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窃玉奇缘在线阅读 - 340.去见静蕾

340.去见静蕾

        一夜没睡,我在回去的路上没跟宋先生聊几句就睡着了,一直睡到警局大院里。

        天已经大亮,太阳还没有升起,天空湛蓝湛蓝的,又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

        我伸了一个懒腰,开门下车。

        正好看到已戴上手铐的辉哥落寞的往审讯室走,走到门口他突然站住,看着刚下车的我,用平静的口气说:“后生可畏,小子,你赢了,记住,好好留着你的命,等着我下辈子找你算账!”

        我笑笑,没有回答他的话,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过嘴瘾,这辈子都没过好,还等下辈子,就他做的这些孽,下辈子还有资格转人?能转个猪都是侮辱猪。

        警员推了他一把,让他不要停留,他不服的转过头,往里面走去。

        宋先生跟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去另外一栋房子。

        做完笔录,宋先生留我吃早饭,我婉言谢绝了,身上的酸臭味我自己闻得都不好意思,再说出去了十多天,家人还有静蕾兰雅都在为我担心,还有娜娜,她可是怀着宝宝,我恨不得飞回到家里见他们。

        宋先生把我送到大院,文四强的车已经停在车位等我,我走过去,文四强赶紧下车给我开门,宋先生跟我我写手,再次跟我说:“以后千万不要这么冲到,相信我们的能力,还有,别那么拼,钱是赚不完的。”

        我点点头,我很赞成他的话,也明白他的关怀,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的,就拿这次,辉哥派来几轮的杀手过来,要不是我命大,哪一次,也不会让我活到现在。

        还是这样简单粗暴的办法,彻底斩断,让他去他该待的地方。

        车开到路上,文四强问:“去哪?”

        我说去商厦吧,虽然我很想回家,我这个样子,非得把爸妈吓坏不可,还有谢娜娜,我一身破烂,大臂缠着绷带,身上还有血迹,弄不好会吓得动了胎气。

        静蕾办公室有洗澡间,我进去洗个澡换一身衣服再回去。

        文四强还是以前那样,我不说话,他从来不问。

        “钱富贵呢,怎么没看到他?”

        “早上接你们的时候我怕车座位不够,没带他出来,现在在医院守着你带回了那个受伤的人呢,他跟我说他们认识,以前都在将军的队伍里当兵。”

        “哦,这么巧?这个小伙子叫阿北,这次的事情他可立了大功,也受了很大的罪,我心里老觉得对不起他。”

        文四强说前辈和道家兄弟已经回酒店休息,医院里交给钱富贵守着。

        “周莹莹呢?”

        “周莹莹也安排到了酒店,我感觉她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她没跟我说什么,安排好就说自己累了,独自去了房间。”

        我嗯了一声,这次安排她的任务,对于她来说并不轻松,既要保住我们的秘密,还要迎合辉哥不让他疑心,辉哥本来就变态,估计这几天她承受了很多。

        现在外边到底还有没有辉哥的人在找我们的麻烦不明了,周莹莹暂时还是不要回家,跟我们在一起,安全是一个方面,也防止有人拿她做文章。

        把辉哥送了进去,就算还有他的余党在外面,没有了辉哥的指令,估计也不会轻举妄动,我们的日子暂时还是安稳的,只是不知后面,谁又会冒出来,至少我知道的,太子爷他爹南城康公,就不会轻易放过我。

        先不想这些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洗澡睡个安稳觉,这些天在狼窝,精神高度紧张,加上昨天先是跟三个大汉肉搏,后来又差点被激流冲走,接着又跟黑衣人过招,一天一夜下来,骨头像散了架一样,现在想的,就是赶紧洗澡躺下睡觉。

        刚才在警局的时候,警局里的医护人员给我手臂的伤口清创消毒,还给缝了几针,宋先生执意让我去医院再做处理,我笑笑说没事,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无奈,医生只得给我一些消炎药,还给我打了预防破伤风的针。

        处理的时候才发现,伤口只在肱二头肌那里有一条十厘米长的口子,也不深,就是真皮下去了一点点。当时血流下来把整个手臂都染红了,以为划开了很长,加上疼痛,整个手臂都觉得受了伤。

        我特意让医生给我包了一层防水布,这些东西医院都不一定有,可是警局有,他们跟医院性质不一样,往往处理突发事件,这种防水物料是必不可缺的。

        可能是有点早,商厦还没开门,我让文四强去给我打包了一些吃的,我自己去员工通道上楼,让他去医院陪阿北,我有事再打电话给他。

        我坐员工电梯到了静蕾办公室的楼层,走出电梯一片黑暗,看来我真的来早了,估计静蕾也不一定来。

        她房间是密码锁,我拧了几下就打开了。这里说一下,过去的密码锁不是现在这种芯片的,是机械的,外边一个旋钮,有许多刻度,类似老式保险柜那种密码锁。

        我悄悄的进去,到时候给她一个惊喜,也说不好,可能就是个惊吓。

        你想房间里一堆破衣烂衫的黑衣服,床上躺着一个男人,我又没通知她回来,看到还不把魂给吓跑了。

        我进屋,把灯打开,还是那个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味道,顿时觉得全那么亲切,身心也一下子放松下来,走进洗澡间,先打开阀门放水,顺手把这身酸臭还带着血腥味的黑衣服扒下来。

        我找了一个衣服袋子,把这些一股脑的塞进去放到垃圾桶旁边,这里有我换洗的衣服,等会儿直接换上就行。

        瑞丽这个地区四季不分明,大多数衣服每个季节都能穿。

        有的人,穿一套就能过一年,所以,光是看着装,就能认出这个人是谁。

        在这里,冬天也觉不到有多冷,夏天也不会太热,一年只有两季,雨季和旱季,至于大江以北的四季分明,这里完全没有概念。

        大东北的冰天雪地,在我们这里的人眼里,简直是童话里的场景,想像都想像不来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我在浴缸里放着热水,先在淋浴下冲洗了一遍自己的身体,要不这一身泥巴混着血痂,还不把水给染成一池子泥巴汤。

        好多天都没有认真的洗澡,在对面条件简陋,也就是简单的冲洗而已,身上的估计都结了一层膜,得用使劲儿的搓洗才能洗干净。

        我打了好几遍浴液,才觉得身上清爽了一些。

        /85/85924/31328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