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周围的同事已经陆续下班,    倪景兮正好把稿子又最后看了一遍,又敲定了之前要用的照片,    终于准备把电脑关了。

        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倪景兮眉头刚皱起来,结果看到手机屏幕上浮动着的备注。

        本来有些不悦的表情登时被笑意替代。

        她拿起手机直接坐在椅子上接起了电话:“喂。”

        “下班了吗?”霍慎言的声音隔着手机传来,醇厚低沉,像是珍藏经年的美酒,    刚在耳边响起,    已叫人有些沉醉。

        有时候真的觉得老天爷不太公平,    有些人真的拥有了所有。

        倪景兮点头:“下班了,    你晚上有应酬吗?”

        “你现在下来。”霍慎言低声笑了下。

        倪景兮一愣这才意识到他说这话的意思,反问:“你在楼下?”

        “下来。”

        倪景兮嗯了一声,    连本来闲着的另外一只手也开始动作了起来,    她将电脑内的文档一一关掉之后,    点击关机,    将电脑关掉。

        “我马上就下来。”

        等挂断电话之后,倪景兮听到旁边的华筝神神秘秘地凑近,    本来华筝已经收拾好,连包都背在肩膀上:“是你家那位打电话过来的吗?”

        你、家、那、位。

        多么暧昧又亲昵的四个字,    倪景兮之前从未听过有人用这四个字形容霍慎言,    以至于这一刻她顿住,    连脸颊都有点儿烫。

        她本以为自己是那种处变不惊的性子,    什么都难不倒她。

        结果华筝这么四个字,就让她耳朵发热脸颊泛红,    倪景兮觉得这有点儿太不像她了。

        倪景兮抬头望着华筝点了点头,反问道:“要一起吗?”

        华筝石化住。

        倪景兮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之前我不是说介绍你们认识的,要不改日不如撞日,就今天?”

        “我想起来我今天还有事情,必须马上要回去,我就不等你了。”

        华筝转身离开,动作一气呵成,健步如飞。

        转眼间,她已经消失在办公室。

        倪景兮哼笑了一声,脸上倒也没不是什么得意,只是觉得她自己这样才总算正常点儿。

        三分钟之后,倪景兮拎着包踏进电梯里。

        很快电梯到了楼下,本来她还想着要去平常他停车的那条街,结果到了楼下,就看见那辆宾利停在大楼外面的临时停车位上。

        此时不少从楼里出来的人都看到了这辆显眼的宾利。

        甚至倪景兮还听到一个从她身边走过的女孩惊呼了一声:“咱们公司这么破的大楼下面还停着宾利呢。”

        “赶紧离远点儿,这种车我走在旁边都胆战心惊。”另外一个姑娘笑道。

        倪景兮站在原地笑了下,但是最后还是迅速走过去,拉开门上车。

        倪景兮上车之后,一转头看见坐着的男人脸上明显笑意。

        她很少见他悦色如此明显,忍不住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想知道?”霍慎言眼神直视地望着她。

        倪景兮心下有种不好的感觉,果然霍慎言抬手捏了下她的耳垂,压低声音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总得付出点儿吧。”

        倪景兮:“……”这算什么秘密。

        倪景兮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那还是算了吧,这么重要的秘密您自己好好珍藏吧。”

        结果霍慎言当真不说了。

        很快车子缓缓启动,车厢里陷入一片安静。霍慎言正低头在查看手机,初冬时分的下班时间外面已经漆黑一片。

        只有路边的霓虹灯和赤橘色的路灯,隐隐绰绰地打在贴着玻璃膜的车窗上。

        倪景兮轻轻撇头望着身边的男人,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跟这车里的味道一样,并不浓郁有点儿似有非无的飘渺感。

        终于她的手指搭在后座的真皮,一点点往旁边蹭。

        最后终于贴近他的大腿。

        然后她的手指像是在爬山那样,一根一根地从大腿侧面慢慢往上挪动,最后触到他的手掌。他的手掌皮肤暖暖的。

        倪景兮撇头望着他,小声说:“要不你还是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吧。”

        她以为他不高兴了,主动哄他呢。

        霍慎言眼睛从手机上抬了起来,先是视线落在她搭在自己掌边的那只手,又转头看着她。

        “求求你了。”倪景兮没等他说话,眨了下眼睛开口。

        她眼睛轻眨的那一下,正好落在霍慎言眼底,这么近的距离连她眼睫轻颤的幅度,都被他收进眼底。

        霍慎言无声地勾了下嘴角,整个人垂眸靠近,声音里透着几分诱惑:“应该叫什么?”

        倪景兮整个人都愣住。

        她的眼睛里就看见他那么慢那么慢地往自己这边靠,直到拉近到一个不能更近的距离,几乎是鼻尖都快要触到对方的程度。

        倪景兮挣扎似得闭了下眼睛,当她再睁开的时候,雪白牙齿不自觉咬在唇瓣上。

        终于她开口了:“老公。”

        这一声叫出口的时候,又软又娇气,连倪景兮都惊住。

        原来她的声音真的可以软成这样。

        倪景兮是真的被窘迫到有点儿气急败坏了,这绝对不是她的声音。

        她不可能会发出这样软的声音!!!

        可是霍慎言却一下仰倒在椅背上,竟是轻笑了起来,而且他的笑声居然还一直没停。

        “你……”

        倪景兮觉得她真的要有家暴倾向了,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人还有这么幼稚的一面。

        下一次她一定要把他这一面录下来,然后让所有人看看他们以为的高冷商界大佬,私底下究竟是什么德行。

        倪景兮刚要深吸一口气的时候,霍慎言笑声停止。

        他再次转头,这次眼底充斥着认真:“这是我第一次在你公司楼下接你。”

        之前为了避嫌,即便霍慎言送倪景兮上班,车子都会在隔着一条街的地方停下来。

        说起来,这真的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地让司机把车开到楼下等她。

        倪景兮一怔,她没想到会得到这么意外的一个答案。

        她伸手轻轻搂住他的脖子:“对不起。”

        “嗯,我受委屈了。”霍慎言淡声道。

        “……”

        倪景兮觉得她反驳不了这句话,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这么渣呀。

        不过让倪景兮意外的是,车子没有直接回家,反而是来到一个商场,不是恒隆、国金那种充斥着奢侈品的商场,反而是倪景兮之前会逛的一家商场。

        之前霍慎言出差的时候,倪景兮周末的时候偶尔也会被华筝叫出来逛街。

        两人都是刚入社会的小年轻,倪景兮因为在大学里兼职的实在太厉害,又有各种奖学金哪怕承担着外婆养老院的费用,也还是攒了几万块在身上。

        倒是华筝是个月光族,工资压根不够花,每个月的房租还是她父母给的。

        好在她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孩,父母也心疼她。

        因此她跟时下小姑娘一样,每个月的工资都是花在吃吃喝喝买衣服上面。

        “你怎么会想来这里?”倪景兮跟着他进了商场之后,笑着问道。

        霍慎言转头看着她:“你不是喜欢这里?”

        因为他从倪景兮嘴里听说过这个广场好几次,他以为她是特别喜欢逛这家。

        至于倪景兮也是一脸懵,这家广场确实还不错,特别是七楼和八楼吃东西的店,不管是周末还是平时,每家门口都会排队。

        倪景兮笑了,倒是没否认,还是又把刚才那句话问了一遍:“那你怎么会想这里?”

        “想跟你约会一次。”霍慎言淡淡道。

        不用担心别人目光,就这么随意地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光明正大的约会那种。

        倪景兮没说话,只是她伸出手主动挽住他的臂弯。

        那就让他们这么自然又舒服地约会一次。

        两人没乘电梯而是坐了商场的自动手扶梯一层一层上去。

        还没到楼上的时候,霍慎言问道:“有什么想吃的吗”

        倪景兮但笑不语,直到他们到了七楼,商场是那种椭圆形的,以至于他们一上楼,从左到右不少店铺门口的情况都能看地一清二楚。

        此时几乎每家店门口的凳子上都坐满了人,或是在悠闲地玩手机或是在聊天。

        霍慎言很少会这样逛商场也几乎没见过这种场景,因为他不会在吃饭这种事情上过分浪费时间,况且还有唐勉在,会在任何他想要去的餐厅给他提前预定好位置。

        因此他平生从未尝试过,排队一个小时只为吃一顿饭。

        “都要排队吗?”霍慎言此时才意识到有些事情,并不像他想的那样。

        倪景兮憋住笑意,点点头。

        都得排队呀。

        倒是倪景兮安慰道:“没关系,咱们可以先拿号,然后再去逛逛。这样比较节省时间,也不会干等着无聊。”

        于是最后他们选定了一家小火锅店,就是那种每个人单独一个小火锅。

        她接过服务员手里的号码时,拿出手机对准上面的二维码扫了一下,霍慎言低头看了一眼,“这是排队提醒app小程序?”

        倪景兮点头,好笑地看着他说:“你是不是从来没用过。”

        霍慎言望着她脸上的戏谑,云淡风轻道:“我有唐勉。”

        “……”

        倪景兮彻底震惊了,这种当着老婆的面儿公然提起另外一个男人的行为。

        简直是欠教育。

        不过倪景兮还是稍稍把这个情绪压下去,准备回家再讨论。于是她拉着霍慎言逛街,七楼这边正好有个游戏机房,整整一排夹娃娃机器摆在墙边,里面各种公仔玩偶。

        本来倪景兮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的,结果霍慎言拉着她站住。

        “要吗?”霍慎言下巴朝着娃娃机的方向微抬。

        倪景兮望着那边成双结对的小情侣,轻笑了一声:“你要给我夹娃娃?”

        霍慎言点头。

        倪景兮见他难得有这样的闲情逸致,况且她还真的没玩过这些,因为她不会,总觉得钱投进去就是打水漂。

        也从来没有什么男生给她夹过娃娃。

        因为她的初恋就是霍慎言,她之前从来没把霍慎言跟这种夹娃娃机器联系在一起,因为想想都觉得太不搭了。

        特别是此时,他身上穿着一件驼色大衣,里面依旧是西装三件套,正式里透着矜贵。从他进来这个商场开始,他就不像是逛商场的,反而像是来视察商场的人。

        “这个可以吗?”最终霍慎言在一个只有一个娃娃的机器面前站住。

        这个娃娃足足有一米五那么高,大到要整个人抱住。

        这是一台剪刀娃娃机,不是那种寻常把娃娃夹起来,而是用剪刀将线剪掉,让娃娃掉下来。

        倪景兮觉得这种越大的娃娃,肯定难度越高。霍慎言一看又是那种从来没玩过的人。

        她小声说:“要不咱们换一个?”

        “为什么?”霍慎言问她。

        倪景兮:“这种越大的娃娃难度就越高,你第一次玩不用挑战这么难的。要不咱们去那台机器吧。”

        倪景兮指着旁边一个娃娃机,里面都是小娃娃。

        他们还没商量出结果,旁边又来了一对儿情侣。女孩挽着男生的手臂,“我想要这个大娃娃。”

        “人家在玩呢,待会他们不玩了,我再给你剪。”男孩好声好气地说。

        女孩担忧地说道:“他们不会把这个娃娃剪走吧。”

        男孩倒是肯定地说:“不会的,这种娃娃机可难了,一般人剪不了。待会我给你露一手。”

        当然人家男生也就是在自己女朋友面前耍个帅而已。

        可是倪景兮听到冷笑了一声,一般人剪不了?她家霍慎言是一般人?

        倪景兮暴脾气一下就上来,连带着胜负欲达到了顶峰。

        倪景兮拍板道:“老公,你就给我剪这个吧。”

        霍慎言望着她紧紧抿着嘴的模样,心头被猛地日了下,她争强好胜的模样,可爱的过头了吧。

        下一秒倪景兮把硬币投了进去。

        霍慎言缓缓地控制机器,倪景兮的眼睛也紧紧盯着。而旁边的那对情侣也没闲聊,开始盯着看。

        直到剪刀一点点靠近的时候,身后的女孩又说:“我怎么觉得他要剪到了?”

        “不可能,肯定不……”男孩最后那个字还没说出口,机器里的那条线,一下断掉开。

        霍慎言剪掉了。

        这下连倪景兮都一下跳了起来,抱着他的腰身同样觉得不可思议地喊道:“你真的剪到了。”

        待工作人员把娃娃拿给霍慎言的时候,他转身递给倪景兮。

        不过出了门之后,他看了这只巨大的娃娃,几乎快把她挡住,问道:“要不我帮你拿着吧。”

        倪景兮在娃娃后面摇头:“不用。”

        随后她偏头望着他认真地说:“这是你的功勋章。”

        霍慎言好笑地看着她。

        直到倪景兮极淡然地说:“因为它证明了我老公是这个商场里最会剪娃娃的人。”

        这语气,怎么听怎么骄傲呐。

        作者有话要说:

        倪大人和神颜哥哥,你们两位今晚是吃了可爱豆吗?

        还有倪大人请你别忘记神颜哥哥当着你的面儿,跟唐勉秀恩爱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