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谁动了我的听诊器在线阅读 - 第95章

第95章

        第95章

        刘主任陡然出现在台上,台下的人面面相觑。

        所谓的科技进步奖,旨在“以精准医学惠及普罗大众”,参选课题不仅要体现出技术之“精”,更要考虑社会及人文关怀等多方面因素。

        政府会给胜出者的课题发放一笔奖励基金,相关部门也会在未来的一段时期根据项目组的意见在民众中开展科普工作。

        对于济仁人来说,后一条奖励太富诱惑力,前前后后付出这么多心血,谁不希望自己的研究得到更好的临床应用,自从公布消息那一天起,四家附属医院多名医生踊跃报名,除了年轻一辈,还有许多高年资的教授副教授。

        竞争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舒秦昨天就看过比赛名单,为了体现“源于临床,归于临床”的宗旨,入选的课题既有前沿热点也有在临床沿袭了多年的传统课题。比如戚曼的导师汪主任,报选的课题就是相对保守的“儿童糖尿病分子遗传学进展”。

        具体流程和比赛规则事前已经出过公告,突然增加一位讲课者的确不合常规。

        主持人是济仁基础学院的院长,他德高望重,面对台下的质疑,做了个往下压的动作“请大家稍安勿躁,我先来做个介绍,这位是清平县人民医院麻醉科的刘主任,在座应该都听过这家医院的名字,清平县历来是附属第一医院的对口扶贫单位,学校平时也常到清平县进行学术交流。”

        刘主任激动得红光满面“各位领导,各位老师,我叫刘凡波,是基层的一名麻醉医生,这些年我们单位经常受到上级单位的指导和帮助,各方面都获益良多,早就想表达谢意,奈何一直没找到机会,今天能站在这里跟禹明老师一起汇报工作,我感到很荣幸。”

        主持人拿回话筒“增设汇报人并非临时起意,参选课题名单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确定,但是自从公布了名单,校方和卫计委就听到了不少关于禹明基层课题病例真实性的质疑。上周五,清平县刘主任主动找到校方,表示他这三个月跟禹明一块工作,现在禹明要拿这个课题来参赛,他作为清平县疼痛病房的负责人之一,也想一起汇报课题,评委会经过讨论,就在一个小时前,同意了刘主任的请求。”

        舒秦耳边像一锅煮沸的开水,各种声音都冒了出来。

        早就有人持怀疑态度,碍于是同事,顶多只在私底下讨论几句,谁知就这样被校方摆到了台面上。

        仿佛得到了来自官方的默许,邻座聊得更肆意了。

        “听说几个月前禹明跟景洋打过一次赌。”

        挑起话题的林景洋的大师兄柯荣。

        吴墨等人都竖起了耳朵。都是一个科室的人,座位也离得近。

        柯荣笑着说“禹明和林景洋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起了争执,年轻人嘛,难免争强好胜,禹明当时放话说,这次科技进步奖他会让林景洋输得找不着北,话是说出去了,可惜基层情况不会像禹明自己想的那么理想。”

        舒秦垂下眼睫,自从输了竞聘,章副主任脾气一天比一天大,然而现在科里一下子增设了两名副主任岗位,章副主任在行政上的影响力早就今非昔比。

        拥趸者们知道导师上位无望,在面对罗主任时,态度全都发生了转变,但禹明还年轻,这次林景洋的参赛课题又是章副主任挂名的国字号,为了能赢得比赛,章派便就将舆论的矛头指向了禹明。

        柯荣住了口,众人的质疑却被这句话引得停不下来了。

        “还有这事不过这么一说,禹明是有点虚张声势,自己一个人汇报不就行了,怎么还把基层的主任带上来了”

        “知道自己胜出希望不大吧,这几个月林景洋天天扎根在体外,小儿组也好,成人组也好,每个样本都收集得很用心,经常看到他深更半夜还在科里查文献,这么拼大家可都看在眼里。oa上前几天还有不少职工讨论,济仁的心脏手术历年来是强项,现在不少贫困地区孕期筛选不到位,先心病患儿数量多,济仁头几年设立了先天性心脏病患儿慈善基金,今年还要再成立相关项目,林景洋这个课题针对的可是心脏手术的麻醉保护,说起来也是天时地利人和。”

        “何况还是国字号,难怪胜出的呼声高。”

        周围有人搭话,有人不搭腔。上次林景洋突然被罗主任取消了出国资格,科里激起一片巨浪,要不是罗主任自己一句没在早会上提过,大家就差放在明面上讨论了。

        三个月过去,没人讨论这事慢慢也就淡了,但不表示所有人都没印象,就连逢人就喜欢夸耀自己师兄的王姣姣,也坐在后面一声不吭。

        舒秦默默地想,王姣姣似乎变了许多,最近每天老老实实待在手术间,下班就回宿舍,遇到学校的大赛小赛,也不咋咋唬唬了。

        吴墨不再像以前那样热衷于刷手机看美食攻略,只要有空就窝在阅览室刷考博的卷子。

        只有盛一南

        就听盛一南“禹总那个也是国字号,他也很拼。”

        舒秦想,也有人依然故我。

        记得章派上位呼声最高的那段时间,盛一南曾因为林景洋得到后备人才名额屡次向他道贺,竞聘结果一出来,盛一南马上不往林景洋跟前凑了。

        为了修复友情,盛一南先后找过几次舒秦,遭到舒秦的拒绝后,转而找陈师姐套近乎,听说她周末经常约师兄师姐吃饭,还报名了研究生论文大赛,院里前几天出了选拔研究生去德国交流的比赛通知,她又积极借参考书,遇到有人质疑罗派,立刻会挺身而出。哪怕禹明横眉冷对,也会大咧咧地喊禹总。

        吴墨似乎对此有所察觉,近来也与盛一南走得远了。

        遥想刚进科时的情形,谁能想到三人帮成立才不到半年,便彻底宣告分裂。

        正想着,就听柯荣说“我去过清平县,科里一共五个麻醉医生,手术室一天顶多六、七台手术,疼痛病房又是新开的,能收到什么病人禹明是肯下功夫,但他总不可能在县里挨家挨户去敲门,你们没听到么,不只我们医院,三院四院都有领导怀疑禹明造假。”

        “如果禹明把重心放在本院疼痛病房就好了,非要把中美合作跟基层挂钩,输给景洋还是其次,要是被人发现病例有水分,可算是完咯。”

        “是啊,这可是原则上的错误,当着这么多市领导和卫计委领导的面,连罗主任都别想保得住他。”

        舒秦心情丝毫不受影响。

        如果说这几个月她什么地方变了,那就是学会了过滤杂音。禹明一旦认准了目标,只会心无旁骛往前走。

        正因为他从来不会让这些质疑和抨击绊住脚步,所以才走得又快又坚定。

        主持人继续说“虽然评委会同意增设一名汇报人,但考虑到对其他选手的公平性,讲课时间依然限定在十五分钟以内,希望禹明和刘主任注意这一点。各位还有没有什么问题没问题的话,接下来轮到第二轮的讲课者抽签了,请各位课题负责人上台。”

        一行人从另一侧依次上台,林景洋和潘教授也在其中。

        三人当中,抽到第一个做汇报的是潘教授。

        她做的是分娩镇痛相关课题,课题小组在尊重产妇意愿的前提下,排除年龄、孕期并发症及难产等因素,将产妇分为分娩镇痛组及非分娩镇痛组。

        两组新生儿脐带静脉血数值有统计学差异,得出的结论是分娩镇痛可以改善胎儿宫内环境。

        潘教授说“生命的每个阶段都值得尊重,疼痛并非女性成为母亲的必经之路,由于时间关系我这次仅汇报了“新生儿组”,但其实我的课题同时还做了“母亲组”,考虑到每七名孕妇中就有一名围产期抑郁症患者,而国外已有分娩镇痛与减低爱丁堡产后抑郁量表评分eds的回顾性观察研究,如果能获得奖项支持,我还将带领课题组进行分娩镇痛与减轻女性产后抑郁发病率相关性的研究。”

        掌声响起,舒秦心悦诚服,不愧是老教授,短短十五分钟的报告,将临床、人文关怀和社会因素一一囊括在内了,关键是推广应用起来也具有可实施性。

        某规培学生说“领导们好像也听懂了,都在那使劲鼓掌呢,哎呀,我都有点担心禹总和林老师了。”

        林景洋上台了,淡蓝色衬衣配宝蓝色领带,站在灯光下,谦和而有风度。

        开场白后,他笑着说“我这次带来的是先心病患儿的围术期保护研究。”

        礼堂先还鸦雀无声,然而等林景洋展示了样本数据,立时炸开了锅。

        吴墨目瞪口呆“太可怕了。”

        舒秦也张了张嘴,样本量超乎她的想象。

        半年时间内能收集这么多样本,只有一个可能负责人不光每天扎在手术间,还以最严苛的方式将符合条件的手术从头到尾跟下来,而且不只负责人如此,组员们也必须同步收集其他手术间的样本数据。

        诚如柯荣所言,林景洋这几个月非常拼命,从早到晚,从未停过。

        林景洋做完汇报,最后说“一众先天性畸形中,先天性心脏病属于最常见的一类,在我国,每年有十几万先心病患儿出生,近年到我院接受手术的患儿数量呈逐年上升趋势,对于非复杂性先心病的患儿来说,手术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能获得基金支持,我将进一步研究心肌保护措施对患儿远期生活的积极影响。”

        林景洋在一道道钦佩的目光中下台,掌声持续不断。这份汇报刷新了很多人的认知,原来病例采集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终于轮到禹明和刘主任了,有了林景洋做对比,众人的疑惑根本压不住,禹明是科研高手,报告里掺点假难以一眼看出,但今晚他可是带着课题来参赛,面对满堂的专家,多问几个问题就会露出破绽,基层的情况大家都了解,短短时间内不可能做得出这个数据。

        禹明淡定地整理课件,面对满堂杂音,连眉毛都没抬一下。

        主持人宣布计时开始。

        “各位前辈,各位老师,众所周知,癌症已成为威胁居民健康的重大疾病之一,仅仅2018年,全球就新增1800万癌症患者,在我国这个数字约为400万,而且因为种种原因,我国癌症患者的五年生存率目前还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

        杂音刹那间消失了,禹明好像就有这种魔力。

        只要他站在那,只要他开口,服也好不服也好,下意识就会往下听。

        前排的柯荣挪了挪肩膀,不再动了。

        “25的癌症患者早期就会出现疼痛症状,到了晚期,该比例会升至6080。如果不进行积极治疗,疼痛不但会给患者带来躯体及精神的双重重创,还会因为干扰肿瘤的正常靶向治疗,进一步减低患者的生存率。

        “三十年来,国内外前辈们为了攻克癌痛做出了不懈努力,在原有的三阶梯药物基础上,制定出了多套诊疗指南,根据目前的诊疗条件,只要患者接受治疗,约80癌痛可以得到有效控制。

        “然而,仍有1020的患者无法得到缓解,我们称之为“难治性癌痛”。

        “这种疼痛形成机制复杂,肿瘤侵袭部位及转移情况各有不同,既需多学科合作,也需根据每位患者的具体情况实施个体化诊疗措施。

        “这正是疼痛病房成立的意义之一。

        “经过多年来的发展,我院疼痛病房在技术层面及病房模式都已经趋于成熟。

        “但是这仅限于济仁,基层情况不同,长久以来,贫困及偏远地区存在经济和医疗资源分配不均等问题,这使得基层癌症患者对癌症治疗缺乏正确的认识,想在基层设立疼痛门诊及疼痛病房,难度也相应较大。

        禹明点开第一张幻灯片“所以我今晚的汇报,就是讨论基层医院设立疼痛病房的可行性。”

        封面有张照片是清平县病房的全景图。

        耳边“嗡嗡嗡”,炸开一片议论声。

        “这地方真穷。”

        “是啊,我没看错吧,病房里才一个泵”

        老师也就算了,学生们整天待在济仁,相对“没见识”,看到屏幕上的照片,一致觉得不可思议,并非针对清平县的患者,而是清平县的情况艰难得超乎想象。

        舒秦提前看过幻灯片了,所以还算淡定。

        病房的确只有一个泵tiva,静脉输注泵,原因无他贵。

        最粗糙的泵买下来也要一两千,清平县麻醉科总共买了两个。一个被当做宝贝摆在唯一一个做全麻的手术间,剩下一个,被禹明要去了疼痛病房。

        也没有鞘内永久镇痛泵耗材几千不说,还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最麻烦的是,只要泵里面的药用完了,就得定期到医院续补。

        对于大部分基层患者来说,这无疑是个“无底洞”。哪怕禹明有通天的本事,也别想说服患者同意使用。

        当然也没有射频消融,治疗一次就要几千肿瘤治疗已经花了那么多钱了,为了疼痛花这么多钱不可能。反正都得“癌”了,咬咬牙也就挺过去了。

        综上所述,禹明的日常治疗手段无非三种阿片类药物、医用臭氧输注治疗、ct引导下腹腔神经丛损毁术。

        前一种方法古老传统,让舒秦感到意外的是后两种。

        臭氧治疗需将患者血液跟臭氧进行混合再回输,对设备有一定要求。

        昨天她看了就觉得奇怪,禹明告诉她说,还是第一次专家团队下乡义诊的时候他跟罗主任借的。换言之机器是一院麻醉科的,禹明一借就是三个月。

        禹明还说最近他和刘主任也申请了购买医用臭氧相关设备和耗材,报告交上去了,暂时还没批下来。

        至于第三种ct引导下神经损毁技术,定位需占用介入科的场地,费用也存在两个科室分配比例的问题,要解决这些困难,必须由院领导出面在其中斡旋。

        可就算舒秦再好奇,禹明也将后两种技术在清平县用下来了,而且他一用就是这么多患者。

        禹明点开下一张幻灯片,众人从满脸惊讶变成了满脸疑问。

        报告显示,清平县疼痛病房第一个月共收治患者8例,到了第二个月,这数字变成31例,第三个月,更是激增到74例。

        三个月加起来共113例。病房的床位也从两张扩到了四张。

        “胡闹。”声音听着像章派的一位教授。

        “就是,有点扯,当年我们医院刚成立疼痛病房的时候,第一年总共才收到了900例患者,摊下来每个月才70多例,其中还包括非癌痛性患者,禹明去清平县才三个月,刚成立的病房,能收到这么多病人”

        主持人起身做了几次“请安静”的手势,岂料根本压不住。

        在越来越鼎沸的质疑声中,前排领导们经过一番商量,其中一位欠身拿起桌上的话筒,微笑说“看来大家都跟我一样,都对这份报告感到好奇。

        他看向禹明“禹医生,我们上个星期就讨论过,你提交上来的课件里并没有附带有关病志的影印件,都知道你做得很不错,但光从一份书面报告里,我们无法看出来你是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内收到这么多病人的,既然大家都有疑问,不如先跟我们说说你的日常工作流程,可以另外给你五分钟现场答疑,不算在课题的汇报时间里。”

        禹明像是早料到这种情况,从容点开第二张幻灯片。

        “刚到清平县的头两个星期,我只收到了两位患者,第一位住进来的患者从未听说过疼痛病房,非但拒绝我给她做检查,还于当天就办了转院。这种状况持续了十来天,到了第三个星期,我不得不换一种工作方式。

        “我先回济仁找科领导和院领导商量接下来的工作思路,得到院里批准后,我请了一院肿瘤科的周主任到清平县坐诊。周主任针对一位刚收入疼痛病房的胰腺癌患者,和我一起做出了第一例两科联合诊治的模型。

        “有了周老的第一例示范,清平县的肿瘤门诊表格中常规增加了两项检查vas评分和nrs评分。”

        禹明指了指幻灯片“这是用来评估肿瘤患者疼痛指数的检查,只要筛选出罹患中重度疼痛者,患者会直接从肿瘤科门诊收入疼痛病房,后面家属的沟通工作,将会由我和刘主任来做。肿瘤科知道两科合作对患者整个治疗阶段和预后有好处,也很支持这种方式。

        “通过这个办法,第三个礼拜疼痛病房收到了3位患者,到四个礼拜,收到了4例。”

        第一排某位领导突然说“请允许我打断一下,我快十年没搞临床了,但是2009年我在二院肿瘤科担任主任的时候,我曾经到清平县肿瘤科做过随访,别的我不太了解,但他们医院肿瘤业务这一块我还是知道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去年他们肿瘤科总共才收治370例患者,就算如你所说,肿瘤科愿意将一部分门诊患者分流给疼痛病房,可他们自己也才三四百例,分给你一半,一年也顶多180200例,但是在你的报告里,短短三个月就收到了113例”

        “这个、这个。”这人呵呵笑着,两边看看,“谷院长、林院长,你们说呢。”

        柯荣抱起了胳膊“打着多学科合作的名头,却忘了现场就有了解清平县肿瘤科业务的老行家,早说过了,太要强也不好,容易被抓包。”

        “主要这水份太多了,一捏就现原形啊。”

        禹明看着问话那人,笑笑“汪主任好,清平县肿瘤科今年第四个季度的工作汇报还没交到卫计委,但数字已经出来了,正因为两科合作,今年肿瘤科光第四个季度就收到了215例患者,加上前三个季度,全年一共400多例。”

        那位领导嘴张了张,旋即举起话筒“一个季度赶上了前三个季度就因为增设疼痛病房”

        第二排有人举手,三院的一位麻醉科副主任,此人一向跟章副主任关系不错。

        “我们医院对口扶贫单位是其他县级医院,我没去过清平县,但清楚麻醉科的业务。

        “疼痛表格一般会由麻醉科或者疼痛科的医护人员来做,就算肿瘤科的医生肯配合麻醉科的工作,也没多余的精力替你们做疼痛评估,换句话说,禹明你不但要负责疼痛病房的查房医嘱病志等业务,还要定时到门诊给肿瘤科患者做评估”

        “不像话。”开腔的是第一排某位学者,他一脸不怡,“县里的肿瘤科业务远远赶不上一院,但一天下来门诊量也不是小数。小伙子年轻体力好,可也不是铁人呐。你周一到周日片刻不歇白天黑夜都待在病房况且你也说了,虽然建立了两科合作收治病人的模式,患者也只从两例增到了四例,然而第二个月和第三个月的暴增,仍然解释不通。我们鼓励年轻人到基层磨练,但是不鼓励年轻人打着基层的噱头争取奖项名次。”

        最后一句话接近呵斥了,形势急转直下。

        禹明用手指挠挠眉毛,正要说话,刘主任突然拿过话筒,笑容满面说“作为课题的另一名汇报者,我有话想说。

        嗡嗡声不见了,现场寂静下来。

        刘主任长了一幅老好人的面孔,说这话的时候带着笑,但在场的人都能听得出他语气的郑重和钦佩,就算有人想接着嘲笑和讽刺,也都憋了回去。

        刘主任冲台下鞠了一躬“这个成绩的确容易引来揣测,换做在三个月前,我也绝对不会相信有这回事,所以我一到本市就去找校方,目的就是为了争取跟禹明老师一起上台做汇报。

        “十五分钟的报告太干瘪,无法真正体现出一个人付出的心血,这三个月我跟禹明老师一起搞疼痛业务,131例病人究竟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治的,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禹明老师负责周一到周四的门诊,我负责周五的门诊,剩下的时间禹明老师每分钟都泡在病房,晚上不走,周末不回,第一批济仁专家下乡义诊,禹明老师及时提醒医院宣传科联系媒体,经过半个月的宣传,肿瘤科和疼痛病房的门诊量增长了四倍。

        “那段时间禹明老师将所有精力都用在治疗上,搞完义诊又来病房调整医嘱,一天忙下来,连饭都顾不上吃,他的治疗措施很到位,县里卫生系统又是第一次在老百姓当中做癌痛方面的宣传,从那个时候起,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所谓的疼痛病房。

        “记得有一次,从肿瘤科转来两位患者,患者在肿瘤科接受了近一个月的治疗,因为肿瘤导致疼痛加剧,服用传统的阿片类药物效果并不理想,禹明老师根据患者情况做了ct下腹腔神经丛损毁术,顽固性癌痛当晚就得到了极大缓解,肿瘤科其他患者头一次听说这种程度的癌痛有办法解决,主动要求转到疼痛病房来接受治疗。

        “一下子转来五名患者,可病房只有两张床,禹明老师连夜给医务科打了电话,要临时增设两张床,给患者上了治疗以后已经凌晨三点了,禹明老师只睡了三个小时,起来洗把脸,接着查房。

        “口碑就这么传开了,病人一天天多起来,后来连肿瘤科的效益也提高了,肿瘤科的人吵着要请禹明老师吃饭,禹明老师只说他没空,每逢周六周日,禹明老师第一个去病房查房,只要有点时间就会在医院门诊坐诊,哪怕周末没患者,他也会跑到肿瘤科发放关于癌痛的科普宣传册。

        “我问过禹明老师,他这个课题关系到职称晋升吗他说不是。我猜也不是,因为常规的晋升职称下乡至少需要六个月。我又问禹明老师,如果试点不成功,他这个国字号是不是会被取消他说也不是。

        “我想来想去,想不通一个人为什么要这么拼。”

        舒秦仰头将眼里的涩意逼回去,她终于知道禹明的两双鞋是怎么坏的了。

        那晚在清平县,禹明曾告诉她,他的母亲去世十二年了。每一个禹明在临床上见到的癌痛患者,就是母亲落在他心头的投影。

        奋斗到第十二个年头,禹明铺陈得到位了,在麻醉年会上,他争取到跟iia的中美合作,利用这个大好机会,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尽全力扩大这件事的影响。

        不只限于济仁系统,他还将技术纵向推到基层去。

        他把自己逼到这个程度,只为了兑现当初跪在母亲病床边许下的诺言。

        “实不相瞒,在禹明老师到我们清平县以前,我不相信有人可以这么拼。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我也曾经热血过,后来在临床待久了,有点麻木有点疲。可是经过这三个月,我了解到一件事,就是咱们这个行业如果有人总是走在前面,只因为这个人付出了足够多的心血。”

        刘主任说到这脸都胀红了,双手握紧话筒“占用大家时间了,感谢领导们和老师们给我这个机会,我要说的大概就是这些。”

        这次的报告出人意料,礼堂上空余音回荡,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观众席寂然无声。

        到了评选环节,领导们出现了争议。

        最后,在众人的推举下,由老院士上台公布得奖名单。

        于是,阔别五个月后,舒秦再一次在大礼堂上见到了这位满头白发的学者,当初的青年后备人才比赛,也是这位老院士给禹明邹茂他们颁奖。

        “今天晚上的冠军有点寒酸。”老院士推了推鼻梁下滑的镜架,声音宽厚而徐缓,“因为冠军的样本只有131例。”

        舒秦激动得用双手捂住鼻子,周围爆发如雷的掌声,一听就明白谁是冠军了,看过济仁这么多场比赛,没有哪一回像这次让人心服口服。

        “寒酸归寒酸,我们可以从这131例样本中,看到一种纯粹的济仁精神,这个人做的事显得那么琐碎平凡,摊到我们每个头上,丝毫不起眼,但是正因为这个人坚持做这些平凡的事,日复一日把这件事筑成了一座登天的爬梯。

        “不简单啊,这个年轻人,他用他的行动告诉我们,在我们这个行业,成功的捷径就是永远没有捷径。济仁代有人才出,我很欣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样一位纯粹的奔跑者。”

        老院士将两道目光投向台下“年轻人,上台领奖。”

        舒秦兴奋得站起来鼓掌,激动的人不只她一个,大家受到这股热烈氛围的搅动,都有点坐不住,舒秦漫无目的地转动脑袋,看到了笑容可掬的罗主任,看到了冲禹明比大拇指的内分泌汪教授,还看到了边打呵欠边拼命鼓掌的王南。

        这一刹那,舒秦看到了好多认识不认识的济仁人。

        她心潮起伏,正要重新坐下的时候,突然看到右前方坐着林景洋,他整个人坐在阴影里,本来是一动不动的,后来像是想通了什么,默然片刻,背靠着椅背,两只手从裤兜里掏出,慢慢举起,鼓掌。

        “冠军发表获奖感言。”台下爆发出欢呼声。

        “禹明,说两句”

        禹明站到台上,低头认真地想了一会,然后抬头,用目光扫一圈台下“感谢我的母校,感谢我的导师罗主任,感谢我的同事们,感谢课题组的组员们。”

        舒秦微微有点失望,虽然答应她试着放下,禹明还是不肯提他的母亲,一个结拧在那儿,不知什么样的契机才能彻底解开。

        “最重要的。”禹明看着台下的某个点,眼睛又黑又沉,“我要感谢我的小组长,没有她,课题组不会树立起第一例完美的样本模型,没有她,癌痛课题不会完美收尾。”

        舒秦无意识地望着台上,直到周围投来一道道善意的含着笑的目光,才反应过来。

        “禹明的小组长谁呀”别科女同事在那问。

        舒秦垂下眼睫,又抬眼看着台上,他还在注视着她,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又像近在眼前。笑意像在嘴边融化了,她迎着他的视线,情不自禁笑起来。

        禹明也笑,一笑就像春天的风掠过林中的森森绿叶,不只悦目,也悦心。

        他看她一眼,拿着奖杯下了台。

        礼堂那么热,外面雪停了。

        出了门,寒意拂面扑来。

        天地之间,透着一股寂静的冷。

        大家照例舍不得马上散去,都聚在门口热气腾腾说话。

        舒秦没等来禹明,倒是等到了戚曼和她导师。

        “小舒,禹明呢”汪教授将羊绒围巾系到脖子上,戚曼穿着件白色的大衣,挽着汪教授的胳膊。

        她一反平时的大方做派,出来只跟舒秦打声招呼便不再说话,有点局促的样子。

        “他还没出来。”舒秦看戚曼一眼,“可能还在跟刘主任说话。”

        刚说着,禹明出来了,他这人一贯目不斜视,握住舒秦的手放进自己的裤兜里“冷了吧。”

        “禹明。”汪教授含笑在后头叫他。

        “汪阿姨。”禹明转过头,自动忽略了戚曼,戚曼眼睛忙看着一边,表情更显尴尬。

        “今晚的表现非常棒,汪阿姨祝贺你。”

        “谢谢汪阿姨,您的演讲也很精彩。”

        “明天元旦节,汪阿姨在家休息,有空带着小舒到汪阿姨家里坐。”

        禹明笑笑“好,先祝汪阿姨新年快乐。”

        师徒俩走了,禹明对舒秦说“我让王南送你,iia到了,我得跟罗主任去接他。”

        “iia他们不是礼拜天来么”

        “想在本市多玩一天,特地提前动了身,天气这么冷,你先回家,明早我去接你爸妈,还有顾伯伯和黄伯伯,头一次见面,一家人正式在一起过个节。”

        罗主任跟刘主任热情握手,另外几位教授在那边叫禹明。

        舒秦满肚子的话想跟禹明说,犹豫片刻“别麻烦王南师兄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行了,你明早几点来接我们,用我爸爸开车么”

        禹明打声招呼,又扭过头来看舒秦,订的东西明天就可以去拿了,只要商场开门就能拿到。

        “我不放心你叫车回去,王南已经去开车了,你爸爸不用开车,你早点起啊,明天我得干一件大事。”

        “大事”舒秦摘去他衣领上的雪花,笑意凝了凝,“什么大事”

        禹明仰头看了看,又低眉看着她,这么些年头一回这么高兴,只要想起这事,他就发自内心地想笑。

        他揉揉她的头发,举起手里的东西“想要吗”

        “这不是你的奖杯么。”

        “拿着吧,你的奖杯。”

        舒秦笑意从嘴角溢出,捧住那金灿灿的东西。

        王南开禹明的车过来了,禹明送她上车。

        他本来还想让舒秦明天穿他上次给她买的那件漂亮大衣,转念一想,舒秦穿什么不好看,随她吧,只要她开心就好,于是闭嘴了。

        车发动了,舒秦摇下车窗“明天顾伯伯他们都会来对吧”

        禹明插着裤兜准备往夜色中走了,手机响了,他没抬头“是啊,刚才说好了,你明天早点起啊,我来接你们。”

        舒秦听到他用英文跟对方说话,看来是iia,都开出一截了,她听到禹明有些惊讶“美国友人”

        罗主任他们过去,问“怎么了”

        “iia有位朋友癌症晚期,正好也在中国,他想介绍他这位位朋友来疼痛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