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战爷的小娇娇开挂了在线阅读 - 第625章 战爷回来了,蓝雨梦出丑

第625章 战爷回来了,蓝雨梦出丑

        “哈哈哈哈,白央央,让你勾引我哥,你给我去死!”

        蓝雨梦的话还在耳畔,白央央只觉得浑身一轻,就在即将碰到地面的那一秒。

        一双大手将她的腰勾住,顷刻间,安全感包裹全身。

        随即,嘭的一声。

        原本还在嚣张的蓝雨梦此刻趴在地上,蜷缩着身子,脸色发白,疼得浑身直冒汗。

        在场的宾客看到来人,脸色各异。

        蓝家人更是白了脸。

        白央央闻到熟悉的味道,心下安稳不少,想到宫重,立刻睁开眼。

        宫重撞到了一旁的沙发上,小脑袋红了一片,此刻疼得白着脸,捂着额角。

        “小重,你没事吧?”

        宫重摇头,勉强站起来:“姐姐,她想害你。”

        若非宫重拉着她,她只怕撑不到战北骁赶来,白央央心下万分心疼。

        战北骁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蓝雨梦,眼神阴鸷,仿佛在看一滩腐肉。

        蓝雨梦蜷缩着身子,她万万没想到,战北骁居然会回来,而且还会护着白央央!

        蓝千钰脸色更是难看,上前:“白总,您没事儿吧?”

        “我太太有没有事,不需要你来关心。”战北骁眯着眼,冷声道:“我只知道,蓝雨梦小姐一而再再而三的设计,为难我太太,蓝家可能要出事了。”

        他一口一个我太太,全场寂静。

        这是怎么回事?

        战爷为什么称呼白央央为我太太?这两人,结婚了?

        蓝雨梦听到这话,双目圆瞪,还想说话,偏偏腹部一阵巨疼,她下意识想要捂住腹部——

        却没想到,一阵剧痛伴随着一连串的屁,顷刻间,整个宴会厅弥漫着一股恶臭!

        蓝雨梦发出了尖叫声,周围的宾客一脸嫌弃。

        咦!

        拉出来了!

        蓝千钰顾不得道歉,立刻找人将蓝雨梦带走,但为时已晚,蓝雨梦当场排泄的事情算是彻底传开了。

        宾客们捂着鼻子,难掩嫌弃。

        宫重看到这一幕,咧嘴一笑,要害她姐姐,活该!

        白央央也退了几步,战北骁揽着她的腰,大手覆住了她的鼻子:“受伤没有?”

        “没有。”

        白央央摇头。

        战北骁松了一口气,蓝家以最快的速度清理现场,但那一股味道,挥之不去。

        蓝千钰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面对战北骁的施压,面色发黑。

        “战爷,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做得不对,还请战爷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次。”

        战北骁压根没想过放了蓝千钰。

        抬手,身后的戚北上前。

        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资料,扔到了桌上:“蓝总,从我们太太回到帝都开始,蓝小姐便不断在帝都散播谣言,接二连三找上我们太太,警告,讽刺,羞辱,甚至在今晚,算计我们太太,难道这一笔笔账的账,只因为您一句道歉,就能算了?”

        戚北也没想到,蓝雨梦胆子这么大,散播谣言也就算了。

        还敢找到宫家,甚至敢在晚宴上算计白央央!

        这是在战爷的雷点上反复蹦迪,一次接着一次的找死!

        蓝千钰怔在原地。

        他没想到,蓝雨梦居然背地里做了这么多事情,前些天传得沸沸扬扬的谣言也是她干的。

        蓝秋也白了脸,事情闹成现在这样,绝不是道歉就能了结的。

        蓝家父母听到消息,第一时间赶来。

        蓝父将姿态放得很低:“战爷,太太,这次是雨梦做得不对,我们蓝家可以道歉,可以赔偿损失,只要两位能放过我们——”

        “如果今晚不是我来得及时,我太太,连同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会受伤,如果真是那样,你们要拿多少钱,来弥补对我们的伤害?”

        战北骁沉声,甩出一个重磅炸弹,之前在华城,顾及到费崇等人,他一直没宣布怀孕的消息。

        如今这里是帝都,有宫家,战家作为后盾,他不惧怕任何人。

        此话一出,蓝家人脸色更差了。

        蓝雨梦这一出,算是彻底将蓝家这几年的积累彻底粉碎了。

        蓝父白着脸,卑微到了极点:“战爷,太太,我只求两位放过蓝家,您们想要什么,我们都能给。”

        白央央盯着蓝父,倏然开口:“蓝雨梦,之前离开过帝都吗?”

        “雨梦自小身体不好,前些年还曾有过心理疾病,一直都在接受心理治疗。”

        蓝秋温声道,这话落在白央央耳朵里,她的反常就有了更明朗的解释。

        “蓝总,蓝雨梦最近的反常太多了,你们应该带她去看看医生了。”

        蓝雨梦和她无冤无仇,却一心想要报复她,未免太反常。

        再结合蓝秋说的话,蓝雨梦一直都在接受心理治疗。

        如果在治疗期间,被人洗脑,蛊惑,那么她的反常,就有理可循。

        蓝家人脸色骤变,他们完全没想过,蓝雨梦的反常,可能是因为外力。

        “战爷,太太,今晚的事情是我蓝家做得不好,两位请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两位一个满意的交代。”

        蓝父出面主持大局,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们不能逃避。

        只能求得战北骁的谅解。

        战北骁冷眼瞥了蓝父一眼,又扫了一圈周围的宾客,众人连连退步。

        他离开帝都半年有余,气势越发冷峻,哪怕只是一个眼神,就能震慑全场。

        “既然如此,我希望蓝家尽快查清事情。”

        话落,战北骁带着白央央离开,宫重看了一眼蓝雨梦消失的方向,跟在了身后。

        事情闹到这一步,宾客们也开始议论起来了。

        好好的一场订婚晚宴,就这么毁了。

        蓝家笼罩着一股低气压,蓝父一行人回到休息室,蓝雨梦已经虚脱了。

        此刻趴在床上,一张脸白皙如纸,没有丝毫血色。

        蓝父又心疼又气愤:“马上查,查清楚雨梦最近接触了什么人!”

        ……

        白央央被战北骁带回战园,宫重也跟着留宿。

        白央央回到卧室,洗漱。

        战北骁则是看向了宫重,他头上的伤口包扎过了,看上去有些憔悴。

        “你今晚,做得很好。”

        宫重装傻:“坏叔叔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表面稳重,实际慌的一匹。

        他那么小心,应该不会被发现呀。

        战北骁轻笑道:“泻药是你放的,你在休息室安装了摄像头。”

        宫重被看穿了小心思,涨红了脸:“是他们要害姐姐和小宝宝,我只是想给他们一个教训。”

        他没错。

        是蓝雨梦心怀不轨在先。

        “我没说你做错了,我只是想说,你做得不细致,你下了泻药,你怎么保证蓝雨梦会喝下去?摄像头你没有擦掉指纹,也没有第一时间带走,容易留下把柄。”

        战北骁半蹲下身,目光温和:“你想保护你姐姐,这是好事,但你要明白,做事要么不做,要么不留痕迹,知道吗?”

        宫重年纪小,但也听懂了话里的意思:“是你让蓝雨梦喝下那杯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