出来,听了这话,        真想过去捂他的嘴。

        “口语扣了两分又怎样,        难道不是第一名”

        “是并列第一”话说到一半,        忽然感到脊背一阵发凉,扭头一看,        舒秦睇着他,他旋即改口,“表现挺不错的,今晚竞争太激烈了。”

        舒秦唔了一声,        这还差不多,        虽然有敷衍的意味,至少知道“悬崖勒马”了,        上下扫他两眼,发现他衬衣下摆散着。

        “要洗澡吗”她扭身就走,“我到外面等你。”

        “我洗澡很快啊,五分钟就洗完了。”

        她诧异地停步,        难道要她留在房里陪他洗澡,可是别忘了,        外面还有一个刘阿姨。

        念头闪过,刘阿姨本尊过来敲门了“禹明,        舒医生,        我走了。”

        舒秦打开门,        刘阿姨正用纸巾擦胖脸上的汗水“冰箱里留了吃的,回头你们要是饿了,        用微波炉一热就行了,脏碗筷放到洗碗槽里,明天我再来干活。”

        舒秦忙点头“刘阿姨辛苦了。”

        刘阿姨相当识趣,背上自己的小挎包,风风火火地走到玄关,大门一关,家里安静下来。

        禹明走到舒秦身后“那我洗澡了”

        舒秦目光闪烁“哦。”

        禹明在她后头拉开浴室门,澡还没洗,但他身上已经开始冒汗。

        舒秦隔门而立,浴室里水声哗哗,每一个响动都透着暧昧的意味,热气从门缝下面蒸腾出来,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变得潮湿,而她脸红心跳,不知发了多久的呆,手机响了。

        是盛一南发过来的,问舒秦周末订位子的事。

        舒秦回了信息,突然想起刚才忘了告诉爸妈今晚的事了,忙给爸爸打过去,响了几声,爸爸接了,心情很不错的样子“我和你妈妈刚散步回来,正要跟你汇报今天的步数。”

        舒秦说“爸爸,我通过学校里的公派交流考试了。”

        电话那头一默,爸爸像在消化这句话里的信息,过片刻,妈妈倒是先说话了“遥控器放哪了你在那里发什么呆。”        大概在客厅里走动,妈妈的声音离得有点远。

        爸爸开口了,因为太过激动,有点语无伦次“秦宇娟,你快接电话,秦秦说她通过她们学校的公派考试了。”

        寂静了几秒,拖鞋声啪嗒啪嗒急奔过来,电话里一阵杂音,妈妈似乎又惊又喜,一拿过来就问“什么时候的事真的怎么都没听你说过。”

        舒秦甜蜜地微笑“就今晚,怕你们跟着紧张,之前也没告诉你们。”

        爸妈乐成一团“哎哟,这真的是太好了,去哪里呀,什么时候去这么好的事,必须庆祝一下,周末回家吗,你都想吃什么,爸爸去买。”

        舒秦掩不住满脸的笑意,一家人过得平淡朴实,经常因为一点小事感到满足,这消息无异于一个欢乐炸弹,爆炸过后,幸福的余韵能让爸妈开心一整年。

        爸妈又问了几句交流的细节,愈发高兴,妈妈说要把这个消息发朋友圈,爸爸很豪气地说要去海鲜市场买点鲍鱼回家做,舒秦笑眯眯听了一会,扭头看浴室,禹明还没洗完,一句话突然从心底冒了出来,“爸妈,我周末可能会带一个人回家。”

        这时,浴室门开了,一股青柠味的沐浴露香气扑鼻而来,舒秦余光瞥见禹明,马上又改了主意,要不还是跟禹明商量好了再跟爸妈说吧,于是改口说“周末是得多做点菜,这段时间我复习得老辛苦了,还有爸爸,记得买一点水果,周六我一早就回家。”

        爸爸高兴极了,没往深处想“想吃什么水果,爸爸都给你买回来。”

        禹明在后头耐心等舒秦讲电话,开口“叔叔,还是阿姨”

        舒秦回头看禹明,经过水蒸气的清洗,他眉宇间仿佛有种耀人的光芒,也许是准备直接睡觉了,他的身上穿着睡衣,舒秦从来没见过禹明这副模样,觉得特别新鲜,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好一会,收好手机“告诉我爸妈比赛的事。”

        禹明将毛巾扔回洗手台,拉过她的手就往床边走“两天没睡觉,挺累的,你陪我躺一会好不好。”

        语气像在商量,手却握得很紧,舒秦抽了两下没成功,只得跟他走到床边“我这衣服可穿了一天了,会弄脏你们家床单的。”

        “大不了明天再换。”

        他掀开被子,拉着舒秦倒到床上。

        她心跳得差点从胸膛里蹦出,他身上的热气仿佛能透过衣服直抵她的肌肤,令她脊背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她说服自己,反正就陪他躺一会。

        禹明用自己的下巴抵着她的发顶,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低头看了看,那抹橘红就在眼前。

        他盯着她的嘴唇看了几秒,伸出手指,在她嘴角边擦了擦“你这个地方没涂匀。”

        舒秦本来紧张得闭着眼睛,听了这话睁开眼“什么”

        “我说你的口红没涂匀。”        声音一低,吻过去。

        舒秦感觉自己嘴角被他舔了一口,又舔一口。

        他每舔一下,她的心脏就是一缩,舔到后面,她的心脏恨不得缩成一团。

        可是他还不停口,她搂着他的脖颈,渐渐觉得光靠鼻子呼吸不够用了,只能微张着唇来喘气。他察觉到她这个动作,仿佛觉得这是一种邀请,立刻低下头来咬住她的唇,顺势又撬开她的牙齿,开启新一轮入侵。

        她努力让自己跟上他的节奏,跟上回比起来,他的进步简直神速,每一次轻柔的辗转、每一次强势的舔吻,都让她心动不已,她慢慢深陷于这份亲密,全身的感知器官都集中在与他相贴的那一部分,耳畔明明那么安静,两人身上的热气却能让整个房间都热起来。

        禹明起先一心一意捧着她的脸颊亲吻,然而,身体深处流动的热流让他很快便不满足于这种程度的亲昵了,他睁开眼看她,她额头上冒汗了,脸颊因为发热透着一种淡淡的水粉色,眼睛半睁半闭,里面像盛满了琥珀色的美酒。

        他心跳难以自抑,一只手撩开她衣服的下摆,试探着往上游去。

        舒秦立刻有了察觉,忙捉住他的手,他的唇还贴着她的,定定跟她对视,黑眼珠上氤氲着欲望的漩涡,仿佛在问她可不可以。

        舒秦挣扎着问自己,这好像不是什么难为情的事,两人相爱,也都特别享受这份亲近,可是她身上穿着牛仔裤,而且还没洗澡。就算要“那个”,能不能挑个理想的时间。

        就是这么一犹豫的工夫,他已经翻身压住她,她紧张地用手抵着他,想要摇头,至少也要洗个澡。他埋头摸索了一番,突然松开她的唇,声音哑得厉害,低哄她“你那个怎么解开。”        胸罩太紧了,他找不到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