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诸天穿行从鹿鼎开始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同门师兄弟不相残

第六十五章 同门师兄弟不相残

        京城,西南角的某处房民宅!

        “师兄!我知道你在里面的,快出来跟师弟聚一聚吧,我知道你在里面的!”

        冯锡范此时带着数十名清兵,将一座民宅放给重重包围住,他一人以轻功越上此民宅院子的正大门上方,居高临下地对着屋内大声喊道。

        “哼!师弟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我才刚到京城,你这么快就收到了消息!”

        “才一段时间没见,没想到你竟然投靠了康熙那个狗皇帝!如果要师父知道师弟今天这么做,怕是要气得从棺材里弹出来!”

        果然,屋内走出来一个人,正是叶天一直在找的陈近南。

        “哈哈!那可多得师兄你那宝贝徒弟,如果不是他,师弟我也没能这么快知道师兄你人已经到了京都!是不是,桂公公?”

        冯锡范哈哈大笑,说着他眼睛瞥了一眼在陈近南身后的一个小身影。

        这人也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过一番的韦小宝。

        “啊?胡说八道!冯锡范你别要乱说!师父,我已经在好几个安全点更换了身份,确认没人跟踪了才来找你的。冯锡范他之前假意与我亲近,想从我口中套师父你的信息,我都没有上当。他这是恼羞成怒,想要挑拨我跟师父您之间的关系。”

        韦小宝脸色一变,忙向陈济南解释说道。

        暗地里骂冯锡范这个阴险小人,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方法,从自己身上套走了他师父在京都的藏身地点。

        “小宝你入世未深,在冯师弟他面前吃亏并不奇怪,下次注意点就行!”

        陈近南也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是怎么暴露的,但这多半是在韦小宝这里出了问题。

        眼下也不是责怪韦小宝的时候,转头对冯锡范又说道:“师弟,看来你今天这来也是早有预谋!道不同不相为谋,那你出手吧!让我领教一下,这些年师弟你的武功有没有进步!”

        陈济南也不想多废话,眼下只能靠着自己的实力,杀出一条血路。

        仅仅是一个冯锡范,陈济南还是不惧的,凭着手上的一把剑,能够杀出重围。

        “慢着!等一下!师兄你这脾气还是这么暴躁,师弟我这来并不是找你打架的。”

        冯锡范叫住陈近南,他并没有准备要动手的意思。

        “不打架,那师弟你这来做什么?难道,你还准备让我这样离开?这可不是师弟你的性格!”

        陈近南怀疑冯锡范的好心,暗想这里肯定是有诈。

        “师兄你当天地会的总舵主,是当傻了吗?我们可是同门师兄弟,怎么能相残呢?师弟我最近在为皇上他查找盗走鳌府宝物的盗贼,听说有人举报,赃物可能藏在这屋里面!”

        “不过我相信师兄你是清白的,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可是其他人却是不相信,所以请师兄你准许师弟我进去搜查一下,以证明师兄你的清白。”

        冯锡范直言说道,他双眼珠子在疯狂转动着,无数个念头在闪过。

        眼下的确是抓陈济南的大好机会,不过看陈近南他如此淡定,冯锡范不禁又在想,这会不会是一个阴谋?

        总感觉,这次机会来得太过容易。

        以冯锡范对这个师兄陈近南的了解,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束手就擒的。

        如果是六合神功突破,今天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鳌府失窃,跟我天地会有什么关系?哼!”

        “真只是查一下?我陈近南一生光明磊落,自然不屑做这等偷窃之事。你搜!”

        陈近南半信半疑,他都已经做好了大打出手的准备。

        也不太相信冯锡范只是搜查一下屋里面,但既然行踪都已经暴露,陈近南他人都要跑路了,这房子被搜查也是早晚的事。

        因此陈近南他干脆是大方地让行,趁着冯锡范他进来的时候,找好逃跑路线。

        这里毕竟是京城,陈近南就算在瞧不起冯锡范,但还是要给到冯锡范背后那主子康熙足够的尊重。

        陈近南他不知道,这次康熙派出了多少兵力来围剿他。

        冯锡范呵呵一笑,满意陈近南的这反应,那他也不客气带人进屋里搜。

        “师父,这冯锡范他嚣杂了!等我回去,一定在皇上面前说他两句。”

        韦小宝他一看陈近南都不阻止冯锡范,那他阻止不了。

        也不知冯锡范给皇上灌了什么迷魂汤,在皇上面前的受宠程度都要超过韦小宝他了,这点让韦小宝他很是难受,都有点不敢惹冯锡范了。

        “算了,他嚣张不了太久!宫里,小宝你继续盯着,小心别要暴露身份。师父还有事,暂时先别过!”

        陈近南一看冯锡范还真是进屋里面搜,也不去想太多,当下趁机先溜走。

        “哦……咦?不对啊,师父你刚不是说,跟我一起见叶天的吗?”

        韦小宝都还没来得及反应,结果发现他师父陈近南嗖地一下就用轻功飞走了。

        韦小宝这才想起来,他还没跟师父商讨好,如何对付叶天的事呢,怎么突然一个人就先走了呢?

        “报告!没有发现!”

        “我这也没有发现!”

        “我这屋里也没有!”

        没一会工夫,冯锡范他的搜查结果就出来了,里面连一个铜板都没找出来。这屋内,可谓是家徒四壁,几乎都是一眼就能看见里面有没有东西藏着。

        冯锡范一看不甘心,不放过任何可疑的地方,挖地三尺也要找一遍。最后还是一无所获,这可轮到冯锡范他困惑了。

        难道是自己推测错了?鳌府密室里的宝物,并非是天地会的人偷走的?

        不可能的,陈近南他那个穷鬼天地会,怎么会放过鳌拜密室的这大笔宝藏?

        不信!冯锡范他坚决不信。

        “报!报告冯大人!”

        “叶天他和神龙教的人在秘密挖坑?”

        “挖宝吗?”

        冯锡范在接到下属回来的报信,说发现叶天在神龙教的协助下,正在京城北面十里外的一处山头里偷偷挖坑,像是要埋藏什么东西。

        “是的,小的亲眼看到。那叶天指挥着神龙教的人,将一大木箱一大木箱的东西往那坑里面埋。小的在远处,偷偷数了一下,至少有十箱以上。小的第一时间就先回来,向冯大人你禀报了。”

        那名回来向冯锡范报信的士兵,把他偷看到的情况跟冯锡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