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61章

第61章

        回到家里,不到十点。

        两人没说话,        禹明握着舒秦的手就往主卧走。

        离门越近,        舒秦心跳越快。

        走到一半时,        舒秦觉得自己要喘不上气了,左右一顾,        急需找点什么缓冲缓冲,于是停下脚步,对禹明说“不是要换床单吗。”

        禹明思维空前迟钝,过片刻才答“啊,        怎么了。”

        “床单晾在外面。”

        禹明心不在焉看向客厅,        本是随口一说,阳台上居然真晾了东西。

        舒秦提醒他“拿下来才能换。”

        “那你等我,        我去拿。”

        舒秦望着禹明的背影,怎么可以把“等我”说得这么自然,她用遥控器开电视,放下包才想起没洗手,        又去了客卫。

        回来后禹明还没出来,她佯装镇定到沙发上电视,        等了老半天,禹明依然在阳台上,        她有点奇怪,        只得起身去找他。

        “怎么了”

        禹明拿个扳手“这个升降摇手坏了。”

        真想骂人啊,        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个时候坏了。

        舒秦走到他身边,        握着把柄摇了摇,摇不动。

        她使出吃奶的劲再摇,还是纹丝不动。

        禹明本来憋着火,看到舒秦这副模样,忍不住笑了。

        “我房里还有床单。”

        舒秦瞥见他眸底的一抹笑意,缩回手,淡定地回房“那回房换。”

        禹明顺手又摇了一下,把手居然动了。

        舒秦吃了一惊“好了”

        “好了。”

        成精了吧,舒秦到他身边研究一番,无果,只得抱起床单,跟他一起回了主卧。有了上回经验,这回床单换得很快。

        禹明拉她到身前“刚才我问黄阿姨的话你听见了。”

        “你说什么了。”

        “我说明天去给你爸妈买东西。”

        “嗯。”

        “没别的要买的那我就按照黄阿姨发的清单买了。”

        “嗯。”

        “明天早上我先送你回家,接下来的事我来安排。”

        “嗯。”

        他笑了“怎么了。”除了一个“嗯”字,不会说别的了。

        她盯着他的喉结“刚才包厢太热了,吃的又多,血糖有点高。”

        禹明望着她,暖澄的灯光下,她的脸孔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力,裤兜里放着的东西烫得出奇,再盯着看下去,他担心那东西要着火了。

        他松开她“我也出了汗,我先去洗个澡好不好。”

        舒秦抬手抹抹汗,胡乱点头,他真像个移动热源。

        他向她保证“我马上就出来。”

        舒秦留在原地,脚仿佛被什么钉住了,让她本该干点别的,却连一步都迈不动。

        禹明一进浴室就那盒东西搁到洗手台上,打开花洒,本想直接淋浴,想起刚才阳台上古怪的升降架,唯恐再出幺蛾子,于是拿起盒子,认真研究。

        舒秦在外面也没闲着,给爸妈例行打了电话,又跟盛一南和吴墨确定了周日出去玩的地点。

        忙完这一切,她把包拿进房,打开拉链往里一瞄,那个装着睡裙的包装袋仿佛在闪光。

        感觉才过了两秒钟,禹明洗完出来了。

        她若无其事拉好背包拉链。

        他眉间还缀着水珠,望着她说“我给你拿睡衣啊。”嗓音很沉,也很柔和。

        舒秦抱着背包“不用。”我有,而且比你的好看一万倍。

        她垂着睫毛擦过他身畔,刚要推开浴室的门,就听见他的手机        “嗖”了一下。手机响了,这声音很熟悉,每回进来新邮件,他的手机就会发出这样的提示音。

        难道是旧金山那边来邮件

        国内虽然已经是周五晚上,那边却还是周四,工作时间发邮件很正常。

        舒秦手落在把手上,出于一种微妙的心理,回过头看他。禹明走到床头柜,解开屏幕。

        “iia”

        “汪教授的学生,问我下乡模块的事。”

        “戚曼”

        他面色很淡“对。”

        舒秦把包放到一边,朝他走过来。

        十点了,又是周五晚上,汪教授没这么工作狂。

        以前只是猜疑,现在几乎可以证实了。追戚曼的人数不胜数,从未见戚曼向别人示好,禹明这样的男人,是不是激发了她的征服欲。

        “她发了什么,我看一看。”

        他刚删掉那封邮件。

        舒秦先看屏幕,再看他“你删掉了”

        “对。”他把手机扔回床头。何止删了,还屏蔽了。

        “为什么要删”

        他皱眉,对方的邮件内容无可挑剔,上面还挂着汪教授的名义,以前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拉黑。

        “因为我觉得她挺烦。”

        舒秦看着床头的手机,如果她今晚不在这,他会这么痛快地删掉这封邮件吗。

        她试图让自己冷静,没有假设,不必假设,但至少这是个好机会,可以彻底将那个压在心里的疑问说明白。

        “禹明,你还记得第二次我们为什么吵架”

        禹明看出她脸色不太妙,早在心里问候了一百遍戚曼,每说一句话,都恨不得在脑子里来回琢磨好几回        “记得,我向你表白,你拒绝了我。”

        刻骨铭心的记忆,到老都忘不了。

        “不对,不是这个,当天晚上在疼痛病房,因为你跟我要戚曼的微信,我很生气。”

        这件事就像一根刺,时不时蛰她一下,要没有那晚的事,事后她也不会那么关注戚曼。

        禹明低头一想,草,没想到这件事直到现在她还耿耿于怀,当初自己为什么要病急乱投医,无异于自掘坟墓。

        她等着他的答复,两人的关系已经进展到了要见父母的程度,回想交往以来的种种,唯一的疙瘩就是这件事。

        早就想跟他说清楚,奈何她一直确定不了戚曼的态度,既然今晚连他也有所察觉,无疑是个难得的机会。

        要么连一个疙瘩都不留,要么即刻背上包打车走人。

        她瞅着他“我就想问你,为什么是戚曼,为什么不是别人。”

        禹明一愕“要不是她是你同学,我认识她谁啊。”

        “”        她没接话,当时加戚曼微信的时候,他曾大呼其名。

        他看出舒秦并不接受刚才的说法,理清思路“舒秦,那天早上,你同学在电梯里问我病人的事,顾飞宇说你当时脸色不对,就让我用戚曼来试你是不是吃醋,我没记住你同学的名字,后来去疼痛病房翻了内分泌转来的病例,才知道管床医生叫戚曼。在此之前,我只知道她是你同学,在那之后,她还是你同学。”

        舒秦还是没接话。

        他注视她的眼睛,语言何其苍白,如果心可以当面剖白就好了。

        “舒秦,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这么好,我就想跟你在一起。如果我对别的女孩有想法,为什么不去追求别人,非要死皮赖脸追你。”

        他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吗。

        舒秦抬眸,跟他对视上。

        禹明目光在她脸上摸索,她的神情温柔得让人想把脸贴上去。

        “这几年我没什么高兴的事,自从你进科,开心的记忆你占据了一半,年会上iia的事、疼痛病房的样本,你对我的事那么上心,请我喝果汁,给我带早餐,就连跟你吵架我都觉得有意思,要是没有你”

        他的生活会回归原点。

        他吞了声,这话近乎恳求,骄傲和自尊不容许他在她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舒秦立刻察觉到他目光的变化,遇到他之前,她按部就班地学习和生活,但命运自有安排,让她在恰当的时刻遇到了禹明。

        他这么耀眼,往后的岁月里,“戚曼”不会只出现一次。

        她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认真地说“禹明,我很羡慕我父母的感情,我希望我和我的爱人也如此。我希望你能忠诚地对待这份感情,我希望我们的感情生活里只有彼此。你听清楚了,我不要誓言,我要你把它当成信仰,如果你背叛我,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你。”

        禹明哑然,自从失去母亲后,这还是第一次,那种阔别已久的惶恐如潮水般扑来。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光听到“背叛”两个字都会让他心生强烈的恨意,舒秦的盼望,何尝不是他的执念。

        他想起晚上听到的一个说法,恋爱和婚姻不是一回事,别人他管不着,可是在他这里,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没有辜负,也没有背叛。

        他把她的手贴住自己的胸膛,一字一句说“好,没有誓言,这是信仰。”

        舒秦搂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吻他。

        他深深吻她,身上那种洁净的男性气息,一寸一寸将她点燃。

        热气蒸腾,舒秦发现自己肩膀和脖子上散发着淡淡的汗气。

        她还残存着一点理智,当她要被压到床上时,她小声说“我还没洗澡。”

        禹明无声地笑,她总是执着于这一点,他闭着眼睛继续吻她“要不我抱你进去洗。”

        舒秦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算了。”进去时不忘拿着包,洗完澡,她穿着睡裙照镜子,裸露出来的肌肤和曲线让她脸发烫,她深觉这样没法出去,隔着门叫他“禹明,帮我拿一套睡衣。”

        禹明在床上躺着,一只胳膊放在脑后,另一只手拿着那个小盒子,理论知识已经够充实了,实践经验一次都无。

        阳台上的升降衣架和戚曼的邮件已经给他留下了深深的心理阴影,舒秦那么注重细节,希望这东西不会掉链子。

        正琢磨着,听舒秦这么一喊,他从床上起来,找套自己的睡衣,递了进去“我在门口等你。”

        舒秦嗯了一声。

        里面窸窸窣窣,没多久,她穿着禹明的睡衣出来了,刚走两步,禹明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

        舒秦觉得自己像只被小孩抱在怀里的玩具熊,只得搂住他的肩膀,低头跟他对视        “禹明,你真无聊。”

        “我怎么无聊了。”

        “好好的路,不让我自己走。”

        他笑,一笑起来就特别好看,眉眼全都舒展开来,眼睛熠熠有辉“你走得太慢了,我帮你走。”

        两人滚到床上,她的长发散落在床单上,衣服的领口对她来说有些松,一动就露出白皙的肩膀和一截粉色蕾丝。

        “这是什么”

        她触上禹明好奇的目光,马上闭上眼睛,遥想上回穿牛仔裤被他拔萝卜的场景,从身到心都放松不少。

        禹明没等来她的回复,低头吻她的脖颈,另一只手到她胸前解扣子,柔粉色的睡衣随着雪腻的肌肤一起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