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说 - 网游竞技 - 基因飞升:从虫群女皇开始在线阅读 - 第42章快点,我已经等不及了

第42章快点,我已经等不及了

        凌晨五点的73号基地城天空,布遍阴云。

        夏小天出门看到了还灯火通明的雨棚。

        诺亚副官没有跑掉,虫群女皇仍然还在全身心投入攻克机甲技术中,完全不能自拔。

        夏小天看到这副情景,知道虫群女皇大概还没能解决诺亚副官的忠诚问题。

        不过好在机甲还在,显然虫群女皇忙了这一晚上并不是没有收获。

        带着独自享受完整一张床整晚的愉悦,夏小天走向学校。

        虫群女皇头顶的黄黑大猫目送夏小天离去,低头看了一眼愁眉不展的虫群女皇。

        它悠悠长叹了一口气。

        为了这个家,黄黑大猫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

        “本来我还想拿它换一株银鳞草的。”

        黄黑大猫万分不舍的把从租借行老板那里顺来的机甲改装心得叼起,一狠心扔了下去。

        虫群女皇为了机甲事业已经成穷鬼了,夏小天今晚记得给自己带回两株银鳞草,它还得感谢某人的不健忘。

        事实上夏小天还真忘记需要支付黄黑大猫的两株银鳞草,大清早一出门便直奔学校开启了刷分模式。

        《超凡世界》三局结束。

        夏小天有些怀疑人生的从游戏空间舱中走出来。

        他刚刚全都进行了关于联邦历史的回忆局。

        焦然还没有正式教过这方面的超凡知识,夏小天只能用以前学的常规历史来应付。

        虽然稳稳拿下三颗星,可是夏小天还是有一种这游戏的emo机制打在自己脸上的难受。

        这三局全都是他心心念念的战斗类场景。

        然而因为相关专业知识的缺乏,他根本没法展开。

        第一次他差点就成为联邦历史中的敌人,要不是看到情况不对悍然跳反,夏小天大概会成功达成越努力积分越少的成就。

        “老大,你都白银5阶3星啦!”

        久候夏小天出来的张放,及时的送上了自认为最忠诚的马屁。

        看到夏小天完全无动于衷,张放又开始换着花样求虐。

        “老大,来实战对抗吗?”

        夏小天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张放,心中有些索然无味的摇头拒绝。

        张放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可是他的战技使用那真的叫一个菜得扣脚。

        从《超凡世界》得到的反馈来看,在夏小天觉得张放现在恐怕连自己的一招都接不住。

        学习了黄黑大猫新的蓄力技巧后,夏小天也不需要在实战中继续磨炼自己的【千钧重刀】。

        没了这个需求,夏小天自然对工具人张放的邀战产生不了一点点的兴趣。

        看了一眼还在游戏空间舱内奋战的温汶汶。

        夏小天果断放弃了要挑战这个明眸皓齿林妹妹的冲动。

        以他目前对【千钧重刀】和【御雷风影剑】的掌握。

        现阶段他是真的很难能打得过人家。

        “说正事吧!”

        夏小天识趣的离开特训三班的实训室。

        主要是他现在学了温汶汶的祖传功法,可是目前他对温汶汶的“病情“还一愁莫展。

        张放跟在夏小天的身后,认真思索片刻后这才无比肯定的开口说起夏小天提及的正事。

        “咱们73号基地城牛大发了,昨天就轰动整个联邦。今天早上更是发通告逮住了血修会的二号头目。”

        夏小天一听就知道,自己没来得及捡的尸果然被人家给抬去了。

        看到张放献宝似的把终端的新闻页投影出来。

        夏小天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联邦的官方办事人员还真是温暖贴心。

        乌择那头盖骨都被粘回去了,也不知道他们用的是什么牌子的胶水。

        瞧见那一头被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夏小天是真的有些没眼看。

        太无耻了吧!

        夏小天还在心里疯狂吐槽,温汶汶已经一脸落寞,如同一个被全世界抛弃的小可怜默默回到了座位上。

        张放没来的时候,温汶汶还没有现在这么格格不入。

        可是现在有三位成员的特训三班后,温汶汶大有一种继续要朝着小透明方向狂奔的趋势。

        张放本人表示他也不敢多搭理这位主。

        一方面是来自女友的魔咒压力,万一要是被看到,他能被念到过年。

        另一方面则是夏小天明显跟温汶汶的关系密切,两人都坐在一起。

        张放觉得这位应该就是以后老大的正宫了。

        他心里只有敬畏,根本容不下丝毫的同窗之谊。

        夏小天看到温汶汶用无辜的大眼睛正看着自己。

        他心中稍稍有些欣慰,不管怎么说温汶汶现在都知道对自己用眼神攻势了。

        正想回桌位的夏小天看到那双清澈中透着无辜的大眼睛,突然愣住。

        他想到办法怎么解决温汶汶的难题了。

        结合联邦在乌择事件上面操作给自己的灵感,夏小天差点大笑三声。

        他当然不是要给温汶汶开一个脑洞再用胶水粘回去,而是想到了一个彻底治愈温汶汶目前症状的点子。

        如果她闭上眼睛,那她那没由来的害怕又该如何应对?

        夏小天越想越觉得这个办法完全行得通。

        不过他现在不敢把这个治疗方案告诉正主,要不然万一要是不灵的话。

        夏小天觉得温汶汶这事可能会成为自己这辈子的一大失败,因为他是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治这位姑娘了。

        “老大,你看到温同学这么开心的吗?”

        张放一出口觉得自己已经深得其父的真传,看看这就是乃父一直跟自己强调说话的语言魅力!

        温汶汶的俏脸瞬间红温,再也不敢直视夏小天埋下了脑袋。

        夏小天找到解决一直困扰自己难题的可能,心情无比愉悦。

        “那是当然,咱们都已经有两天没见了。”

        夏小天看了一眼时间,焦老头一时半会估计还不会来。

        他现在特别想做点什么事情发泄一下自己内心的快乐,于是摩拳擦掌微笑着看向张放。

        “走,咱们去实训室玩玩。”

        “快点,我已经等不及了。”

        张放脸上的表情瞬间坍塌,这怎么跟自己老父亲所说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自己刚刚可是超水平发挥的神来一笔,老大为什么还要揍自己玩。

        眼见夏小天都已经兴冲冲去了,张放也只能苦着一张苦瓜脸跟了上去。