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三人吃完午饭之后,悠然地往公司大楼走去。

        今天上海是难得放晴的天气,太阳当空,阳光洒在整座城市上空,照的每个人身上都暖洋洋的。

        华筝边走边打哈欠:“吃饱了就容易犯困。”

        “要不喝个咖啡?”公司楼下正好有家星巴克,唐觅提议说。

        倪景兮并不太喜欢咖啡,但是她们两人要喝她也没扫兴,跟着一起过去。等买完咖啡之后,时间也快差不多,于是三人上楼准备回公司。

        谁知在楼下的时候正好遇到其他同事,行色匆匆的模样。

        她们一见到倪景兮和华筝还这么悠然的模样,脸上露出惊讶,问道:“你们还不赶紧回报社?”

        华筝将嘴巴里的吸管吐了出来,问道:“怎么了?”

        “温棠和吴梦妮打起来了。”

        此话一说完,华筝和唐觅对视了一眼,两人毫不犹豫地一边一只手拉着倪景兮就往电梯里赶。

        倪景兮望着她们,无奈道:“就这么想看热闹吗?”

        华筝:“狗咬狗的戏码,谁不想看。”

        唐觅对她这个形容十分赞同,点头说:“对,我也看。”

        之前唐觅不知道温棠和吴梦妮对倪景兮的为难,今天华筝跟她说了好久,气得唐觅袖子都撸起来。

        现在倒好了,这两人窝里反,打起来了。

        中午乘坐电梯的人不是很多,刚才那两个同事坐了另外一部电梯先上去,结果这部电梯下来的时候只有她们三个。

        所以说起话来,也没那么拘束。

        唐觅笑着说:“我觉得你们报社这一出出大戏真精彩。”

        倪景兮扫了她一眼,轻笑着说:“我们报社娱乐板块那边正好缺个影评人,要不你来?保证你天天看戏。”

        唐觅笑着说:“你们报社工资才几个钱。”

        华筝猛地捂住胸口,“唐老师,你伤害到我了。”

        “小可怜,真的,回头等姐姐的新媒体工作室开起来,你们两个都从这破报社辞职,过来跟我一起创业。”

        唐觅豪气万丈。

        华筝立即举双手赞同,华筝是苏州姑娘,家境不错,不过不愿意回苏州就想留在上海大城市。可是上海生活成本确实高,报社公司工资确实不算高。

        没一会电梯到了,电梯门刚打开,外面吵闹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

        三人都有点儿面面相觑,这么热闹……

        等她们走出去之后,看见大家几乎都集中在电梯过道尽头,也就是报社门口那里。报社透明玻璃门后面,不少人也在探头探脑。

        显然这热闹,大家都不想错过。

        此刻温棠恼羞成怒道:“吴梦妮,我告诉你你当别人小三是自己自甘堕落,跟我有什么关系。居然还说我是因为嫉妒你才跟对方老婆告密的,你脑子没病吧。”

        果然,连温棠这么心高气傲的人在吴梦妮的胡搅蛮缠之下,都口不择言。

        吴梦妮本来已经破罐子破摔,此刻抬头正好看见倪景兮来了,指着倪景兮就说:“我自甘堕落?那你指使我故意针对倪景兮的事情,你怎么说。”

        温棠胸口猛地一起伏,显然是没想到她真的豁出去。

        此时所有人脸上都透着卧槽两个字,毕竟吴梦妮的丑闻大家都知道,况且今天她来报社就是收拾东西准备辞职的。

        所以她还特地选得中午人少的时候来,只是没想到在门口遇到温棠,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两人居然干了起来。

        温棠:“你放屁。”

        吴梦妮猛地大笑了起来,反正她是彻底不干了,也不介意撕了温棠的脸皮。

        “你不就是嫉妒倪景兮不仅年轻又漂亮,而且学历比你高,未来发展前途也比你好。你平时怎么跟我说的,你忘了我可没忘。你故意折腾倪景兮,让她到处去跑腿,这事儿你拉不下脸做,是我帮你做的。”

        “还有广告部扔过来的那个老色鬼专访你也没忘吧,你说倪景兮不是漂亮嘛,正好让那个老色鬼尝尝鲜。”

        唐觅是真的忍不下去,当即骂了一句:“什么傻逼玩意儿。”

        温棠此刻面白如纸,她还要脸,还要在报社上班,没吴梦妮那么豁出去。

        终于保安又被叫了上来将吴梦妮请走,还在围观的众人还没散去。倒是倪景兮缓缓地往前走,所有人眼睛都盯着她看。

        倪景兮这姑娘在报社挺出名的,话少能干事,而且也不是个任人欺负的。

        之前吴梦妮找她麻烦,她在会议里直接怼回去,挺多人都听说。

        当她走到温棠身边的时候,她脚步微顿了下偏头看着温棠。

        温棠长了张嘴还是开口说:“倪景兮,吴梦妮她狗急跳墙随便给人泼脏水,破坏我们同事之间关系,你不会信了吧。”

        倪景兮看着她觉得挺好玩,真挺好玩。

        她想了下很虚心地问:“你的意思吴梦妮陷害你?”

        温棠强作镇定:“当然是。”

        倪景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觉得这话谁信?我还是她们?”

        她朝玻璃门里看了一眼,此时还有不少同事正围着看热闹,她声音不高不低可是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省省吧。”倪景兮冷笑。

        这一周沪民报社的员工处于各种八卦轰炸之下,简直是无心上班。吴梦妮虽然离开报社,但是关于她的传说可没消失。

        众人都说那天她之所以当众跟温棠吵起来,是因为怀疑温棠出卖她,把她和那个土豪的事情告诉对方老婆。

        至于温棠因为吴梦妮的指控,又在老张的推波助澜之下,被报社几大领导分别约谈。

        盛气一时不再凌人。

        到了周五的时候,吃了一周瓜的众人显然还有点儿意兴阑珊,完全没有平时周五积极下班的场景。

        倪景兮则一反常态,刚到下班的点,关上电脑拎着包跟华筝打了声招呼就离开。

        她特地先坐地铁去了人民公园,那里有一家专做上海点心的老铺子,外婆牙口不算好但是这家做的点心绵软甜糯,她很喜欢吃。

        不过外婆血糖血脂有点儿高,所以她每次买过去只让她吃一两块。

        养老院的地界是靠郊区的地方,不过环境极好,刚进门便是一个极大的花园,里面不仅盖着凉亭,还有配备给老人家锻炼的器材,都是公园里常见的那种。

        此时天边一抹残留的橘色太阳边缘,让这座城市还没彻底落入黑夜。

        养老院主楼外墙壁并不是白色,而是饱满又清新的浅绿色,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

        当初倪景兮来这边考察的时候,对方就曾给她介绍过,他们不希望老人在这里是一种等死的状态,而是依旧可以开心地面对生活。

        倪景兮拎着东西去外婆的房间,谁知到了那边发现她并不在。

        她还有点儿奇怪,因为一般来说外婆都知道她周五晚上会过来,一般都会留在房间里等着她,并不会到处乱跑。

        倪景兮倒也没着急,估摸外婆肯定在活动室。

        于是她又拎着点心往活动室走过去。

        活动室里面不仅有电视还有棋牌室以及其他娱乐设备,方便老人家打发闲暇时间。倪景兮过来的时候,活动室大门是开着的。

        以至于她一眼就看见一圈围着的老头老太太,还有正安静地坐在外婆轮椅旁边正在剥橘子的霍慎言。

        他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修长手指里拿着一个橘子,皮是刚剥完,他还认真地把上面白色细丝一一挑了下来。

        待剥好之后,他笑了下抬头递给正在说话的外婆。

        明明是挺普通的一幕,可是倪景兮站在门口突然别过头。

        眼眶里湿湿的。

        她拼命地压嗓子眼里不断冒出的泪意,可是却依旧觉得特别想哭。

        倪景兮从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是她看到霍慎言安静地陪坐在外婆身边的这一刻,她打心底觉得她爱这个男人,从来没错过。

        “那个是你家外孙女吧?”还是有个眼尖的婆婆先发现她。

        外婆转头看过来,笑着喊道:“星星快来,快来。”

        倪景兮此时重新收敛好脸上的表情,提着甜心走过来,笑着说:“外婆。”

        谁知她刚走到这群人旁边,这些老奶奶话匣子全都打开。

        “小倪呀,你这个老公真好,早早过来陪你外婆说话,还给我们带了这么多好吃的。”

        “我觉得这些都是次要的,你看看人家卖相好的咧,多俊气呀。”

        “我听你外婆说,人家还是在大公司上班。”

        倪景兮听她们左一句夸霍慎言,右一句还是夸他,忍不住看过去轻声问:“你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知道你今天也会过来,就没说。”霍慎言淡笑。

        外婆倒是开口说:“我早跟慎言说了,他工作忙不用特地来看,结果他人来了不说,还带这么多东西。”

        这时倪景兮发现活动室的桌子上摆着不少糕点盒子,不过里面都不剩什么了。

        倪景兮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向外婆说:“外婆你也吃了不少吗?”

        眼看着外婆说不出话,霍慎言立即开口:“这些点心都是我让人专门做的,少糖,多吃几块没什么。”

        “对吧,你看还是我孙女婿考虑的周到。”

        外婆立即喜笑颜开,完全没了刚才那种做坏事被抓到的感觉。

        倪景兮:“……”

        于是倪景兮将袋子提到跟前,无奈道:“看来外婆是吃不了这个了。”

        老太太一瞧是她喜欢的老字号糕点,眼睛都亮了。倪景兮嗜甜这个习惯,多半是从这儿遗传的。

        于是她带来的糕点,没一会还真的被分了。

        倪景兮看着旁边一直坐着的霍慎言,低声问他:“你吃过了吗?”

        “还没,待会我们一起回去吃晚餐。”霍慎言同样轻声对她说。

        几位老人家边吃边聊,直到有人问道:“你们打算什么要孩子?”

        这话问的,别说倪景兮愣住连霍慎言脸上都是片刻凝滞,显然都被问住。

        老人家本来就对结婚生子这些事情上心,如今知道他们结婚一年,都不用外婆暗示,一个个立马化身催生小能手。

        巴不得现在就推着他们入洞房。

        倪景兮赶紧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结果她回来的时候见霍慎言不在,知道他出门打电话了。于是她拎着自己的包,赶紧又出来。

        霍慎言刚挂断电话,还没转身,便被一把扯住袖子。

        待他余光瞥见扯他的人,本来准备的甩手动作立即停下,乖乖地任由她把自己往外面拉,一直走到花园里一角的石椅。

        此时夜色暗了下来,好在花园里有路灯,离他们坐着的石椅不远。

        倪景兮拉着他坐下之后,霍慎言看了看她轻笑道:“什么事这么神神秘秘?”

        不仅拉着他到了小花园里头,还特地找了这么一个角落。

        直到倪景兮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她笑着说:“这个是我特地找人排队买的。”

        霍慎言微怔,直到她打开小盒子,露出里面的点心。

        直到霍慎言明显有点儿意外,轻轻抬眸望向她地问:“你怎么会买这个?”

        倪景兮听出他的声音里隐隐透着几分意外,忍不住说:“我问周阿姨的,她说你喜欢。”

        霍慎言低头望着面前精致的小点心,嘴角不禁微咧露出轻笑,可眼角微翘黑眸里如汲满水光,连笑意都泛着缱绻浓稠的温柔。

        倪景兮见他低笑没说话,转头看着他轻声说:“大家都吃东西了,就你没吃,所以你在这里吃一点儿,吃完我们再进去。”

        霍慎言一怔,觉得她这模样实在可爱的过分。

        不过转念他问:“你怎么会想着跟周阿姨打听这个?”

        倪景兮看着他轻笑着说:“因为我想知道你的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他们两人认识地太突然,在一起的太快,以至于她对他的喜好都不清楚。他看起来对什么都淡淡的,并没有什么特别偏好。

        所以倪景兮利用自己仅有的去大宅的机会,跟霍家的阿姨打听霍慎言喜欢的东西。

        阿姨本来支支吾吾不想说的,但是她低声求了几次,阿姨总算透露了点儿他喜欢的东西,其中最喜欢的居然就是这家甜点。

        连倪景兮都没想到他这么冷淡的人,喜好竟是甜食。

        见他一直没吃,倪景兮突然转过头轻笑道:“你要是觉得当着我的面儿吃这个影响你总裁的形象    ,我闭上眼睛。”

        其实倪景兮是故意说着玩的。

        谁知旁边的男人居然认真说:“嗯,那你先闭一会儿。”

        倪景兮:“……”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闭眼睛就闭眼睛吧。倪景兮觉得自己也真够无聊的,非要逗人家,结果被反将一军。

        她脑海里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一团软软的东西抵在她唇边。

        霍慎言:“张嘴。”

        倪景兮乖乖张嘴,绵软香甜的蛋糕在入口的一瞬有种融化的感觉,身边男人身上那种淡淡清香跟着袭入她的鼻间。

        微凉的夜晚她轻轻地闭着眼睛,视觉的缺失,反而让其他感官更加敏锐。

        待倪景兮把蛋糕咽了下去,安静地坐着,身边的人又开口:“再来一口?”

        她正要说不用,可是她还没张嘴,唇瓣上已经有东西压了下来,随后他的舌尖轻轻地抵开她的唇,唇齿交缠舔舐,鼻息间温热的气息交融,仿佛要将这微凉的夜晚点燃。

        不知过了许久,当她终于被轻轻地松开。

        倪景兮当真是听话,直到这一刻她还没睁开,可是她已经听到他低沉的声音响起:“是蛋糕甜,还是我甜?”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以为上一章的神颜已经够撩了吗?

        不,他可以更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