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64章

第64章

        盛一南感叹“禹总真任性,        这么好的宣传机会,        说不去就不去了。”

        吴墨看看舒秦,说“禹总本来就不喜欢掺合这些事。”

        “可如果这回禹总不肯去了,宣传办最后会找谁拍”盛一南拍拍脑袋,“哎,我想不出合适人选。”

        吴墨软声“外科系统那么多医生,        还怕没有合适的吗,我们科林景洋师兄就不错啊,骨科和心胸外科也有好几个形象好的。”

        “我就好奇内科会是谁”

        “戚曼她票数挺高的。”

        还在聊,        几位上级教授路过,盛一南和吴墨忙噤声。

        舒秦换好衣服,进了手术间。

        新的月份,        新的排班。舒秦没再继续轮普胸麻醉,        被禹明派去了产科的24间。

        一院是全国有名的教学医院,产妇常合并其他病症,术中的麻醉管理难度相应较高,        但即便如此,        一上午做三到四台剖宫产也是常事,        为了及时接台,                24间一般会在八点半之前开台。

        舒秦跑到手术间,第一位产妇果然已经躺在手术床上了,        巡回老师和器械护士在为开包做准备。

        舒秦打了招呼,走到手术台头侧,产妇戴着一次性无菌帽,        大概因为紧张,一听到脚步声便转动脑袋看过来,舒秦到了跟前,含笑做自我介绍“您好。”

        交流了几句,产妇焦虑的情绪放松不少,舒秦翻看病历。

        “37岁,疤痕子宫,二次剖宫产,b超显示部分性前置胎盘。”所谓疤痕子宫,是指产妇之前做过一次或数次剖宫产。

        舒秦做完评估,朱雯进来了。

        舒秦忙打招呼“朱师姐。”

        朱雯气色比前两天好很多“咦,轮到我们这边来了。”

        舒秦点头“今天是你们组的手术日吧,我看电脑上全是你们科的剖宫产。”

        “对,一上午全是疤痕子宫。”

        舒秦看过禹明做过的一院近十年的麻醉科产科统计表,自从开放二胎政策,疤痕子宫再次剖宫产的比例一年比一年高,也就是所谓的“reeat        cesarean        seection”。

        她一边给产妇上心电监护,一边问朱雯“朱师姐,疤痕子宫现在试产俗称顺产的多吗”

        为了降低重复剖宫产率,国际妇幼组织曾提出建议,凡是符合指征的疤痕子宫产妇,都可以考虑试产,当然前提是医院具备相应的技术条件。

        朱雯说“不多,上个月我们做了几十例。”

        才几十例舒秦有点惊讶,因为一院产房每个月自然分娩量有七八百。

        她问“有过一次剖宫产经验的产妇,是不是宁愿再次剖宫产,也不愿试产”

        想明年做个这方面的课题,不知道样本量够不够。

        朱雯说“一来指征把握很严格,二来产妇和家属不肯冒风险,对大部分产妇而言,情愿到手术室再剖一刀,也不愿意在产房试产。如果不是你们麻醉科在产房开展了无痛分娩,这个比例还会更小。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要做这方面的课题”

        舒秦笑答“我的课题定的心脏麻醉,但因为轮到产科麻醉了,所以想多了解这方面情况。”

        这时,负责带舒秦的陈师姐进来了,时间不早了,陈师姐一来就拉着朱雯和巡回老师做三方核查。

        核对完病人,朱雯出去洗手,陈师姐对舒秦说“来,帮忙摆麻醉体位,之前跟过产科麻醉吗。”

        舒秦“就跟顾教授做过一天。”

        “好。”陈师姐开始戴手套,“今天你先看我操作,后面我再慢慢带你上手。”

        舒秦在旁端着皮肤消毒液,陈师姐定好穿刺部位“在开始操作前,记得要跟患者好好沟通,腰硬联合操作对配合度有一定要求,第一步要减轻患者的焦虑心理。”

        舒秦认真点头。

        手术开始,过程顺利,第一台结束,朱雯对舒秦说“你要是对产科麻醉感兴趣,不如先去我们产房去看看,你们麻醉科有医生在产房24小时值班,我记得那时候禹明也轮过,还抢救过一例羊水栓塞。”

        “羊水栓塞”舒秦知道产妇只要进了产房,随时可以申请无痛分娩,产妇在分娩过程中出现任何意外,麻醉医生因为驻扎在产房,可以及时跟产科医生一起施行急救。

        可如果是真正的羊水栓塞,病人转归一般不会理想。“病人救回来了吗”

        “救是回来了,但是因为栓塞面积太广,子宫差点没保住,凝血功能和心肺功能也出了大问题,后来在icu住了半个月才出院。”

        朱雯脱下手套,接着说“你们罗主任为了搞24小时无痛分娩,做了不少这方面的工作,去年我去别的同级别教学医院参观,那家医院虽然也弄了无痛分娩,但麻醉医生没在产房驻扎。”

        这时,吴教授进来了,本来是要找舒秦,听了这话说“小朱你想想,要搞24小时无痛分娩,白天需要抽调一个医生去产房守着,晚班需要两套人马,一套在手术间值晚班,一套在产房值晚班,周末还需要两名白班医生,光人员上的安排就能难倒一部分医院了,而且虽然同是教学医院,又不是每家医院的产房都有一对一的陪产服务,助产士不到位,怎么开展这个业务。”

        朱雯半开玩笑说“所以说罗主任能力强,我记得疼痛病房也是在罗主任手里建起来的。”

        陈师姐摆手“哪项新业务开展起来容易无痛分娩遇到过多少问题你们产科是知道的,疼痛病房来也是难做又没效益,现在因为收治病人达不到数量,很多医院麻醉科和疼痛都分家了,以前章副主任负责疼痛病房的时候,24张床位经常住不满,今年倒是好了很多,那也是因为罗主任投入了大量的精力。”

        舒秦将病历放到一边,疼痛病房以前的查房上级都是章副主任,近一年改成了罗主任和禹明。章副主任大概是看疼痛病房效益不好,有意撇下这一块业务。

        陈师姐是罗主任的学生,比禹明高两届,典型的“罗”派,性格又直爽,口吻听上去随意,但明显对章副主任的做法很不以为然。

        吴教授显然默许陈师姐的做法,笑着没说什么,舒秦突然想起上几次突击考操作的经历,问“吴教授,您是来找我的吗。”

        吴教授果然说“今天中午你们到会场去帮忙,现在先到办公室看看自己的任务,小陈,底下正忙,要不我先带舒秦走了。”

        陈师姐说“没问题,您忙您的。”

        听说不是考试,舒秦暗自松了口气,帮陈师姐将记录做完,这才同吴教授出来。走到一半,才发现吴教授手里拿着一张申请表,上面写着“济仁系统中层干部选拔”,她收回视线,有些惊讶,吴教授也要参加科室副主任的竞聘。

        可是这也得罗主任默许,并且推动这件事才行。因为吴教授比罗主任和章副主任资历浅很多,去年才聘上正高。

        办公室里挤了十几个学生,博士、硕士、七年制、规培的都有,连王姣姣也被拉来了。吴墨和盛一南他们挤在桌前。

        罗主任和章副主任都在,此外还有几位高年资的教授。

        吴教授领着舒秦进去。

        罗主任翻着桌上的各类报表,阳光照进他蓬松的黑发,几缕银丝清晰可见。

        章副主任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微笑说“罗主任,z医大的刘教授因为临时有事来不了,林景洋的那个心肌保护的课题都申请下来了国字号,完全可以单独安排一堂讲课。”

        舒秦近前盯着桌上的会议安排,章副主任是全国有名的心脏麻醉专家,学习班的第二堂就是章副主任的“吸入氧浓度与心肌细胞调亡的关系”,再往下面看,林景洋只有一台病例讨论。

        而如果在这种全国性会议上正式讲课,相当于积累学术资本。

        罗主任笑答“景洋的课题当然没问题,但学习班一共两天的时间,课程安排密集,全国各地的专家都会来讲课,既然有那么多学员注册,在课程安排上会优先考虑正高以上的教授,刘教授的事我知道,现在正在让禹明临时调整。”

        章副主任笑了“可是我上午听说禹明有一台讲课,刚才我正好碰到科教科的吴主任,还跟他聊了这件事,一定是我听错了,罗主任管理和科研能力有目共睹,科里怎么会有这么不合理的安排。”

        罗主任垂下眼睛,慢慢喝了一口茶。

        禹明从外面进来,本来在低头看表格,抬头看章副主任一眼“章主任听错了,顶替z大刘教授那堂课的是吴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