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62章

第62章

        禹明醒来时天还未亮,枕头旁是一张散发着香气的脸。

        茫然片刻,        他看向床头柜的闹钟,        时间还早,        不到七点。低头一望,舒秦睡得正香。

        胳膊被她枕在脑袋下,        许久未动,早就发麻了,两人体温将薄被烘得发暖,第一次觉得这张床如此温暖,        躺了一会,        他忍不住拨开她额头上的发丝,她还未醒,        呼吸又轻又缓,他凑近吻她,她的皮肤饱含了水分,像香甜的水果。

        他亲吻一阵,        舒秦终于有反应了,身体比意识更快苏醒,        她摸摸他的肩膀,闭着眼睛笑。

        他也笑“醒了。”

        舒秦昨晚坚持要将睡裙穿回身上,        滚了半晚,        肩带早挂到了胳膊上,        胸前的丰腴半掩半现,比袒露更诱人。他吻她的下巴,        吻她的脖子,身体蓄势待发。

        舒秦仍不肯睁眼,脸却红了“哎,你别吵,我还想睡。”

        “七点了。”他双臂撑在她头侧,重又俯身,到处探索,无尽温柔。

        舒秦睁开一条缝瞄瞄床头,蓝色ed灯,醒目的一排数字。

        按照昨晚商量好的,禹明先要送她回家,然后再回医院查房,而查房必须在八点左右进行。

        关键是,再不起床,爸妈的电话就要打过来了。

        还在跟困意作斗争,禹明开始往下探索了,舒秦拉过被子想要盖在身上,立刻被他阻止。

        她扭动身体“你让我再眯五分钟。”

        “你睡你的,我又不吵你。”

        这还不叫吵她痒得受不了,想滚到床的另一边去,可身体某一处被他轻轻咬住,腿也被架起来了。

        她即刻屏住呼吸,这样她还怎么睡。

        想要翻身压住他,奈何刚起床力气不够,等他开始正式帮她做准备时,她又羞又气,用力推他“你都不累吗。”都几次了,腰酸背痛的。

        他低头摆弄一阵,好不容易才将她光溜溜的两条腿绕到自己腰上,用行动告诉她“我不累。”

        她故意说“可是我累。”

        他哄她“你躺着别动,我来就好了。”

        舒秦实在太困,折腾一轮,险些又睡过去。

        禹明帮她穿好内裤和睡裙,看她懒懒的不肯起,连亲带吻“快八点了。”

        舒秦暗吃一惊,平时这个时候都打车准备回家了,她最怕爸妈问她在哪,忙睁开眼。

        禹明让她搂着自己的脖子,揽着她起床“我先送你回家。”

        舒秦坐起身,窗帘未遮严,一缕阳光透过帘逢射入屋内。她借着光线细细打量他飞扬的五官,总觉得白天的他跟夜晚有点不同,开口时她有点腼腆“你中午什么时候过来。”

        “差不多十二点吧。”怕她着凉,他给她披上睡衣。

        舒秦嘱咐他“你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好。”他俯身观察她,“你还疼不疼。”嗓音很柔和,语气也认真。

        舒秦懒得理他,这问题他刚才都问了一百八十遍了。进行的过程中问她,结束了还问她。

        她鼻子哼一声,在他的注视下走到浴室,从自己的收纳包里拿出i洗面奶和牙刷,准备洗漱。

        禹明看出舒秦没有很不适,略微放心,在她后面说“我不是担心你难受吗。”

        舒秦对着镜子撇嘴,担心归担心,行动起来没见客气,隔着门传来响动,禹明在屋子里走动,刷的一声,窗帘似乎拉开了。

        舒秦探头出去,果然满室阳光,接连几天都是好天气。

        禹明站在床边,刚脱下睡衣。

        舒秦注视他线条漂亮的肩胛骨“早餐吃什么。”

        他扭头看她“你想吃什么我到楼下给你买。”

        舒秦看看时间,回到卫生间,用发卡将长卷发梳了个高高的马尾“要不在路上随便买点吧。”

        装好东西出来,禹明穿好了衬衣,就是望着手里的领带在发呆,似乎在犹豫系还是不系。

        她过去“怎么了。”

        禹明抬眼“叔叔阿姨有没有什么讲究。”        平时从来不注意这方面,可他想起昨天晚上黄教授的话,舒秦爸妈本来就有个先入为主的邹茂,中年女性又特别重视第一观感。

        舒秦认真一想,爸爸平时从来不系领带,也没见妈妈给爸爸买过“要不就不系了。”

        “行。”他将领带放回去,“那这衣服要不要换,这么穿行吗。”

        舒秦笑了,第一次见禹明这么纠结,她歪头端详“挺好的。”他穿什么她都觉得好看。

        他笑“都听你的。”

        两人洗漱好,关上大门,路上禹明看看时间,来不及过去查房了,于是拿出手机,提前给今天的白班医生打电话,歉然地说“陈老师,麻烦你带着组里医生查房,我可能会晚一点到。”

        舒秦默默听着,自从认识禹明,这恐怕是禹明工作上第一次迟到。

        路上买了早餐,禹明送舒秦回桃花小区,看着她下车。

        舒秦“别让组里的老师等太久,路上开车慢一点。”

        禹明把她落在车上的包递给她“我尽量早点过来。”

        舒秦点头,等禹明开车走了,往家里走。

        楼下口腔诊所开着门,里面只有一位刚毕业的小大夫和两名护士,爸爸不在里面。

        舒秦进屋就说“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舒连海蹲在厨房收拾“鲍鱼”,海鲜市场买回来的,价格比饭店里便宜一多半,唯一缺点就是收拾起来太麻烦。

        但这是舒秦最爱吃的一道海鲜,只要家里有什么高兴的事,餐桌上这道菜必不可少。

        听到女儿的声音,舒连海笑声爽朗“回来了,你妈妈刚才还在说你该到了,切了哈密瓜,就放在茶几上。”

        舒秦跑进厨房,要拽爸爸起来“爸爸,你来,我有重要的事跟你和妈妈说。”

        舒连海愣了一愣,空着两手起身,到旁边洗手,一边打量女儿神色,一边笑问“要说出国交流的事吗,这次竞赛都比了些什么,学校准备派你们去哪个国家交流。”

        “待会跟您说。”舒秦到阳台上喊妈妈,“妈妈,我回来了。”

        秦宇娟刚要给女儿打电话“哎哟,正要下去接你。”

        舒秦请爸妈端坐到沙发上,郑重宣布“爸爸,妈妈,我有男朋友了。”

        舒连海和秦宇娟满心以为女儿要说的是比赛时的详情,为了配合女儿,都笑眯眯地做出认真倾听的姿态,谁知等了半天等来这句话,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舒秦害羞地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清清喉咙“他是我师兄,也是一院的医生,叫禹明。”

        禹明到舒秦家楼下时才十二点,停好车,给舒秦打电话,问清她家地址,直接上楼。

        舒秦一上午都在做爸妈的思想工作,虽然两人已经对禹明有所了解,但毕竟是女儿第一次谈恋爱,在没正式接触对方前,都持保留意见。

        舒连海在厨房忙活,秦宇娟打扫卫生,一边换沙发套,一边埋怨女儿“也不早点说,搞得我和你爸爸什么都没准备。上回跟你介绍邹茂的时候,你还跟妈妈说你没有男朋友,结果倒好,说领人回来就领人回来。”

        舒秦自知理亏,乖乖帮妈妈拖地板,心里嘀咕,都这么久了,您还惦记着邹茂。

        电话一响,舒秦对妈妈说“禹明来了。”

        秦宇娟将换下的旧沙发套放到阳台,又冲厨房说了一句“舒连海,你女儿的男朋友来了。”一回屋,就看见女儿跟一个年轻男人在玄关说话。

        秦宇娟缓步走过去,一眼就满意了。难怪女儿喜欢,这孩子实在出众。

        舒秦微笑说“妈,这是禹明。”

        秦宇娟绽出笑容“你好。”

        禹明望着秦宇娟,礼貌地说“阿姨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