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56章

第56章

        禹明拽她出来“别管他们了。”

        舒秦压低嗓音“是顾飞宇和黄教授”

        说话时紧张兮兮的,搞得禹明也笑了,        他上下打量她,        舒秦身材在女生中算高挑的,        但这睡衣对舒秦而言还是太宽大,裤腿堆在脚踝,        有一种稚气的可爱,他将她拉到怀里,低头替她挽袖子“黄阿姨回家了,是顾飞宇和朱雯。”

        舒秦松口气,        还好不是黄教授。

        “那我出去打个招呼。”

        禹明替她挽好一边,        又挽另一边“理他们干吗啊,雯姐马上就走,        顾飞宇今晚睡沙发。”

        他说话时呼吸拂过她的额发,舒秦觉得又热又痒,稍稍偏过头,低头任他替她拾掇        “明天早上出去总会碰到顾飞宇,        躲在房里说不清楚。别忘了我的鞋还在玄关,万一他们看见了,        更容易误会了。”

        “没让你躲,就是太晚了,        懒得理他们。而且有什么说不清楚的,        你本来就是我女朋友,        女朋友过来,有什么好奇怪的。”

        何况这周末就要见她爸妈了,        一想到这个他就心情愉悦。

        舒秦说“你这么一说,就更没必要躲了,他们也许早就猜我在房里了,我这就换衣服出去。”

        禹明眼见她进了卫生间,光明正大的交往,的确没理由拦着她,他走到床边,闷闷地一头倒下,今晚本来还想找借口让她睡在主卧,看来是不可能了。

        舒秦换衣服很快,出来见禹明躺着不动,拉他起来“一起去打个招呼。”

        禹明只得起来,随便找了两件衣服,换了出去。

        顾飞宇和朱雯在客厅里研究吃的,听到开门声,一齐看过来,看清是谁,吃了一惊“舒小妹”

        舒秦笑着走过去“顾师兄,朱师姐。”这几天顾飞宇瘦了不少,朱雯精神也比平时要差。

        顾飞宇震惊过后,终于想起来看禹明,后者面无表情望着他。

        顾飞宇一个激灵,出于求生的本能,马上转移话题“舒小妹,顾师兄还要好好谢谢你,这几天为了我爸的事,你又是送饭又是买水果的,都把你累坏了。”

        舒秦笑答“顾师兄,你都谢了多少回了,晚上怎么样,顾伯伯拔管了吧。”

        顾飞宇长叹口气“明天就能转回普通病房了,老头这一病,一家子人仰马翻,我妈差点也跟着我爸一起住院,还好手术顺利,不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听说你晚上去竞赛了真不好意思,本来要过去给咱们舒小妹加油的,顾师兄这边忙不开,结果如何都顺利吧。”

        禹明在舒秦身边坐下,淡淡说“我刚同她比赛回来,得了第一名,一高兴就多说了几句话,害得她现在回不了宿舍了。”

        舒秦纠正他“是并列第一。”

        禹明看着她“并列第一也是第一。”

        顾飞宇乐了“咱们舒小妹真棒,你看禹明多为你骄傲。要不这样,等下个礼拜我爸出了院,顾师兄请客,一来正式谢咱们舒小妹一回,二来庆祝咱们舒小妹争取到交流名额。”

        禹明替舒秦答应“行啊,那就定孟记,舒秦爱吃海鲜。”

        舒秦抿嘴笑,孟记是本市最有名的海鲜酒楼之一,人均消费高得令人咂舌,顾飞宇不告而来,禹明摆明了在泄私愤。

        顾飞宇二话不说就点头“只要舒小妹喜欢吃,去哪都行。”他知道禹明现在杀了他的心都有,亡羊补牢为时不晚,摆出一副任凭宰割的姿态。

        朱雯本来在嗑瓜子,听了这话冷不丁说“如果是孟记,那我也要去。”

        顾飞宇“晚上我妈还在唠叨朱叔叔和邓阿姨,说这次多亏了这些亲友,否则这关太难过了,内分泌和骨科的那些老同事也来看过好几回,禹明就不用说了,等过些天我爸好些了,都一并致谢,第一个就请朱叔叔和邓阿姨。”

        朱雯愉快地拍手“那就这么说定了。对了,禹明,你家有剩饭吗,我才下台,饿得都有点低血糖了。”

        舒秦忙说“有,刘阿姨特意留了饭菜在冰箱,正好禹明忙得太晚,也没吃饭,朱师姐,你在这坐一会,我去把菜放到微波炉里热一热。”

        朱雯拦住她“不用麻烦,我自己来就行,顾飞宇,你来一口吗”

        顾飞宇“别别别,你们都坐着,我来热。”

        过不多久,顾飞宇从厨房里将热好的饭和汤端出来,舒秦不饿,坐到桌边看他们吃,顾飞宇和朱雯简直像饿虎扑食,禹明也吃得不少。

        朱雯埋头狂吃了大半碗饭,好不容易缓过劲,端着一碗西红柿炖牛腩汤,无限感慨“那时候我们住在老院区,家里大人因为上班太忙,没几个在家做饭的,人生中第一次下馆子,好像就是禹明请我们去的,我记得当时有道菜就是西红柿牛腩汤。”

        顾飞宇“还是雯姐记性好,我都不记得点过什么了,就记得老板怀疑禹明的钱是从家里大人那偷来的,死活不肯接他的单,小子那时候比我还会说,当着老板的面给家里阿姨打电话,后来熟了,老板才知道我们都是医院职工子弟。”

        朱雯又说“何止吃饭,我们还一起做作业,你们自己不写,就知道看动画片,然后等我写完了,再抢了我的作业到一边抄,说起这事我就想叹气,你和禹明高中之前的成绩屎一样。”

        舒秦好奇地看禹明,光听顾飞宇这么说,实在想象不出来禹明小时候的模样,来他们家这么多次,一张他小时候的照片都没见过。

        禹明不干了“雯姐,这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顾飞宇坏笑“就是,人家现在有女朋友,不让我们当着舒小妹的面揭他的短。”

        朱雯擦擦嘴“舒秦一看就吃禹明这一款,不管我们说什么,反正影响不了禹明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也许舒秦就爱听这个。”

        顾飞宇说“是吗,舒小妹那我下回多说一点这小子的光辉事迹。”

        舒秦胳膊搁在桌上,点点头“好啊好啊,想听。”

        禹明“想听下次我自己跟你说。”

        顾飞宇筷子一拍“别忘了我和雯姐都是单身狗,你小子虐狗注意点场合行不行。”

        禹明目光扫过去,顾飞宇想起刚才的事禹明还没跟他算账,立刻闭嘴不说话了。

        禹明当着两人的面对舒秦说“宿舍门是敲不开了,医院里的宿舍太吵,只能在客房将就一晚。”

        又问朱雯“雯姐,要不你跟舒秦一起睡客房”

        朱雯摆摆手“值班室睡惯了,到别人家睡觉会失眠,而且明天早上得大查房。”

        禹明跟舒秦一起到厨房洗碗,顾飞宇给胸外icu打电话问父亲的情况,

        朱雯吃完了饭,一分钟也没多留,千恩万谢告辞而去。

        客房就在主卧对面,打开灯,床单换了新的。在房里收拾一会,禹明仍旧把那套她脱下的睡衣给她送来。

        安置一番,禹明不肯走,舒秦也没催他。

        在他吻着他的时候,她极轻地说“禹明,我想看你小时候的照片。”

        禹明闭着眼睛吻她,低声答“我也不知道放哪了,明天给你找。”

        顾飞宇老老实实躺到沙发上,见禹明总算出来了,即刻翻身坐起,不等禹明开口,主动上交钥匙“我错了,我不是你的好兄弟,不,我他妈不是人。”

        如果他带女朋友回家的时候禹明跑来捣乱,他估计能把禹明揍死。

        禹明毫不客气没收了钥匙“还他妈知道自己不是人,我就不骂你了。刚才打电话,顾伯伯怎么样。”

        “别的都挺好,就是有点胀气,小陆开了点药,看看明早情况怎么样。”

        禹明略微放了心“一点多了,我去睡了,舒秦在客房,你上厕所别乱跑,警告你,活动范围仅限于沙发。”

        真没人权,顾飞宇委屈地搂着空调被“草,我不上厕所,憋着总行了吧。”

        禹明回到房里倒下,还想给她发短信,又怕影响她睡觉。

        搁下手机,关了台灯,只要一想到舒秦就在对屋,他就像躺在被太阳晒暖的沙滩上,暖洋洋的,这感觉很奇妙,母亲走得太久了,他都快忘了家里有人陪伴的滋味了,以前黄阿姨和顾飞宇也在这睡过,只有今晚这么踏实。

        他闭着眼睛,因为太累,很快就睡着了。

        熟悉的梦又来来,起初跟平时一样,冷雨黑夜,孤舟一叶,他漫无目的地划桨。

        在海上漂久了,不知将去往何处。耳畔是平缓单调的波浪声,天地间寂寥得只剩他一个人,后来他划累了,倒到船上看头顶的黑色穹窿,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密不透风的暴雨极重地压下来。可是这回不一样,这艘载着他的船悠悠然泊进了港湾,海浪起伏中透着温柔的意味,乌云散去,是漫天星光。

        第二天,舒秦差点睡过头,要不是禹明在外面敲门,还不知睡到几点,她匆匆忙忙洗漱了,禹明和顾飞宇在客厅等她。

        她背着包跑过去,怪不好意思地说“忘记定闹钟了。”

        顾飞宇忙着接胸外icu的电话,用眼神冲舒秦打个招呼,禹明递给舒秦一杯纸盒牛奶“拿着路上喝。”打量她,她睡得太晚,眼皮微肿,双眼皮的褶皱被撑开了,又白又嫩,有种奶酪的质感。

        舒秦跟在他们两个后面出了门,趁他们俩说话,打开昨晚看过的购物车看了看,临睡前选的那几套睡裙,现在看又不满意了,去商场觉得太贵,买的时候也不好让别人做参考,真是纠结。

        到了科里,禹明交完班就去胸外icu,舒秦直接进手术间了,不少同学知道昨晚比赛的事,都向舒秦道喜。

        禹明从胸外icu回来,到主任办公室去。科里几个负责人都在,罗主任在接电话,一见禹明就说“医务部和科教科打电话过来了,上午要落实我们这次学习班的工作安排,得尽早把议程打印出来。”

        禹明到电脑前打开邮箱“我都排好了,现在就可以送到医务部去。”

        曹教授说“禹明办事效率高,昨晚就发给我了,我核对过了,罗主任再签个字就行了。还有医院要拍宣传片,我们科也有女学生报名,宣传科推禹明做外科系统的代表,刚才还说让禹明过去拍照片,如果禹明过去,两件事正好一起弄完。对了,还有中级干部竞聘,医院已经出通知了。”

        罗主任问“科里都有哪些教授报名。”

        “您今年不是要竞聘副院长吗,除了您,中级干部这一块,目前为止就报了章副主任。”

        罗主任点点头,林景洋含笑敲门“罗主任,这是三甲的终审核心制度,您签个字,我这就送到档案室存档。”

        罗主任问林景洋“景洋,你把你准备的心脏麻醉病例一起发给禹明,让他提前安排到病例讨论专场。”

        林景洋看看禹明,禹明一直在用收发邮件。整个心脏麻醉学习班,大部分事务都归禹明负责。

        林景洋淡淡笑着说“禹明,你查收一下我的邮件。”

        禹明看着电脑,点点头“好。”

        两人办完事情,从主任办公室出来,禹明按了电梯,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电梯门缓缓在面前合上,光滑的镜面映照出两人穿着白大褂的修长身影。

        眼看要合拢了,好几个女生跑过来,王姣姣像是昨晚因为比赛的哭过了,眼睛肿肿的,没精打采地说“林师兄,禹总。”

        林景洋环顾一圈,纳闷地笑“你们几个这是去哪”

        有个女生不好意思地弄了弄头发“我们几个报了宣传片,医院通知我们去拍照看看效果,刚才特地请了假出来,禹总和林师兄别笑我们,我们就是去凑个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