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太子妃摊牌不干了在线阅读 - 第450章 不能让她沉溺

第450章 不能让她沉溺

        萧三郎黑着脸拉开了房门,“发生什么事了?”

        秦墨正扶着院子门大口喘气,门口拦着一脸为难的大勇。

        看到萧三郎出来,秦墨连忙高声道:“三哥,悦姐呢?高夫人难产了,十分危险,请悦姐去看看吧。”

        萧三郎神色狐疑,“高夫人难产,怎么是你来请悦悦,高姑娘呢?”

        秦墨拍了拍胸口,气息才喘匀了一些,“高姑娘在来的路上,不慎从马上摔落下来。

        我恰好路过,先让人将高姑娘送回去了,我替她来请悦姐。”

        苏悦的身影出现在萧三郎身后,“走吧,去高家。”

        秦墨闻言,两眼一亮,乐颠颠地跑过来,“我就知道悦姐听到这种情况,肯定会去救人的。”

        萧三郎揉了揉眉心,小声咕哝一句:“不是有重华在嘛,让他去看看也行。”

        苏悦转头看着萧三郎,明显能看出他眼底有着没有得到满足的不情愿。

        其实刚才的事情没有顺利进行下去,她心底也是有些失落的。

        她也想感受一下热情如火的缠绵。

        她无意识咬了下嘴唇,低声道:“高夫人的身体情况我比较了解,再说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萧三郎眸光微亮,反手握住她的手,嘴角高高翘了起来,“你说得对,咱们来日方长,走,我送你去高家。”

        整个高家都沉浸在一种紧张又激动的氛围中,激动的情绪在萧三郎和苏悦到达后更是到了顶点。

        高兴一脸惶恐地搓着手,嘴上说着惶恐之词,“深夜劳烦太子殿下和太子妃,臣不胜惶恐。”

        还没等萧三郎说什么,他又迫不及待地看向苏悦,“麻烦太子妃快进去看看内人吧,产婆说她胎位不正。

        求太子妃务必帮我保全内人,至于孩子......”

        他顿了顿,两眼含泪,咬牙道:“若是不能两全,求太子妃务必先保证孩子的安全。”

        他说着两腿扑通就要跪下去。

        苏悦眉心微拢,神色有些冷,“你要放弃那个孩子?”

        高兴愣了下,神色哀伤,“我怎么可能放弃孩子,可....可是我夫人陪了我半辈子了,我更希望她好好的。”

        苏悦蹙眉看着他。

        高兴一脸彷徨,他能察觉到苏悦似乎有些不悦,但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萧三郎拍了拍苏悦的手,柔声道:“悦悦,你先进去看看高夫人的情况。”

        高秋华摔伤了腿,却没有离开,坐在旁边亦是泪眼盈盈,满脸祈求的看着苏悦。

        “苏姐姐,求你救救我娘。”

        苏悦神情淡淡,没有大包大揽,“我先进去看看。”

        屋内一股血腥之气,高夫人躺在床上,脸色惨白,额头流下的冷汗打湿了她的头发,散乱地贴在鬓边。

        看到苏悦进来,她苍白的嘴唇扯了扯,艰难地握住了苏悦的手。

        “求你,求你一定帮我把孩子保下来,可以吗?”

        苏悦微愣,疑惑地看着高夫人,“你们夫妻真奇怪,他让我一定保全你,并不是太看重这个孩子。

        但你却让我保全孩子,你觉得孩子的命比你自己的命还重要吗?”

        高夫人露出一抹苦笑,“大人他不是不看重孩子,他只是在两者不能周全的情况下,忍痛选了一个。

        于我同样也是,我当然想活着,但我更想让孩子活下来,这是每一个母亲在生产时的本能选择而已。”

        苏悦沉默,当年那个女人生她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吗?

        她也想让自己活着吗?

        “不好了,孩子的腿先出来了,是横生!”产婆惊慌的叫声在房里响起,“夫人出了好多血。”

        苏悦回神,连忙拿出银针,飞快地扎在高夫人的腹部,然后冷静地命令产婆,“把孩子的腿塞回去。”

        “塞...塞回去?”产婆一脸惊恐,“你...你这是要强行逆转胎儿?这个时候可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就是一尸两命了。”

        “别废话,照做。”苏悦神情专注地捻动着银针,问高夫人:“我先前给你的兰草露,还有剩的吗?”

        她现在空间进不去,根本没办法取兰草露出来,家中剩下的兰草露都已经消耗完了。

        高夫人已经有些昏昏沉沉,闻言看向旁边的柜子。

        苏悦会意,打开柜子,看到了熟悉的玻璃瓶。

        她喂高夫人服下一滴兰草露,“深呼吸,保持体力,听我的指挥......”

        她一只手捻动着银针,另外一只手轻柔地覆在高夫人的肚皮上,朝着一个方向揉着。

        高夫人隐隐感觉到腹部逐渐温热起来,剧烈的疼痛缓解许多,她的精神渐渐回转。

        过了一个时辰,产婆惊呼,“孩子的头出来了。”

        苏悦眸光微亮,用手在高夫人肚子上平着一堆,“用力。”

        高夫人大叫一声,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孩子呱呱坠地。

        产婆抱到旁边清洗后称了下,眉开眼笑的道:“恭喜夫人,是个七斤重的大胖小子。”

        高夫人已经筋疲力尽,却还是示意产婆将孩子放到自己身边。

        苏悦继续为她针灸止血,产婆帮高夫人收拾妥当后出去报喜。

        高兴一脸激动的冲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夫人,还有旁边哇哇大哭的儿子,不由也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高夫人微微一笑,轻声道:“我和孩子都没事,过来看看儿子吧。”

        高兴抹了一把泪,走到床前,握着高夫人的手,又低头看向逐渐停止哭泣的儿子。

        他小声喃喃:“儿子,对不起。”

        苏悦听到了这声极低的道歉,不由多看了高兴一眼,悄悄的离开了产房。

        回到太子府,刚才的施针耗尽了她全身的力气,明明已经很疲惫了,她却睡不着。

        萧三郎将她揽入怀中,轻柔的拍着她的后背,轻声问:“在想什么?”

        苏悦靠在他肩头,神色幽幽,“她当年生我的时候,不知道是否也经历过同样的痛苦?

        又或者她也曾面临过同样的选择?

        不,应该不会,我只是她用来换取永华富贵的财富,换不来她想要的嫁入豪门,她就不要我了。

        我只是她的一个工具而已......”

        萧三郎见她神色越来越冷,想起重华说过,不能让她沉溺于放大的情绪,一旦沉溺进去,她就很难走出来了。

        “悦悦。”他抓住苏悦的肩膀,不由分说吻住了她,试图用自己的气息将苏悦从沉溺的世界拉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